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心腸不能軟

  老黑是個普通的單身父親,這些天他正為兒子的事急得焦頭爛額:半個月前,老黑的兒子上班時被傳送帶絞斷瞭胳膊,可廠裡的老板,一個綽號叫“大哥”的,卻不願全額賠償,雙方談不攏,鬧上瞭法庭。老黑心裡清楚,雖然自己這邊有理,但沒有好的律師,賠償金額就不會如願;可要請好的律師,那得要好多錢呀!這時,有人告訴他,“法援中心”的主任柯正義律師口碑不錯,於是,老黑找到瞭他。
  
  柯正義熱情接待瞭老黑,並根據他的情況幫著申請瞭法律援助。老黑很激動,心想自己遇到瞭好人,可就在柯正義翻看訴訟資料時,突然問道:“老黑,你在機械廠上過班?”
  
  老黑急忙點頭,說自己是“地搭工”進的廠,不會幹機械活,就被分在後勤處,照看後山上的桔園。
  
  柯正義一聽,問得更仔細瞭:“你照看桔園的時候,遇到偷桔子的人,是不是都罰他們跪在地上、自己扇自己耳光?”
  
  老黑一愣,忙說沒這回事,柯正義頓時板起臉:“老黑呀,你不誠實,既然這樣,你找其他人幫你吧!”
  
  老黑莫名其妙,說:“柯主任,我怎麼照看桔園的,這跟案子有關系嗎?”柯正義“哼”瞭一聲,說:“你明明就是那樣懲罰偷桔子的人,卻不肯承認,我覺得你的心思有問題,我不會幫助一個不誠實的人。”
  
  柯正義的話像是晴天霹靂,把老黑震得有些找不著北。捫心自問,老黑是一個老老實實的人,可到瞭柯正義的眼中,怎麼就成瞭“不誠實”的瞭?老黑心底冒火,站起身來就向門外走去,可剛走到門口,他又站住瞭。柯正義是縣城裡很有名氣的律師,而且這次是免費為他打官司,如果現在出去另找其他人,一來心裡沒底,二來還不知道要花多少錢呢。唉,人這一輩子,怎麼可能由著性子來呢?這次為瞭兒子,就昧心一回,編幾句謊話吧,再說這也沒什麼大不瞭的。想到這裡,老黑又轉瞭回來,口氣一變,說他記起來瞭,有幾次抓到偷桔子的人,確實罰他們跪在地上,打自己耳光。
  
  柯正義“呵呵”一笑,說:“老黑,這就對瞭。實事求是,沒什麼好隱瞞的。這個案子,你就放心吧!”
  
  柯正義說到做到,送走老黑後便去“大哥”的工廠找工人們收集證據。一問之下,原來是“大哥”違反“勞動法”,強行延長工作時間,老黑的兒子因為疲勞過度才發生的安全事故。柯正義義憤填膺,他說服工人們出庭作證,同時把證據整理齊全,準備呈交法庭,可就在這當口,他挨瞭一黑磚,住進瞭醫院。
  
  老黑聽說柯正義住進瞭醫院,就趕忙買瞭個水果籃,來醫院探望。老黑剛走到病房門口,就聽到裡面有人在說話—
  
  “柯正義,你以為憑你收集的那些破證據就能釘死我?我告訴你,那些工人一上庭,肯定翻供。你不想想,現在的人講的是錢,誰還講良心?我奉勸你,把證據交給我。”
  
  “你就別妄想瞭,證據在我手裡,事實不容改變,而且,我被人拍黑磚這事,警方也會調查的,誰是幕後兇手,終究會水落石出!”
  
