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舉人經商

  巧賣幹柴
  
  清朝嘉慶年間,皖北有個舉子叫於樹青。這年他進京趕考卻名落孫山,最後連返鄉的盤纏也湊不齊瞭,無奈之下隻好寄居在齊化門旁的葫蘆廟裡,每天為僧人們抄寫經書換碗飯吃。
  
  一個初春傍晚,有個遊方僧,自稱法號道空,想到廟裡投宿。可葫蘆廟本就僧多粥少,方丈老大不高興,一個勁把他往外面趕。於樹青見這道空年近八旬,衣著破爛袈裟,頭戴濟公帽,顫巍巍拄著根拐杖,極是可憐,便走過來代他向方丈求情,情願自己每天為寺廟多抄一卷經文,好說歹說,終於將道空留瞭下來。
  
  從此道空對於樹青滿心感激,常來同他攀談,兩人極是投緣。得知於樹青沒有盤纏回鄉,道空勸道:“人不能一條道走到黑,你考不中進士,可以做生意賺路費嘛。”於樹青愁嘆道:“我一介書生,哪兒是做生意的材料。況且囊中羞澀,全部傢當也不出十兩銀子。”
  
  道空想瞭想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你住的這座破廟裡,便有一個發財的寶地——老衲看這廟後的菜地足足有十來畝,你不妨包下來……”
  
  沒等道空說完,於樹青便連連搖頭:“這塊菜地全是貧瘠的粘土,不長菜苗,倒瘋長野樹條。廟裡的種菜和尚一年到頭累死累活,連買菜種子的錢都收不回來……”道空呵呵一笑:“老衲何曾讓你種菜?老衲也算是個‘老北京’瞭,讓你種什麼你就種什麼,準沒有錯。”
  
  於樹青見道空一臉真誠,還真動瞭心:道空沒理由騙自己的,不妨放手一搏。當下他便來到前堂找到老方丈,要求包下這片菜地。老方丈求之不得,便一手接銀子,一手在契書上簽字畫押。
  
  春暖花開,正是耕田種地的好時候。於樹青問道空種什麼,道空笑道:“你不是說這塊地瘋長野樹條嗎?咱們就插樹條子。”當下兩人砍來隨處可見的柳樹枝、榆樹根、野荊棘,見縫插針,全移栽到瞭葫蘆廟裡的菜園裡。這年夏天,雨水格外足,野樹條可著勁地長,入秋後便長成瞭胳膊粗的樹棵子。道空又叫於樹青砍下樹棵子,曬幹後碼成堆,枝枝叉叉地堆得好像座小山包。
  
  這下,廟裡的和尚們終於明白道空和於樹青兩人要幹啥瞭——入冬後要把這些樹棵子當幹柴賣呢!可在北京城,傢傢戶戶燒炕取暖向來用的都是西山炭民挑進城來的煤塊和木炭,這些不趕火又起煙的幹柴,白給都沒人要。怕是於樹青這個窮舉人窮瘋瞭,也虧得道空這歪嘴和尚還自稱是“老北京”。
  
  聽著和尚們的譏笑,於樹青心頭忐忑不安,道空卻氣定神閑。過瞭霜降,皇城北京突然天氣轉寒,鵝毛大雪下瞭三天三夜,奇冷無比,更要命的是九門提督忽然下瞭一道緊急禁門令:嚴禁西山炭民入京。
  
  這是為啥?大夥兒打聽瞭半天,才知道原來九門提督府偵知一條絕密消息,一直活躍在西山炭民中的天理會教徒要趁炭民入京的機會二打紫禁城——八年前他們就曾在皇城根下起事造反,差點攻下瞭紫禁城呢。
  
  這下可好,京城炭柴奇貴,價碼成倍上漲,往年根本沒人看上眼的幹柴也成瞭香餑餑,於樹青的那堆幹柴不到半月便全賣光瞭,直看得葫蘆廟裡的僧人們羨慕不已。於樹青心中也連連稱奇,一個勁問道空如何能料事如神。道空一笑,痛痛快快地揭瞭底……
  
  原來,初春的時候,京城上空就響雷不斷,這可是罕見的天象。不久,一條謠諺在百姓中流傳:開春打雷,遍地反賊,雪花一飄,改天換地。這不是鼓動人們造反嗎?
  
  沿街化緣的道空頓時明白,這是天理會教徒要在冬天農閑時聚眾鬧事的信號。作為一個老北京,他知道開春打雷實際上是春氣動得早,夏天雨水必然充足,冬天也必然來得早,而朝廷一直提防著天理會,到瞭冬天必定要嚴禁炭民入京。如此一來,炭柴豈有不大貴之理?
  
  妙計填坑
  
  於樹青聽瞭自然嘆服不已。
  
  隻聽道空反問他:“如今你有錢瞭,是不是要回鄉瞭?”
  
