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一個意想不到的簽名

  湯姆·斯通希爾駕駛著汽車在公路上已經行駛瞭好幾個小時。行駛中,他突然感到一陣內急,急切地想找個廁所方便一下。然而,此刻已是深夜,路邊所有的加油站都關門瞭。無奈,他隻得繼續向前開,希望在前面能找到廁所。但是,又開出很長一段距離,仍舊沒有發現廁所,此時,他已經忍無可忍瞭。最後,湯姆決定離開公路。於是,當經過第一個小鎮的時候,他把車拐瞭進去。在鎮上,他一邊開著車,一邊極力地尋找一個有簡易公共廁所的地方。
  
  車開瞭好一會兒,湯姆才看到遠處閃爍著點點燈光。頓時,他感到一陣驚喜,他確信那是一傢24小時營業的雜貨店。但是,當離那個地方越來越近的時候,他終於看清瞭那個地方,原來是一傢殯儀館。他原先的驚喜一下子消失瞭,隨之而來的是猶豫,他有些不想進殯儀館,但是,內急令他越發地難受瞭,眼看就要憋不住瞭。因此,他顧不上太多,徑直將車開到瞭殯儀館門口,停好車,向裡面走去。
  
  然而,讓他意想不到的是,他一進到裡面,就受到瞭正在辦理喪事的人們熱情的歡迎。喪儀負責人格裡福特一見到湯姆,就立即迎上前來,對湯姆說道:“歡迎光臨。請您簽個到,好嗎?”
  
  “嗯?”
  
  湯姆滿腹狐疑地看著喪儀負責人,他實在想不明白為什麼用一下洗手間還必須簽下自己的名字。因為急著要上廁所,他不想再糾纏下去,於是,就按照他們的要求簽下瞭自己的名字。簽完之後,他剛要張嘴問男廁所在什麼地方,卻又聽格裡福特說道:“請把您的詳細地址也一並寫下來。”
  
  “啊?你們為什麼還要我的地址?”湯姆越發地迷惑不解瞭。
  
  “請寫吧,先生,把您的地址寫下來吧。”格裡福特答道。
  
  “可是,這究竟是為什麼啊?”湯姆一邊兀自嘟噥著,一邊無奈地寫下瞭自己的住址。寫完之後,湯姆直奔男廁所。
  
  上完廁所回來,湯姆在死者的遺像前停留瞭片刻,向他行瞭個禮,表達瞭一下敬意。然後,他就走出瞭殯儀館。
  
  三個星期之後的一天,湯姆接到瞭一個陌生人打來的電話,那人在電話中自稱是一名律師。“湯姆先生,幾周前您曾到過一傢殯儀館。現在,我就代表他們和您說話”,那人說道,“請您務必於本周四下午兩點鐘到我的辦公室來一下。”
  
  聞聽此言,湯姆頓時大吃一驚,他驚恐地問道:“先生,請您告訴我,我做錯瞭什麼事嗎?我要不要請一位律師啊?”
  
  “哦,不,沒有那個必要。”那位律師肯定地告訴他,“您隻要按時來就行瞭。”接著,他把自己的地址告訴瞭湯姆,然後便掛斷瞭電話。
  
  在接下來的幾天裡,湯姆可以說是寢食難安,焦慮不堪。“我究竟做什麼瞭呢?他們為什麼非要讓我去?”他喃喃自語道。轉眼,星期四到瞭。那天下午,他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駕駛著汽車前往那位律師的辦公室。
  
  按照那位律師給的地址,湯姆找到瞭那棟辦公樓。來到那位律師的辦公室門前時,湯姆緊張得心怦怦直跳。他稍稍地鎮定瞭一下,屏住呼吸,輕輕地敲響瞭房門。
  
  “請進!”秘書應道。
  
  湯姆推門走瞭進去。這時,那位律師也從裡屋走瞭出來。兩人正式做瞭自我介紹之後,湯姆隨律師走進瞭裡屋的辦公室。一走進辦公室,湯姆不禁驚訝得張大瞭嘴巴。原來,他曾經在小鎮遇到的那位喪儀負責人格裡福特先生也在裡面。
  
  “請坐!”律師做瞭個手勢,示意湯姆坐下,接著,他又說道,“經授權,我代表法院宣讀斯坦利·莫羅先生的臨終遺囑。”
  
  說完,他拿起那本湯姆曾經在殯儀館簽過名的來賓簽到簿,轉過身問喪儀負責人格裡福特先生道:“是這個人在這上面簽的名嗎?”
  
  “是的,就是他。”格裡福特先生答道。
  
  於是,律師又轉過身來,註視著湯姆,說道:“我猜您一定不認識莫羅先生。他是一個非常富有的人,擁有這個小鎮大部分的產業。但是,他在鎮上沒有任何親人,鎮上的人們也都不喜歡他,甚至連與之交往都不情願,可以說是對他敬而遠之。臨終前,莫羅先生指定我做他的遺囑執行人。”
  
  說到這兒,律師拿起一份文件,繼續說道:“這是我起草過的最簡短的遺囑瞭,內容非常簡單。下面我就來宣讀一下:‘我知道,大傢都對我恨之入骨,而且,在我生前,從來沒有人從我這裡得到過一分錢。所以,凡是前來參加我的葬禮的人,顯然都是對像我這樣的一個老傻瓜報以同情之心、憐憫之意的。因此,我決定將我所有的財產以及所有的產業平分給前來參加我葬禮的人。’”
  
  讀完之後,律師抬起頭來,直視著湯姆,嚴肅地說道:“湯姆先生,您知道嗎,您是唯一一位在簽到簿上簽瞭名的人,所以……”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