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不幸福的龍魚

  1。為瞭女兒
  
  洪大魚,今年四十一歲;洪小珊,今年一十四歲,兩人是父女關系。洪大魚是個鰥夫,一個人拉扯女兒並不容易。雖然他給一個高檔的小區看門,但工資少得可憐。他每天最愉悅的事,就是抿兩杯小酒。
  
  可是,洪大魚最近居然把酒給戒瞭,能讓他下這麼大決心的,也隻有他的女兒洪小珊瞭。
  
  洪小珊是個非常懂事的小姑娘,她並沒讓爸爸戒酒,她從來不向爸爸提出任何過分的要求。可是,洪大魚無意中看到瞭女兒的一篇日記,裡面有幾句話是這樣的:“我今天陪蘇蘇去上鋼琴課,休息的時候,蘇蘇的鋼琴老師也讓我彈瞭一段兒,老師竟然說我是個天才,對音律、節奏、琴鍵有非常敏銳的感覺,如果好好培養,一定能成大器。我也很喜歡彈鋼琴,夢想成為一個音樂傢,可是,我不能把這話說出來,鋼琴太貴瞭,爸爸他實在是太辛苦瞭……”
  
  就這麼幾句話,讓洪大魚鐵瞭心戒瞭酒,他決定要買一架鋼琴!
  
  洪大魚去瞭一傢“佳音”琴行,咨詢瞭鋼琴的價格。琴行老板是個非常講究的人,店裡收拾得井井有條,在介紹瞭各種鋼琴的特點和價格後,老板用修長、白皙的手指輕輕敲著一架白色鋼琴的烤漆面板,淡淡地對洪大魚說:“如果你信得過我,就這款吧,德國名牌,音質穩定,按鍵靈敏,最低價格18800……絕對不能虧待孩子呀!”
  
  最後這句話打動瞭洪大魚,他對老板說:“好吧,就這臺鋼琴瞭,我過一段時間來買。”洪大魚前腳剛走,回頭就看見琴行老板開始拖地,嘴裡還嘟囔:“窮酸樣,一看就買不起,還弄臟我的地板。”
  
  為瞭這架鋼琴,洪大魚發瞭狠,工作之餘,還為小區裡的業主們提供傢政服務,賺些外快。因為洪大魚是小區保安,業主們信得過,所以他的活兒還真不少,下班時間常常排得滿滿的。這些住戶們大都傢境殷實,出手闊綽,洪大魚很快便攢下瞭一萬多塊錢。
  
  這天傍晚,洪大魚正在交接班,一輛奧迪車停在值班室門口,他的生意又來瞭。洪大魚認識車主,他姓袁,七棟的一個住戶,好像是教育局的局長。袁局長很有錢,可也是出名的摳門,路上看到個飲料瓶子都要下車撿起來放進後備箱。他也許就是這樣的“勤儉節約”,才發傢致富的吧。
  
  袁局長笑呵呵地對洪大魚說:“洪師傅,我晚上出去吃頓飯,你趁下班幫我把屋子收拾一下吧。”
  
  洪大魚滿口答應,還沒說報酬的事,袁局長又從車裡拎出兩瓶酒來,說:“這兩瓶幹白,就當是工錢吧,進口的,這一瓶售價一千多呢!”
  
  這袁局長果然是摳門到傢瞭,肯定是拿別人送的禮品抵賬。不過,洪大魚聽說這酒這麼貴,也動心瞭,盤算著把酒賣瞭。
  
  袁局長把鑰匙留下就走瞭。洪大魚打量瞭那兩瓶酒後,才發現上當瞭,酒雖然是進口的,可明天就到期瞭。
  
  不過,答應人傢的事情,洪大魚也不能不辦。洪大魚拎著兩瓶酒到瞭袁局長傢,打開燈一看,愣瞭:那才是神仙住的地方啊,裝修奢華、典雅,光那璀璨奪目的水晶吊燈,估計他洪大魚一輩子也買不起;還有那個絢麗多彩的巨大水族箱,簡直像個濃縮的海洋世界。
  
  洪大魚嘆瞭口氣,擼起袖子幹活兒。雖然傢裡沒人監督,他做得還是一絲不茍。洪大魚的口碑,整個社區的人都知道。
  
  洪大魚收拾完兩個房間,覺得口很渴,但沒經過允許,他絕不會動雇主傢一針一線。忽然,他想到瞭拎來的兩瓶幹白葡萄酒。
  
  洪大魚找瞭個紅酒起子,三下五除二開瞭瓶,“咕咚咕咚”一口氣喝瞭半瓶。他自言自語道:“這外國酒,跟紅糖水似的,一點勁都沒有。賣一千多一瓶,還不如兩塊錢一瓶的二鍋頭呢!”
  
