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那些關於名醫的小故事

那些關於名醫的小故事

  人吃五谷雜糧,難免一病。帶病求醫時,醫生就是天;等病痊愈瞭,是謝“天”又謝地。隻是臨別時,恐怕誰都不願對醫生說一句“再見”吧?醫生嘛,還是別常見的好,但在歷史上,有這樣一群醫者,百姓世世代代難忘他們的妙手仁心,總是念叨著他們的名字,流傳著他們的故事……
  
  綠苔治毒
  
  一天,華佗和徒弟在行醫路上,見到一個大嬸被馬蜂蜇得滿臉包,痛得直哭。華佗忙上前相助,但藥箱裡沒有治療馬蜂毒的藥。情急之下,他叫徒弟到茅房後面陰暗的地方摘瞭一些綠苔,然後將綠苔揉成泥狀,敷在大嬸臉上,沒想到,疼痛癥狀明顯減輕瞭。
  
  徒弟不明其中奧妙,向華佗請教,華佗便講瞭一個故事:
  
  一年夏天,華佗見到一隻大馬蜂落在蜘蛛網上。蜘蛛爬過去,想吃掉馬蜂,卻被馬蜂蜇瞭一下,肚皮也腫瞭起來。後來,蜘蛛從網上掉下來,落在綠苔上打瞭幾個滾,把肚皮在綠苔上擦瞭幾下,竟然就消腫瞭。它重新爬上網去吃馬蜂,此時的馬蜂已掙紮良久,精疲力竭,終於被蜘蛛飽餐瞭一頓。華佗就想,難道綠苔能治蜂毒?據此推想,他才有瞭用綠苔為大嬸治蜂毒的奇思妙想。
  
  華佗對徒弟囑咐道:“大蟲吃小蟲,強蟲吃弱蟲。而小蟲、弱蟲能夠活在世上,必定有護身法,這些護身之法經過多年的體驗才能得來,我們當郎中的應當多留心觀察、研究啊!”
  
  巧醫皇後
  
  明朝時,有個叫戴原禮的名醫被請去給皇後看病。原來,皇後屁股上生瞭個“騎馬癰”,痛得直叫喚,沒有一個太醫看得好。其實,“騎馬癰”並不難醫,但要想斷根隻有開刀,可皇後怎麼會讓太醫盯著自己的屁股做手術呢?
  
  戴原禮也覺得事情棘手,眼看時限快到瞭,他急得一屁股癱坐在椅子上—“啊喲!誰把拔火罐放在椅子上,屁股差點被硌碎!”戴原禮揉著屁股大叫著,突然,他眼睛一亮,有瞭主意。(www.rensheng5.com)
  
  第二天,戴原禮討來皇後的身材尺寸,以其屁股大小做瞭一把椅子,又在椅子上撒下白灰,讓宮女把椅子拿進去,請娘娘脫光下身坐一坐。皇後坐過後,戴原禮一看,白灰清清楚楚地顯示瞭“騎馬癰”的位置。戴原禮在這地方豎瞭一把不起眼的小刀,用藥粉蓋好,讓宮女再搬進去請皇後坐。
  
  皇後一坐,隻覺得一陣鉆心痛,當即暈瞭過去。宮女嚇得面如土色,連忙去稟報瞭皇帝。
  
  皇帝聞之大怒,下令砍戴原禮的頭,還未等戴原禮被推出宮外行刑,宮女又急沖沖來報:“萬歲,皇後娘娘又醒啦,痛也不痛瞭,還說不可放走神醫。”
  
  這一來,戴原禮才得以化險為夷。
  
  衣裳看病
  
  清道光年間,有位名醫叫顧尚之。他生活節儉,衣著樸素,醫術高明。
  
  有一次,平湖東門外有個富翁生病,當地醫生醫治無效,富翁久聞顧尚之精通醫道,便讓管傢去請。
  
  那天,富翁遠遠就看見管傢領來的顧尚之,衣衫陳舊,與鄉下老頭一樣,根本不是自己想象中的名醫,就很瞧不起他。於是,富翁吩咐不開正門開側門,也沒有人出來迎接。
  
  顧尚之不跟他計較這些,到病房診脈後,便開始寫處方。富翁見顧尚之下筆千言,一氣呵成,書法剛勁,字跡挺秀,不得不嘆服,於是開始以禮相待。寫好處方後,顧尚之對那個富翁說:“這個藥方可服三劑,如果好一點,復診時不需要叫我再來瞭。我介紹你到東門外衣莊店去請那個掌櫃,他可比我好上幾倍哩!”說罷,立即起身拱手告辭。
  
  富翁服藥後,病情果然好轉,他便遵照囑咐,到東門外衣莊店去請那個掌櫃復診,衣莊店掌櫃卻莫名其妙。傢人再到各傢衣莊店打聽,並沒有一個掌櫃的懂得醫理。富翁這才曉得,顧尚之是話裡有話。於是,他再備厚禮,讓傢人去請神醫。
  
  顧尚之笑著對來人說:“你傢主人隻重衣衫,不重人,那麼衣莊店裡有的是好衣裳,何不請衣裳去看病呢?”
  
