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我是十號美容師

  技校畢業後,我在傢鄉的小鎮開瞭一傢日化店,雖然生意一直不錯,但我總想再多學學、多闖闖。
  
  這一年,我毅然去瞭北京,幾經周折,憑借著一點經營日化店的經驗和想學習的十足誠意,進瞭一傢規模很大的美容院,成瞭院裡的第十號美容師。
  
  當然,我這樣的資質,可進不瞭高檔間,領班麗姐安排我進瞭普通間,負責給顧客做些簡單的面部護理。我漸漸適應瞭美容院的工作,一切都做得順風順水,也就在這時,一個特別的客人光顧瞭美容院,讓我成瞭本院違規最多的一個美容師。
  
  那一天,美容院來瞭一個特別講究的顧客,隻見她白衣白褲,白鞋白帽,就連鼻梁上的眼鏡、肩膀上的挎包,也都是白色。這位顧客保養得特別好,膚色白嫩細膩,三十歲?五十歲?都像,又都不像,根本看不出年齡,我心裡暗暗稱她“歲月無痕”。
  
  麗姐見來大戶瞭,趕緊笑臉相迎,說道:“您好,歡迎光臨!本院有普通間、高檔間、貴賓間;有月卡、季卡、年卡,還有銀卡、金卡和鉆石卡,現場辦卡可以免費送一次護理呢……”
  
  “歲月無痕”聽瞭,沉吟一下,說:“不必那麼講究,我普通間就行。”麗姐一聽,臉立馬拉瞭下來。這時,我迎上去,彬彬有禮地說:“您好,我是十號美容師,很榮幸為您服務!”
  
  接下來,我帶“歲月無痕”來到普通間。這裡有六張美容床,其他五張床上都有顧客,隻剩下靠窗的一張床位還空著。我請“歲月無痕”在空床位上躺下,開始護理。洗臉、去角質、敷按摩膏點按穴位,一套程序很快做瞭下來,就在我做最後的面部安撫時,突然,一個熟悉的聲音冒瞭出來:“呀,爺地兒要落瞭!”在我們傢鄉那兒,都把“太陽”說成“爺地兒”,我脫口接道:“還謀介嘞!”那是說“還沒有呢”。
  
  話音剛落,“唰”的一下,同事們都轉過頭來,看怪物一樣盯著我。我的臉一下子紅瞭,心裡暗道:“壞啦!”院裡有規定,說一句傢鄉話,罰款五十元。這事聽起來稀奇,其實也有原因:我們美容院的大老板是個“海歸”,因為從小在國外長大,平時聽中文都有點吃力,尤其惱火聽到員工們說些他聽也聽不懂的傢鄉話,因此嚴格規定所有員工在上班時隻能說英語和標準普通話,違者就得罰錢。唉,可剛才那句熟悉的“爺地兒落瞭”,把我的鄉音“誘發”瞭出來。
  
  “十號!”一旁的麗姐立馬點瞭我的名,“你幹什麼吃的?不知道院裡的規定嗎?”我低下頭說:“對不起,我接受處罰,我以後一定會註意的。”
  
  麗姐不依不饒地追問:“剛才那句‘爺地兒’什麼的鬼話,是誰說的?”
  
  房間裡一陣沉默,無人應答。麗姐抬高嗓門:“誰說的?”我大聲應道:“我,我說的!”其實我心裡清楚,那是我正在護理的“歲月無痕”說的,可讓這麼個時髦的人當眾承認說瞭這樣土得掉渣的傢鄉話,我怕她難為情。
  
  這當兒,麗姐又嚷道:“違規你還有理啦?你說的?你自問自答,是演電視劇啊?你願意逞英雄替人背黑鍋我管不著,罰款交上來就行!”
  
  “歲月無痕”看著我,意味深長地一笑,沒有說什麼。
  
  當天,我交瞭罰款,事就過去瞭。
  
  沒過幾天,院裡又來瞭個講究的顧客:黑衣黑褲,黑鞋黑帽黑墨鏡,一進來就點“十號”,還要貴賓間。我這個十號正納悶兒呢,這顧客緩緩地摘下瞭墨鏡,露出一張白嫩的臉來,原來是上次來的“歲月無痕”!
  
  我誠懇地對她說:“姐,我手法不好,隻負責普通間的客人。我可以給您推薦一位貴賓間的美容師,包您滿意。”“歲月無痕”微微一笑:“不,就是你瞭。也許你的手法是簡單瞭些,可我能感覺到—你做得特別用心。”
  
  貴賓間隻有一張美容床,還有專用的浴室。等“歲月無痕”沖完澡出來,我很自然地說:“姐,您喜歡手法重一些還是輕一些?要是覺著不得勁兒瞭,您可以提出來,我改進。”
  
  “歲月無痕”說:“你隻管放開瞭做就行啦!閨女,你原來是幹啥的?”
  
