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父親節的黃玫瑰

  劉濤和愛人小荷結婚多年,可就是生不出孩子。他們打算去廟裡拜拜神仙。劉濤當然不信什麼鬼神,但他看小荷求子心切,隻能跟她一起去。
  
  一路上,他倆看到不少人懷裡抱著鮮花,一傢花店門口的牌子上寫著:父親節大酬賓。原來今天是父親節啊,他心中微微有些酸楚:這個節日跟自己無關,自己既不是父親,而自己的父親……忍不住一聲嘆息。
  
  小荷見他嘆氣,以為他還是不願意去拜神仙,於是就突然提議,說要不就不去瞭,今天是父親節,咱們去章縣看望一下你的養父,好不好?
  
  劉濤一怔,搖頭說算瞭,咱們還是去拜神仙吧。他是寧願去拜神仙,也不想回去見養父。
  
  其實,章縣距省城並不遠,開車的話也就一個多小時的路程,但劉濤每年隻是在春節的時候回去一趟。他八歲的時候就被養父母收養瞭,雖說相處多年,可他面對養父、養母,心裡總是有一層隔閡,難以消除。前年,養母去世,養父就一個人生活。
  
  因為接觸不多,小荷對劉濤的養父自然也沒有太深的感情,但今天她卻堅持要回去看養父,說:“劉濤,你都多久沒回去瞭?今天可是父親節啊。”
  
  劉濤說回去也沒什麼事,怪麻煩的。
  
  小荷又說:“其實,去章縣主要也不是看他,我聽說章縣有個老中醫,治不孕挺有名的,你養父說不定知道他。”
  
  一說到治病,劉濤心中對小荷愧疚,不好違拗,猶豫瞭一下,說那就去吧。
  
  兩人便調轉車頭,向章縣而去。經過一傢花店的時候,小荷提議說空手去不好,總歸要有所表示,咱們也買束花吧。
  
  兩人便停車進瞭花店。劉濤問老板,送給父親一般是什麼花。老板介紹說送黃玫瑰、扶郎都可以,這兩種花各有說法,黃玫瑰代表歉意,表示平時對父親關心不夠,希望父親原諒;扶郎花又叫太陽花,是表示對父親的敬意,寓意父親像太陽一樣偉大。
  
  小荷覺得劉濤平時很少看養父,提議說買黃玫瑰,以表歉意,而劉濤卻堅持買瞭一束扶郎花。
  
  回到車上,劉濤淡淡地說:“扶郎花就很好,黃玫瑰不適合,對於養父,我沒有什麼歉意。當年,我在他們傢裡,就像是一個臨時工,隨時都可能被開除,重新回到孤兒院。”
  
  兒時心結
  
  原來,當年被收養時,劉濤已經上學,懂瞭許多事。能夠被收養,劉濤感覺自己很幸運,所以到瞭養父母傢後,劉濤決心一定要做個乖孩子,否則,就很可能像有些被收養的小朋友一樣,被重新送回孤兒院。
  
  養父母那時已年過四十,因為不育,才決定收養一個孩子。被收養不久,劉濤就敏銳地感覺到,養父比較喜歡自己,對自己很關心、很親熱,而養母卻有些討厭自己,看自己的眼神裡總是充滿著懷疑、抗拒。
  
  這種情況一直持續瞭四年。養父的身體有病,傢裡總是彌漫著一股草藥味。被收養第二年的一個晚上,劉濤半夜被尿憋醒,怕吵醒隔壁的養父母,正想躡手躡腳去廁所,卻聽到養父母還沒睡,正在談論著什麼。正值夏天,臥室的門都沒有關,所以他聽得很清楚。
  
  隻聽養父說:“我看以後就不要再吃藥瞭,沒有效果,白花錢,我覺得濤濤這孩子不錯。”
  
  養母唉聲嘆氣:“不錯是不錯,但總歸不是我們親生的呀。”
  
  養父說:“其實,隻要我們在心裡把他當成是自己親生的就行瞭,親不親生無所謂,親生的也有孽子。”
  
  養母說:“我不管,你一定要繼續吃下去,再過兩年,要是我們還不能有自己的孩子,那我就認命瞭,心甘情願伺候濤濤。”
  
  劉濤聽到這裡,又是害怕又是傷心:自己不過是這個傢庭的臨時一員,這裡隻是自己的暫住地,一旦養母懷孕,自己就得為親生子騰地方,重新回到孤兒院。
  
  直到兩年後,養父不再吃藥,養母對自己也明顯地親熱起來,劉濤知道他們完全放棄瞭,這才稍微安下心來,有瞭歸屬感。那一年,他十二歲。
  
  其後,盡管養父母視他如己出,對他非常好,但是,他的心裡卻已經芥蒂難去、隔閡難消。
  
  一束扶郎
  
  到達養父傢時,已是晌午。
  
  正在吃中飯的養父打開門,見是兒子兒媳,他喜出望外,說怎麼不打個電話突然就回來瞭?我什麼準備都沒有,早知道,我就去買些菜等著你們。
  
  劉濤看看餐桌上,隻有稀飯、咸菜,微微有些心酸,說您怎麼也不做菜?
  