  食物中毒
  
  有一年夏天,唐太宗帶著太子到玉華宮避暑,當地縣令則盛宴接待。可父子倆吃膩瞭山珍海味,便一人吃瞭一隻烤竹雞。當晚,唐太宗卻感到口幹舌燥,禦醫當下開瞭一付解熱藥,但服藥之後,皇上卻突然昏迷不醒。縣令大驚,忙請來名醫孫思邈。
  
  孫思邈近前細察瞭一番,當即說道:“食物中毒。”縣令聽後,嚇得哆哆嗦嗦地說:“食物裡……沒有毒,絕對沒有。”太子也質疑道:“不會吧,父王和我各吃瞭一隻竹雞,我並沒有中毒呀!”孫思邈說:“竹雞本身沒毒,可是生半夏有毒呀!”禦醫聽後,如五雷轟頂,一下癱倒在地,結結巴巴地說:“老天爺作證,我給皇上服藥中確實用瞭半夏,但是炮制過的,是熟半夏呀!”
  
  孫思邈沒有吭聲,立馬給唐太宗灌下一碗薑汁,接著又紮瞭幾針,片時過後,唐太宗漸漸蘇醒瞭。孫思邈這才轉身對眾人說:“竹雞無毒,熟半夏也無毒,但生半夏對人有劇毒,對竹雞卻無礙。竹雞吃瞭生半夏,而人又吃瞭竹雞,就會中毒,皇上是因此而得病的。太子殿下吃的那隻雞,因未吃半夏所以無毒。薑汁能解半夏毒,皇上才能得救。”
  
  眾人聽瞭,恍然大悟,縣令和禦醫更是擦瞭擦冷汗,松瞭一口氣。
  
  母子雙全
  
  一日,名醫葉天士帶瞭徒弟出診,在路上遇到一列喪隊哭哭啼啼而過。忽然,葉天士上前,對著喪傢大聲喊道:“停,快停!”
  
  喪傢見是葉天士,便上前說:“葉先生,我和你無怨無仇,現在我老婆死瞭,你攔住棺材,使她不能入土為安,是何道理?”
  
  葉天士搖著頭說:“我不是攔死人,而是要救活人,快開棺!”
  
  喪傢為難,說:“這棺材一上肩,一路上是不能放下的,放下來萬一沖瞭別傢,人傢找上門來,我……”
  
  葉天士急死瞭,指著棺材底下滴出的血水說:“胡鬧!滴血鮮紅,怎說已死?她還沒斷氣!要是開棺後救不活人,這責任由我擔!快,快開棺!”
  
  見名醫這麼一說,喪傢趕緊開棺。原來喪傢老婆是難產憋瞭氣,葉天士用銀針戳入死者肺部,針頭直刺胎兒的手背,胎兒受痛,雙手不再抵住產婦的心臟,便哇哇落地瞭。
  
  這時,葉天士有心考徒弟:“如何再保母子雙雙平安?”
  
  徒弟笑著說:“子母草兩錢,母子可雙全。”
  
  扭痧療法
  
  三國時期,有個郎中,叫葛雲,對病人很熱心。一次,有個女人來請他,說她丈夫四肢無力,隻想睡覺,不想吃飯。葛雲一聽,就知道是發痧,但他沒本事醫。過瞭幾天,聽說那個病人死瞭,葛雲十分內疚。
  
  正當葛雲心裡煩躁時,他見孫子趴在桌上,懶洋洋地不幹活。葛雲看不慣,就打發他去挑水,孫子卻說沒力氣。葛雲徹底惱火瞭,罵他偷懶沒出息,拿起一根烏梢竹就打。孫子倔強不討饒,被打得身上血痕條條。第二天,孫子一早就精神抖擻地去挑水瞭,葛雲見瞭倒心疼瞭,便問孫子:“背上還痛不痛?”孫子說皮面上還有些痛,還說昨天實在沒氣力,隻想睡覺,並非故意偷懶,不過今天倒好瞭。葛雲這才發現,孫子說的也像是發痧呀!
  
  後來,葛雲試著在其他發痧病人背上刨出一條條血痕,結果病情果然有改善。通過實踐,他還改進瞭方法,用手扭,效果更好,也不像刨那麼傷皮膚,就告訴給鄉親們。至此,扭痧療法就傳開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