  “我呀,原來在老傢開瞭個日化店,現在出來,想學點更先進的東西,學成瞭,我也做美容院,而且要做我們傢鄉最大的美容院嘞!”
  
  這個“嘞”,是我們傢鄉很典型的語氣詞,我這麼一說,“歲月無痕”也說上瞭:“你挺不容易嘞,年紀輕輕敢想敢拼,想當年我剛來北京時也是帶著夢想的嘞……”
  
  就這樣,我們一邊做,一邊聊,直到“歲月無痕”睡著瞭,發出均勻的呼吸聲……好一會兒,她睜開眼睛,愜意地說:“真舒服,這是我來北京之後睡得最好的一覺!”突然,她猛地坐起來,嚴肅地說:“剛才我們說瞭那麼多的傢鄉話,你不怕罰款?”
  
  我認真地說:“姐,聽口音我們是老鄉,老鄉見瞭老鄉,難道還要扭捏著用普通話交流?那就像兩個人明知道對方的真實面目,卻都要戴上面具一樣。到美容院就是來放松的,顧客至上,隻要姐高興,我甘願被罰!”
  
  “歲月無痕”的眼圈紅瞭:“閨女,你說得真好,鄉音難改啊,生氣時,開心時,最能宣泄我情緒的,還是傢鄉話!為瞭能說上傢鄉話,我組織瞭很多次老鄉聚會,可笑的是,在聚會上,老鄉們居然都說字正腔圓的普通話,他們認為,大傢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說土話,實在跌份兒啊……”
  
  “歲月無痕”頓瞭頓,接著說道:“美容院我也去瞭不少,可是沒有能讓我徹底放松下來的,身上的衣服都脫光瞭,心卻還被一層層地包裹著。”
  
  聽到這裡,我的心頭一亮:“姐,假如我向您推薦一個這樣的美容院呢?它就叫‘鄉音美容院’,它沒有普通間、高檔間這樣的高低貴賤之分,而是按地域區分的,有‘冀區’、‘晉區’、‘蜀區’、‘閩區’等等,裡面的美容師,也都是按地域分派的,是哪裡人,就到哪個區服務。美容師們一律都用傢鄉話和顧客交流……”
  
  “歲月無痕”一下子跳起來:“真有這樣的美容院?在哪裡?”
  
  我“撲哧”一笑:“姐,我逗您的,這樣的美容院,還沒誕生呢。不過,真要做成這樣的美容院,一定火爆。您想想,北京有多少像我們這樣的外來人口啊,誰不想說傢鄉話?誰不想聽鄉音呢?”“歲月無痕”聽瞭,不住地點頭。
  
  送走“歲月無痕”,麗姐把我叫瞭過去,不等她開口,我就主動說自己剛才在貴賓間和顧客說傢鄉話瞭,我願意接受罰款。麗姐瞪瞭我一眼,說:“你這人,咋像個急雞兒樣嘞?”
  
  麗姐的話一出口,我們兩個都愣住瞭,麗姐說的,也是我們那裡地道的傢鄉話啊!我笑著用傢鄉話說:“麗姐,原來咱們是老鄉嘞!”麗姐的臉紅瞭一下,點瞭點頭,後來她幹脆用傢鄉話說,她不是來找我罰款的,而是來培訓我如何做背部皮膚保養的。
  
  以前我對麗姐有偏見,與她並不親近,現在用傢鄉話一交談,距離一下子拉近瞭。
  
  不久後的一天,我剛上班,就見一輛紅色小轎車停在美容院大門口,緊接著,一個紅衣紅褲、紅鞋紅帽,一團火一樣的女人走進瞭大廳。呵呵,是我的老鄉“歲月無痕”來啦!我剛要上前打招呼,一旁的麗姐閃出來,畢恭畢敬地喊瞭聲:“院長!”緊接著,麗姐把所有的美容師都召集到大廳,說院長要和大傢說幾句話。
  
  我疑惑地拉住麗姐,問:“這是怎麼回事?”麗姐悄聲說:“這是新院長,我也是剛剛才知道。”
  
  院長講完話後,要我跟她上車。在車上,院長告訴我,她那天到美容院來,其實已經決定盤下我們美容院瞭,當時,她是來“微服私訪”的。
  
  不一會兒,小汽車緩緩停在瞭一幢新落成的宏偉建築前,掛的牌子是:“鄉音美容院”,我走進去一看,裡面竟然是按地域劃分的:冀區、晉區、閩區……哇塞,我夢想成真啦!
  
  院長說,她做美容院好些年瞭,一直在考慮如何做得更有特色,她體驗瞭不同的美容院,請教瞭很多大師級的人物,可總找不到理想的方案。而自從那天見瞭我,才知道真正的大師,其實就在底層,就在一線啊……
  
  院長滿面春風地對我說:“這傢鄉音美容院,我就交給你負責瞭。”
  
  那天,我按捺不住狂跳的心,在北京的大街上,握緊拳頭,振臂高呼:“北京!等著看我的夢想綻放吧!”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