  “敬酒不吃吃罰酒,你就等著瞧吧,哼,真是茅坑裡的石頭,又臭又硬!”那人邊說邊往外走,走到門口時看到瞭老黑,猛地一愣,隨即匆匆走瞭。老黑也認出瞭他,他就是這次案件的被告、老黑兒子工廠的老板—“大哥”。
  
  老黑走進病房,柯正義見他來瞭很高興,急忙示意他坐下。柯正義說,“大哥”剛才來索要證據,不過,他是不會受“大哥”脅迫的。這個案子,根據他收集的證據,“大哥”的工廠絕對要被停業整頓,“大哥”本人還要受到法律制裁。
  
  老黑聽到這裡,眼眶濕瞭,他再也忍不住,站到柯正義面前,突然屈膝跪下……柯正義嚇瞭一跳,連忙喊他起來。老黑說:“柯主任,你是好人啊,為瞭我兒子的事,你被人打成這樣……我老黑不知道怎麼謝你,就磕兩個頭表示心意吧!”說完,他就磕起頭來……
  
  柯正義急忙制止他,說:“你不要謝我,其實,應該是我要謝謝你!”老黑一頭霧水:什麼?謝我?柯正義沉默瞭半晌,給老黑講瞭個故事。
  
  二十年前,有一個中學生,左臂因為骨膜炎而殘廢瞭。同學們都看不起他,更有一個自稱“大哥”的同學不僅嘲笑他、侮辱他,還常常打他。終於有一天,這個殘疾中學生心底的憤怒爆發瞭。他知道明著是打不贏“大哥”的,於是,他偷偷跟著“大哥”,伺機報復。那一天,“大哥”放學後跑到瞭機械廠後山的桔園,把柵欄扒開一個洞,鉆瞭進去。殘疾中學生知道,“大哥”是去偷桔子。於是,他撿起一塊石頭,躲在洞邊,隻要“大哥”偷完桔子,從洞裡一冒頭,他就會狠狠地砸下去!
  
  可是,他等瞭好久,也不見“大哥”出來。他從柵欄縫裡望進去,一看,原來“大哥”被看桔園的老黑給逮住瞭,這時正跪在地上,自己扇自己的耳光。
  
  殘疾中學生心裡頓時爽快瞭許多,平時耀武揚威的“大哥”,在比他強的人面前,竟然這麼窩囊。中學生明白瞭一個道理,“大哥”這種人就是欺軟怕硬,你隻有比他強,才能鎮住他,而這個強,一定是你要站在有理的一邊。殘疾中學生丟下瞭手中的石塊,笑著離開瞭桔園。後來,他成為瞭一名律師。(www.rensheng5.com)
  
  “老黑,這人世間,好多事看似偶然,其實卻是必然的。你想,當初如果不是你罰他跪在地上,自己扇自己耳光,我就會在洞口砸他的頭瞭。這樣,今天就少一個律師,多一個囚犯!所以,我應該謝你!”柯正義邊說邊掀開左邊的衣袖,他的左臂比右臂瘦瞭整整一圈。
  
  老黑經柯正義這麼一說,恍恍惚惚想起來瞭一些,好像是有這麼回事,可他真的沒有罰“大哥”跪在地上,自己扇自己耳光……
  
  過瞭兩天,老黑又來看望柯正義,剛走到病房門口,就看到“大哥”跪在柯正義的病床邊,自己扇著自己的耳光。
  
  原來,勞動監察部門開始立案調查瞭,如果此時,柯正義把收集的證據公佈出來,那“大哥”和他的工廠就徹底完瞭。所以,“大哥”一改平日的囂張,低聲下氣地來懇求柯正義不要提交證據,他更希望柯正義幫著勸勸老黑撤訴。至於老黑的訴求,他一定私下裡全額滿足。柯正義坐在床上,看著“大哥”哭哭啼啼的樣子,表情有些復雜,看來舉棋不定瞭。
  
  就在這時,老黑大踏步走瞭進去,說:“柯主任,你上次的故事跟真相有些出入,我從來沒有罰偷桔子的人跪在地上扇自己的耳光。那次,是他自己主動跪在地上,懇求我不要將他偷桔子的事告訴學校和父母的。當時,我心腸一軟就放過瞭他,可是,現在想想,如果當天我把他送到學校,或者交給他的父母,他一定會被嚴加管教的,以後就不會做出這麼多壞事瞭……”
  
  柯正義聽完,頓時醒悟過來,他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做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