  養父說就我一個人,懶得做,隨便對付一下就成,你們等一會兒,我這就出去買菜。說著就要出門,劉濤忙攔住養父,說我們也簡單吃點就行瞭。
  
  小荷把手裡的扶郎花交給養父,說今天是父親節,這是劉濤買給你的。養父一聽高興壞瞭,臉上笑開瞭花,眼圈裡也有些濕潤。
  
  這時候,小荷打開冰箱找出肉、蛋,去廚房炒菜去瞭。劉濤和養父坐在客廳,也沒什麼話,劉濤不咸不淡地扯些工作上的事,養父聽得有些心不在焉,突然低聲問:“小荷一直沒懷上?”
  
  劉濤淡淡地說:“沒有,去查過瞭,是我的問題。”
  
  養父沉默瞭一會兒,說:“你也到瞭該做父親的年齡瞭,實在不行,可以考慮去領養一個。”
  
  劉濤心裡一動,看瞭養父一眼,說:“我也考慮過瞭,不過現在我們還沒有完全準備好,隻有等我們肯定不再打算要自己的孩子瞭,才會去領養。”他頓瞭一下,話裡有話地說,“既然決定領養,就要給孩子一個歸屬感,一心一意對待他,否則,隻能給他造成不必要的傷害,您說呢?”
  
  養父顯然聽出瞭話裡的意思,嗯瞭一聲,說你說得對,沉默瞭一會兒,他突然說:“我認識一個老中醫,姓宋,人很不錯,曾治好瞭許多不育不孕癥,你要是願意的話,下午可以去找他診斷診斷。”
  
  雖然此行的目的就是去看那個中醫,但養父主動提到老中醫,劉濤鼻中好像又聞到瞭當年縈繞在傢中的那股濃鬱的草藥味,忍不住譏刺道:“就是當年為您看病的那個老中醫吧?我看也是浪得虛名,在您身上根本沒有效啊。”
  
  養父認真地說:“那是因為我的情況比較特殊。我前幾天還在公園遇見過他,他現在歲數太大不再問診,你說是我讓你去的,他肯定會盡心的。”說著,養父找來紙、筆,寫下一個地址,交給劉濤。
  
  黃色玫瑰
  
  吃完飯後,劉濤和小荷按照養父寫的地址找到瞭老中醫的寓所。
  
  老中醫已經九十開外,鶴發童顏,仙風道骨,而且思維依然敏捷。老中醫聽瞭劉濤說是別人介紹來的,就問瞭介紹人是誰。劉濤答完,又說瞭自己的身世和身體情況。老中醫聽瞭一怔,重新打量瞭一番劉濤,說,孩子,你養父是個難得的好人啊。
  
  劉濤笑笑,點頭說是。
  
  老中醫看瞭看劉濤帶來的化驗單,說你跟你養父當年的狀況差不多,隨即就提筆開瞭一個藥方,說你照方抓藥,少則半年,多則一年,我不敢保證百分之百有效,但有八成的把握。
  
  劉濤暗暗冷笑,心想西醫都解決不瞭的問題,中醫肯定更不成,再說瞭,既然和養父的狀況差不多,難道在養父身上不成,在自己身上就成瞭?哼,多半是唬人騙錢的江湖騙子,我相信你才怪呢,隨口問:“多少錢?”(www.rensheng5.com)
  
  老中醫呵呵一笑,說對你我是分文不取。
  
  劉濤大感意外,驚訝地問:“那你……我聽說你的診費很高的呀?”
  
  老中醫嘆瞭一口氣:“此話不假,不過,我對你的養母這些年一直有些歉意。”
  
  劉濤更是不解,怎麼跟養母還有關系?
  
  老中醫繼續說:“當年,你養父、養母到我這裡求醫時,他們已經收養瞭你,但你養母不甘心,仍希望能有自己的親生子。不過,你的養父非常喜歡你,私下對我說他有瞭你就很滿足瞭,如果此時懷孕生子,勢必會把你再送回孤兒院,他不想這麼做,而且,你養母年過四十,懷孕生子有很大風險,你養父不想治療,但又不願意違拗你的養母,所以他求我想辦法幫他。”
  
  劉濤心裡已經意識到瞭一些什麼,問:“你幫瞭嗎?”
  
  老中醫點點頭,說:“我就在藥方裡減去瞭一味關鍵的藥材,所以呢,吃瞭調養身體還成,想懷孕卻不太可能。”
  
  劉濤聽得呆瞭,他怎麼也沒想到,當年養父吃藥求子,不過是在演戲,他這麼做完全是為瞭自己啊,而自己,多年來卻一直對他心懷不滿……
  
  劉濤心中一熱,想到養父的苦心,眼淚差點奪眶而出。
  
  從老中醫那裡出來,小荷去藥店抓藥,劉濤則發瘋一樣滿大街尋找花店,然而,小小縣城,花店裡花的品種有限,有扶郎花、有百合花,卻怎麼也找不到一朵代表歉意的黃玫瑰。
  
  後來,兩人回到養父的傢門前,劉濤讓小荷一個人先進去,說自己要開車回省城一趟。
  
  小荷奇怪地問:“你回去幹什麼?”
  
  劉濤說:“我要回去買一束黃玫瑰,馬上就回來。”
  
  小荷說已經買瞭扶郎花瞭,為什麼還要買花?
  
  劉濤的眼淚終於流出,他悔恨交加地說:“今天是父親節,我一定要送給養父一束黃玫瑰,來表示我的歉意,希望他能原諒我……”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