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瞧這酒喝的

  這天晚上下班,陳坤邀好友王鵬出來聚聚。
  
  在朋來餐館,陳坤點瞭幾個小菜、一瓶白酒,倆人就喝瞭起來。
  
  忽然,旁邊一個人興奮地跑過來,拍瞭一下王鵬的肩膀,興奮地說:“嘿,你小子也在這裡喝酒呀。”
  
  王鵬一看,這人似曾相識,但想不起是誰瞭。對方自稱劉毅,說是他的老同學。
  
  陳坤見劉毅還帶瞭一個朋友,就大方地邀請說:“把你的朋友也喊過來,大夥兒一起坐吧!”
  
  劉毅一聽,也爽快地答應,於是,他們就把兩張桌子拼到瞭一起。
  
  四個人邊喝邊聊,這時,劉毅那位朋友的電話響瞭,隻聽他說:“讓我過去?不行,我現在正和幾個朋友在一起,要不你就過來吧!”
  
  劉毅的朋友放下電話說:“不好意思,一會兒有個朋友要過來。”
  
  陳坤忙說:“別客氣,不就是多兩雙筷子嘛!”
  
  沒過多久,就風風火火趕過來瞭四個人。陳坤一看,兩張小桌子是不行瞭,於是就喊老板換瞭張大桌子,王鵬在一邊也忙著張羅著加菜,上酒。
  
  新來的四人很狂,其中一個瘦高個兒剛坐下,就倒瞭滿滿一大杯酒,豪爽地說:“哥哥們,小弟來遲瞭,我先喝兩碗酒表示歉意。”說罷,一揚脖,酒就下瞭肚。
  
  沒多久,幾個本不相識的朋友就熱絡起來瞭。大夥兒忙著四處敬酒、猜拳。不過陳坤他們之前已喝瞭不少,再喝就有些勉強。
  
  眼看已經11點瞭,陳坤悄悄拉瞭一下王鵬,兩個人來到瞭餐館外。
  
  陳坤說:“我的口袋裡隻有300元錢,隻夠咱倆的,現在看來連酒錢都不夠。”
  
  王鵬二話沒說,直掏自己的腰包,可他把口袋掏瞭個底朝天,也隻掏出瞭200多元。
  
  “這下可好,到瞭結賬時怎麼辦?”王鵬著急地說。
  
  “最好的辦法就是趕快走。要不一會兒丟人都丟大發瞭。”陳坤說完,拉著王鵬就要離開。
  
  “那絕對不行,這樣太不夠義氣瞭。”王鵬甩開胳膊往裡走,陳坤隻好跟著一起進去。
  
  王鵬來到劉毅身邊,彎腰在他耳邊低聲商量著說:“兄弟,我倆有點事兒,先走一步。這是500元錢,少瞭你再補。”劉毅忙說不用不用,硬是要把500元錢推給王鵬。
  
  新來的一個人一看不高興瞭,說:“怎麼,哥哥看不起小弟?要走就先把這碗酒喝瞭!”
  
  王鵬笑著說:“我們真有事,先告辭瞭。”可誰知那人看王鵬和陳坤執意要走,可就不幹瞭,拍桌子說:“哪有酒場半路走人的道理。要走就把這酒裝肚裡捎走。”
  
  這時,王鵬有些生氣瞭,一拉陳坤說:“別理他,咱們走。”
  
  隻見那人一下子踢倒瞭凳子,一碗酒潑到瞭王鵬的臉上。就這樣,剛才還和和氣氣的幾個人,竟然不由分說地扭打成瞭一團。
  
  飯店夥計見狀,趕緊撥打瞭110,警察趕到,把人帶到派出所。
  
  在派出所裡,大夥兒一登記,你猜怎麼著?王鵬和劉毅才知道他們互不認識,認錯瞭人。
  
  結果警察勒令他們AA制結賬,每人掏瞭100元瞭事。
  
  哎,瞧這酒喝的!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