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身臨其境

  莉莉的老公阿龍英年早逝,為把喪事辦得隆重些,莉莉雇瞭個年輕女人做哭手,為自己代哭。
  
  葬禮上,死者遺體一被移入紙棺,那個哭手就熟門熟路地“哇”一聲長嚎,呼天搶地撲上前去,雙手死死扒住紙棺,嚎起來:“你好狠啊……上個月還抱著我指天發誓,答應讓我轉正,跟傢裡的黃臉婆離婚……可今天……你竟丟下我不管瞭呀……”說著還直往紙棺上撞,大夥兒上前拉都拉不開。
  
  靈堂裡外的人都被感染得悲切切,有的竟跟著抹起淚。
  
  但莉莉聽得越來越酸,最後竟沖上前去,“叭叭”給瞭那哭手兩個巴掌:“你這個臭小三!跟我男人啥時鬼混上的?”說著,揪住哭手撒起潑來。
  
  哭手急道:“你咋動手打我呀?”旁邊人也趕緊上前勸導:“冷靜點,人傢是代哭嘛,不是真的!”
  
  莉莉才發現自己失控瞭,但她還是疑心問道:“你說的事兒到底是不是真的?”哭手撇瞭撇嘴,說:“我要不現編詞兒,能哭得這麼投入嗎?”
  
  莉莉這才趕緊賠不是:“對不起,你哭得真像,我都迷糊瞭……唉,你接著哭吧。”
  
  可那哭手哪裡肯依:“不行,今天你得給我個說法!”說罷扯去麻衣孝佈,雙手抱胸不幹瞭。
  
  眾人一時不知如何是好,都幹瞪兩眼看著莉莉。莉莉咬瞭咬牙,對哭手哀求道:“這樣吧,我再加一倍工錢給你!”
  
  那哭手聽罷,這才稍稍消瞭怒氣,接著她又重新披麻戴孝,醞釀瞭一下情緒,轉身雙手撲打著遺體,悲天愴地道:“阿龍啊……我的老公,你快睜眼看看吧,你人還沒入土,可憐我就受人欺侮啊!這個爭風吃醋的黃臉婆,她打瞭我兩巴掌……”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