  “不,”於樹青搖搖頭,“還是師父您當初說得對,人不能一條道走到黑,我想在京城經商,發瞭大財再衣錦還鄉。”
  
  道空點點頭,沉吟道:“京城寸土寸金,經商尤其不易。你手裡的銀子隻能盤個小店鋪,想發大財恐怕還不能夠。也罷,老衲再給你出個主意——如今皇城最繁華的地方莫過於前門大街,前門大街有個蛤蟆坑,你可以買下來填平瞭蓋商鋪。”
  
  於樹青興沖沖來到前門大街,果然見大街左側、鐵帽子王爺果親王府第東面有個足有方圓兩畝的水坑,坑中蛤蟆“呱呱”叫個不停,難怪叫作蛤蟆坑。
  
  可再一細打聽,於樹青心涼瞭半截。原來,蛤蟆坑的主人周老二當初也曾想將坑填平瞭蓋商鋪,但剛填瞭兩馬車土,果親王府裡便出來人發話,說果親王五行屬水,最忌宅東有土——土克水嘛,你周老二填平坑可以,但不得用土!周老二隻得停工。不曾想來年夏天,果親王的小阿哥來蛤蟆坑捉蛤蟆,跌進坑中淹死瞭,果親王勃然大怒,要治周老二死罪,周老二幾乎傾傢蕩產才保住命,從此便想把這招災破財的坑賣出去。可偌大的京城,誰敢得罪果親王呢?這麼久瞭,蛤蟆坑果然無人問津。
  
  於樹青思來想去,一咬牙還是找到瞭周老二,要買蛤蟆坑。周老二求之不得,隻象征性地收瞭於樹青幾兩銀子。
  
  坑買來瞭,道空也拄著拐杖過來瞭,指點於樹青在窄窄的坑邊搭瞭個小棚子,支起鍋灶,雇個廚師開煎包鋪。於樹青大為不解:前門大街盡是豪門闊商,誰會買這隻有平頭百姓才吃的早點?就這小生意能發大財?
  
  等煎包鋪開張後,道空又過來瞭,隻見他一手拿著文房四寶,一手拎著一根長竹竿,(www.rensheng5.com)竹竿上頭還挑著個小葫蘆。道空將竹竿插在蛤蟆坑中心,然後攤開紙張,讓於樹青寫瞭個告示:凡能以碎磚爛瓦擊中葫蘆者,賞大煎包一個。
  
  道空這葫蘆裡賣的啥藥?正當於樹青迷瞪不已的時候,卻聽耳邊一聲呼嘯,一群乞丐圍攏過來,看瞭告示後又一哄而散。
  
  不多會兒,隻見乞丐們成群結隊而來,他們的討飯兜裡裝的全是碎磚爛瓦,圍在蛤蟆坑邊,雨點似的向坑中砸去。這又正是青黃不接的二三月,乞丐們多啊,幾乎全皇城的乞丐都聞訊趕到瞭蛤蟆坑,天天來砸小葫蘆,隻不過一個月的工夫,蛤蟆坑居然被砸平瞭!
  
  至此,於樹青大悟:道空此舉,醉翁之意不在酒啊,如此填坑,花費的代價比雇人挑土填坑便宜多瞭,又不得罪果親王!
  
  蓋好商鋪,於樹青向道空請教做什麼生意。道空卻連連搖頭:“做什麼生意還須你自個兒拿主意,這就看你有無生意頭腦瞭。不過,老衲可以送你做生意發大財的八字真經——欲取先予,人無我有。”
  
  估衣奇招
  
  正當於樹青拿不定主意做何生意時,這年秋天,嘉慶駕崩,智親王即位,年號道光。一聽是智親王即位,於樹青腦袋一拍:“一場大好生意來瞭!”他當下雇瞭兩個小夥計,自當掌櫃,開瞭間估衣鋪,打出瞭“高升衣莊”的招牌,招牌旁書寫五個大字:專收舊官服。
  
  嗬,這可真是件奇事!在皇城,估衣鋪少說也有上百傢,但沒有一傢會收舊官服,更何況還是“專收”。為啥?官服不同於一般衣服,平頭百姓是不能穿官服的,而品階不同的官員也不能亂穿式樣和補子都不同的官服,否則就是“犯上”之罪!因此,官員們的舊官服隻能放在傢裡壓箱底。
  
  如今居然有個“高升衣莊”專收舊官服,且出價不低,一件舊官服的出價足夠買件新袍子,京城的官員們喜出望外,爭相派傢人前來高升衣莊賣掉舊官服。一時間,高升衣莊人滿為患。周邊的店鋪見狀無不哂笑:這個於樹青,填平蛤蟆坑倒挺有辦法,可這回居然昏瞭腦殼——看你收瞭一屋子舊官服賣給誰去?隻怕要“關門大吉”瞭!
  