  說著,洪大魚又一口氣將剩下半瓶倒進瞭嘴裡。一會兒,把那瓶幹白也起開瞭,一邊幹著活兒,一邊喝著酒,很快,那瓶酒也灌進瞭肚子裡。
  
  漸漸地,洪大魚覺得有些頭暈眼花,他沒想到這幹白後勁還不小。於是,他在沙發上坐瞭下來,可腦袋“嗡嗡”作響,眼前隻剩下那五彩斑斕的恒溫水族箱閃爍、晃動著,一條渾身金黃的大魚正在水裡悠閑地遊弋著,突然,他眼前一黑,栽倒在沙發上……
  
  2。七星伴月
  
  洪大魚醒來時,已經是第二天瞭,他正好好地躺在值班室裡,覺得頭痛欲裂。他不記得自己有沒有把袁局長傢的活幹完,也不記得自己是怎麼回來的。
  
  洪大魚趕忙詢問同事二虎:“我昨晚做瞭什麼?”
  
  二虎撓撓頭說:“你很正常啊,你從袁局長傢幹活回來,興奮地哼著小調,大概喝瞭幾杯,也不回傢,在值班室倒頭就睡瞭。”
  
  洪大魚的心慢慢放瞭下來,看來應該沒什麼大事發生。可洪大魚剛要回傢,袁局長就氣勢洶洶地沖瞭過來,大吼道:“老洪,你昨晚幹的好事!”
  
  洪大魚一愣,袁局長氣得語無倫次地說:“今天早上,該死的,我才發現,你、你居然在幹活時,把我水族箱裡的魚撈出來煮著吃瞭!”
  
  洪大魚瞪大眼睛說:“不可能吧!”
  
  袁局長氣急敗壞地拖著洪大魚,來到傢裡。果不其然,水族箱裡那條金色的魚不翼而飛,而“犯罪”現場保護得很好,完整的魚骨頭還在碟子裡,旁邊還有半袋泡椒鳳爪和一個空啤酒瓶子。洪大魚暗道不好,看來是自己昨晚喝多瞭,幹瞭糊塗事,把水族箱裡的金魚就著啤酒吃瞭,可……可這是生魚呀,再一想,自己酩酊大醉,哪還分得瞭生熟?
  
  洪大魚自知理虧,趕緊說道:“袁局長,真對不起,我昨晚把你送我那兩瓶幹白一口氣喝完瞭,不知道它後勁厲害,一下子就醉瞭,幹出這種混事,我該死,我賠你損失吧,這泡椒鳳爪、啤酒、燃氣費,還有這魚,我都賠你錢!”
  
  袁局長撫著胸口,心疼地說:“別的都算瞭,你隻要賠我這條魚就行瞭。這魚叫‘龍吐珠’,馬來西亞運來的,養在傢裡鎮宅辟邪的。當時花瞭我36000塊,還有發票呢!”(www.rensheng5.com)
  
  什……什麼?36000塊?洪大魚一陣發暈,他都不知道是怎麼從袁局長傢裡走出來的。一出袁傢門,洪大魚狠狠地抽瞭自己十幾個耳刮子:這一頓糊塗酒,一下子吃掉瞭女兒兩架鋼琴!
  
  雖然洪大魚不敢相信一條破魚能值36000塊,可他是個老實人,並不想賴賬。他已經攢下來近兩萬塊錢,準備為女兒買鋼琴的,現在隻能先用來應急,剩下的錢再想辦法。洪大魚覺得最對不起的,就是女兒洪小珊瞭。
  
  晚上,洪大魚把錢擺在桌子上,對洪小珊說:“這原本是給你買鋼琴的錢,可爸爸弄壞瞭別人的東西,要把這錢賠給別人,爸對不起你……”
  
  洪小珊打斷瞭父親的話:“爸爸,你別說瞭,我本來就沒敢奢望要一架鋼琴。你如果沒告訴我反而更好,我也就不會失望瞭。”說罷,洪小珊便轉身回屋,洪大魚看到女兒眼角淌下一行淚來,他的心裡頓時如刀割一般。
  
  洪大魚又跟同事借瞭一萬多塊錢,湊足瞭36000塊,趕緊送到瞭袁局長傢。袁局長顯然有些意外,他沒想到這個寒酸的門衛這麼有擔當,幾萬塊錢的一條魚,眼睛不眨一下就賠給他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