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上帝之手

  回國尋友
  
  於大明是個老兵,戰爭結束後,就去瞭新加坡生活,但是這麼多年來,他心裡一直裝著一件事。那還是在戰場上,一顆炮彈打來,一個陌生的戰友為瞭保護於大明,自己的手臂卻被炸飛瞭。幾十年來,他通過很多渠道尋找戰友的下落,最近終於打聽到瞭戰友的確切姓名和居住地的大致方位。
  
  於大明決定立刻動身,臨行前,他拿出瞭珍藏多年的沉香木雕,細細地欣賞著,他打算把這珍貴的沉香木雕送給恩人。
  
  下瞭飛機,於大明就雇瞭輛車,直奔戰友的傢鄉,哪知在半路,居然出瞭車禍,司機當時就摔死瞭。於大明命大,還有口氣,進瞭重癥病房。
  
  半個月後,於大明終於醒過來瞭,他醒來就問護士:“你們看見我的沉香木雕沒?”
  
  幾個護士被問得莫名其妙。於大明斷斷續續地說瞭半天,護士也沒聽明白,隻好通知瞭那天在現場的警察來,警察回憶瞭一下,說當時於大明就在車裡,懷裡空空的,沒有什麼沉香木雕啊!
  
  於大明很傷心,這沉香木雕不僅是珍貴,關鍵是沉香木雕裡有自己精心設計的一個秘密,是對戰友的回報和尊重啊!
  
  警察又去現場找瞭幾個小時,什麼也沒看見。此時,一個上山幹活的老農民正好經過。這個老農民叫顧德輝。顧德輝就很熱心地上前問警察在做什麼。警察說在尋找前段時間車禍時,乘客掉的一截樹樁。
  
  顧德輝興奮地說:“你們找的東西,是不是很沉,而且有香味?”
  
  聽他這麼一說,警察著急地問顧德輝木樁在哪?顧德輝說木樁是他撿到的,本來打算拿回傢當柴燒。可是半路上他遇到瞭村裡的劉木匠。劉木匠喜歡根雕之類的,一見這木樁,就央求顧德輝送給自己。於是,顧德輝想都沒想,就送給劉木匠瞭。
  
  劉木匠精於算計,他跟木頭打瞭幾十年交道,一眼就認出這是沉香木雕,他拿到沉香木雕,轉手就以十萬元的價格賣掉瞭。
  
  警察風塵仆仆地找到劉木匠,哪知他兇巴巴地說:“什麼沉香木雕啊,我根本就沒有拿過顧德輝的沉香木雕,他是不是糊塗瞭?”
  
  警察想不到劉木匠是這個態度,就找來顧德輝證實。顧德輝看著劉木匠,詳細回憶瞭那天的情形。劉木匠聽後,矢口否認,態度惡劣。
  
  警察溫和地勸說:“這沉香木雕是一個歸國華僑的重要東西,你拿去也沒用,就拿出來吧!”
  
  劉木匠才不吃警察這套,不理警察的問話,警察提高聲音說:“劉先生,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我們會想辦法搜出你屋裡的沉香木雕的。”
  
  一聽“搜”字,劉木匠立馬打開各個房間,讓警察馬上搜。警察也沒立即進去搜,看來劉木匠早有準備,不知把沉香木雕藏到瞭何處。警察回去瞭,他們要重新想辦法偵查此事。
  
  沖動釀禍
  
  晚上劉木匠在傢裡悠哉地喝茶,就在這時,顧德輝卻闖進屋,將一把亮晃晃的菜刀架在劉木匠脖子上,說:“你這個王八蛋,我明明是把木樁給你瞭,你卻說沒有這回事,今天我就削下你的腦袋喂狗。”
  
  劉木匠一看是顧德輝,毫不在意地說:“顧大哥,爽快點,一刀下去我還感謝你,我做瞭幾十年的光棍,活著也沒意思,不像你上有老下有小,活得滋潤。”
  
  一聽上有老下有小,顧德輝拿刀的手軟瞭下來,但是他還是咽不下那口氣,他找來繩子,把劉木匠捆在瞭柱子上,劉木匠倒也不反抗。劉木匠是坐著的,顧德輝學著電視裡的情景,拿出一摞磚頭,一塊一塊地墊在劉木匠的腳下,讓他嘗嘗老虎凳的厲害。劉木匠的嘴被顧德輝塞著,吼不出聲音,痛得汗水直流。顧德輝一邊墊磚頭,一邊問劉木匠承不承認,劉木匠還是直搖頭,突然“吧嗒”一聲,劉木匠的一條腿骨折瞭,痛得頓時暈瞭過去。
  
  顧德輝害怕瞭,趕忙松開劉木匠的繩子,他慌得不知所措。就在這時,門外沖進來幾個警察,看到眼前的場面,都驚呆瞭,顧德輝見是警察,吞吞吐吐地說出瞭事情的緣由。
  
  警察罵顧德輝真是個法盲,說著把劉木匠抬出屋,迅速送去瞭醫院。
  
  這晚,警察本來是來夜查劉木匠,給他個猝手不及的,哪知遇到顧德輝幹這事。顧德輝被拘留瞭,劉木匠隻是斷瞭腿,但是他反咬一口,說是警察指使顧德輝幹的,搞得警察也被動瞭。
  