  國喪期過後,朝臣們脫下喪服換上朝服上朝,卻見新皇帝道光穿著件半新不舊的龍袍坐在金鑾殿上,旁邊侍立的太監也全穿著舊宮服。而道光放眼往殿下一瞧,隻見山呼萬歲的文武百官個個衣著光鮮,隻有內閣曹學士穿著舊官服鶴立雞群。他當下臉一寒,氣恨恨道:“成由節儉敗由奢,傢如此,國猶如此!”說完龍袖一甩退瞭朝,拋下群臣們大眼瞪小眼。
  
  等到第二天上朝,皇上的第一道聖旨便是將曹學士升職為軍機大臣!這下群臣們終於明白瞭:新皇上倡儉戒奢,要求大臣們從自身做起,像曹學士那樣穿舊官服!而這個曹學士是個十年不曾升職的迂腐老儒,無新官服可換,當然隻能穿舊官服瞭,沒想到竟然因此時來運轉!
  
  散朝以後,朝臣們紛紛翻箱倒櫃找舊官服,可舊官服一件也沒有瞭,都賣到高升衣莊瞭!沒奈何,隻得再來高升衣莊贖回舊官服,可想再贖回去,那價錢可就咬手得很!沒辦法,價錢再咬手也得買,不然別說升官瞭,隻怕頂戴花翎也保不住!
  
  還有那些外地覲見的封疆大吏聽說皇上如此作風,也連忙來到高升衣莊買舊官服——隻此一傢,別無分號。不過兩個月,舊官服賣瞭個光,於樹青賺瞭個盆滿缽滿!
  
  要問於樹青為何能未卜先知?說來也是他在蓋商鋪時,常見果親王府中皇室貴族來來往往,其中智親王格外與眾不同,不僅自己穿舊衣服,手下的隨從也都是破衣爛衫的。得知智親王當瞭皇帝,於樹青馬上判斷一朝天子一朝臣,道光難以容忍朝臣們穿新官服……
  
  現身說法
  
  於樹青正得意時,道空拄著拐杖又來瞭,恭喜他發瞭大財,之後,他又問道:“倒賣舊官服其實是一錘子買賣,如今你已有瞭生意頭腦,不知到底要做何長遠生意?”
  
  於樹青一笑:“師父,我現在又改變主意瞭,我不打算做生意瞭。”
  
  “莫非你想捐個官做?”道空平靜地問道。
  
  “對!”於樹青道,“做官發大財比經商來得快。正如您當初所說的,發大財必須做到‘欲取先予,人無我有。’做瞭官依仗官威和官勢最容易做到這一點——不管百姓需要不需要,都可以把貨物攤派下去,這就叫‘欲取先予’;對貨物進行獨傢經營,便是‘人無我有’……”
  
  於樹青眉飛色舞地還要說下去,道空打斷瞭他的話,指瞭指頭上的濟公帽道:“你我相識兩年瞭,可你看見我脫下過這頂帽子嗎?聽到我念過經嗎?”說著將濟公帽掀瞭下來,隻見他的精光頭皮上一個香疤也沒有,分明是個假和尚!
  
  道空將於樹青扯到內室,擺出一壺酒和幾碟菜,兩人邊吃邊談。道空幽幽地道:“二十五年前,不知你聽沒聽說過和傢有個人稱‘神算子’的賬房先生何敬之?”
  
  於樹青大吃一驚:當年和富可敵國,其財產並非全由受賄貪污而來,他還擁有數不清的當鋪、地產、糧店、酒店、古玩店、小煤窯……依仗官威官勢,他盡做一本萬利甚至空手套白狼的好生意,而為他打理這一切的,便是“神算子”何敬之,天下誰人不知?
  
  隻是後來和敗亡,何敬之也被發配到苦寒之地寧古塔充軍。難道眼前這位道空就是當年的何敬之?難怪他做生意料事如神!
  
  “不錯,我就是何敬之。我不想老死關外,逃回來是為瞭葉落歸根。”隻聽道空咽瞭一口苦酒道,“我也算是富貴場中的過來人瞭,奉勸你兩句——為官者若是有瞭生意頭腦,一舉一動都會想著如何以權發大財,其實是對百姓的巧取豪奪而已。如此做法,必將引得人神共憤,千夫所指,早晚要像和和我一樣一敗塗地,實是一條不歸路!你要經商就做個正兒八經的商人,要做官就做個正大光明的官。何去何從,你好自為之!”言畢,他拖起拐杖,橐然而去。
  
  這番話,語重心長,猶如一桶冷水兜頭而澆,讓於樹青心頭那一團財欲的火焰澌然而滅……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