  於大明的沉香木雕沒找到,他非常失望。珍貴的禮物沒瞭,拿什麼去見戰友呢?於大明辦瞭出院手續,回新加坡瞭。於大明打算等身體完全康復,再準備新的禮物,然後重新回國尋找戰友。
  
  顧德輝傷人致殘,賠瞭一大筆醫藥費不說,還要等著承擔刑事責任。顧德輝的傢人很委屈,找警察想辦法,警察從心裡也覺得過意不去,可是法律面前又如何是好呢?隻有希望劉木匠不起訴,答應私下調解才行。
  
  劉木匠傷好回傢後,警察也不來找他要沉香木雕瞭,還上門替顧德輝說情,要劉木匠不繼續上告,顧德輝傢願意再給他些補償。劉木匠想到自己得瞭顧德輝的大便宜,就答應瞭不再上訴。
  
  於大明回新加坡大半年瞭,每每想起這件事,心裡就特別不舒服。這天,於大明看電視,中國嘉德拍賣場展示瞭一件精美的沉香木雕,起拍價是八十萬。
  
  於大明驚呼起來,這不是自己的沉香木雕嗎?到底是誰撿去拍賣瞭?於大明坐不住瞭,他立馬動身來到中國,通過警察聯系到沉香木雕的持有者。持有者是一個玩古董的中年人,可是中年人說這沉香木是別人賣給他的,而且他手裡還有一張憑據,中年人把憑據遞給警察。警察一看,這不是劉木匠的名字嗎?有瞭這張證據,看劉木匠如何抵賴。
  
  水落石出
  
  警察、於大明還有那個沉香木雕的持有者一起趕往劉木匠傢。劉木匠看著眼前的證據,十分鎮定地說:“我在大山裡尋到好的木樁,把它賣出去有錯嗎?”警察怎麼也想不到這個無賴居然這樣回答,警察拉下臉要帶他去派出所,劉木匠馬上耍橫起來:“慢著,我今天要重新起訴顧德輝,他傷人致殘,是你們警察幫他推脫瞭責任,現在,你們又來欺負我,我要伸冤。”
  
  於大明看見劉木匠這樣的扯淡,他走上前心平氣和地說:“劉先生,這沉香木原本就是我的,它對我很重要。”
  
  這個劉木匠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還是不承認。
  
  就在這時,顧德輝聽說找到瞭劉木匠賣沉香木的證據時,他也趕來瞭,看著那個中年人手裡抱著的沉香木雕,他百分之百地肯定,這就是那天他早上撿到的木頭,路上送給瞭劉木匠。
  
  劉木匠見顧德輝來瞭,他陰陽怪氣地說道:“顧德輝,你沒進監獄應該感謝我,你又來幹什麼啊?”
  
  於大明一驚,他走到顧德輝的身邊,朝他的一隻衣袖捏去,衣袖裡空空的,於大明問道:“你是顧德輝?當年為瞭保護戰友,你的手臂被彈片炸掉瞭?”
  
  顧德輝看著眼前這人,很奇怪,他怎麼知道自己殘疾的原因呢?他朝於大明點點頭說道:“是啊,都是過去的事情瞭。”
  
  於大明“咚”的一聲朝顧德輝跪瞭下去,哭著說道:“德輝兄啊,我於大明終於找到你瞭,我就是你當年保護的那個戰友啊!”
  
  顧德輝趕忙扶起於大明,說當時情況緊急,自己保護戰友是出於本能,後來昏過去瞭,醒來時已經在醫院瞭,想不到被保護的戰友還一直惦記這事情。
  
  在場的人看見這麼一對戰友重逢,他們都深深地被感動瞭,隻是以這樣的方式重逢,真是有些尷尬。
  
  於大明站起身,拿過中年人手裡的沉香木雕對劉木匠說:“劉先生,你說這是你在山裡淘到的寶貝,應該很熟悉它,你的寶貝有什麼特點啊?”
  
  劉木匠看著於大明手裡的沉香木雕,他一本正經地說:“我的沉香木雕就是這麼一塊漂亮,又有香味的工藝品,這就是它的特點啊!”
  
  於大明沒繼續和劉木匠說話,他看瞭看警察,指著顧德輝說:“這根沉香木是德輝老哥身體的一部分,隻有他才配擁有。”
  
  大傢搞不明白,一根木頭怎麼說是顧德輝身體的一部分呢?就在大傢疑惑的時候,於大明伸出手指頭,朝沉香木的一個小洞裡掏瞭掏,“咔噠”一聲,圓圓的沉香木打開成瞭兩半,凹槽裡躺著完整的手臂骨。於大明指著骨頭說:“這是德輝老哥的斷臂,我一直保存著,沉香木是上等木料,隻有用它才配存放我生命中的上帝之手,劉先生,你還能說這是你的沉香木雕嗎?”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