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局長回傢

  這周星期二,是單位的下基層日,詹局長在外頭整整跑瞭大半天。在回城的路上,他突然想到,反正時間還早,何不趁機回鄉下去看望一下父母呢?於是他打發秘書跟著局裡的車回去,自己則直奔汽車站,上瞭一輛長途車。
  
  沒多久,他就到傢瞭。他爸爸詹長天正準備出門,可一見到兒子,老人當時就愣住瞭。他呆呆地看著兒子,好半晌才問:“你怎麼……就……回來瞭?”詹局長說:“今天沒事,回來看看。你和媽媽身體還好吧?”
  
  詹長天沒有回答兒子的話,他臉上現出瞭驚恐的神色。以前每次兒子回來,都是秘書一口氣把小汽車開到院子前的。像今天這樣兒子單獨回來的情況,可是從來沒有發生過啊。
  
  詹長天又一想:今天早上一開門,就聽見烏鴉在樹上哇哇叫,當時他還嫌不吉利,連連“呸”瞭幾聲,難不成這倒還真靈驗瞭?他趕緊問兒子:“你的車呢?”
  
  詹局長說:“我是坐長途車回來的。”
  
  “啊!”詹長天聽瞭,應聲一屁股坐在地上。
  
  詹局長可是村裡的驕傲:第一個大學生;第一個當上局長。每次回傢,他都被“弄”出一副衣錦榮歸的氣派。每次村子裡的男人女人,大人小孩都會圍著他的車子發出贊嘆。可今天到底是咋回事呢?詹長天再也憋不住瞭,看著兒子的臉,問:“你……出事……啦?”
  
  詹局長沒有反應過來,半晌,才呵呵地笑道:“沒有,我半年沒有回來看你們瞭,今天空閑……”說到這,詹局長的手機響瞭,他邊接電話,邊往榕樹下走。詹長天伸長耳朵,隱隱約約聽到兒子說:“出事瞭?怎麼這麼不小心,嘿呀……”
  
  壞瞭,壞瞭,真是“出事瞭”。詹長天慌裡慌張跑到田裡,把老伴叫瞭回來。
  
  女人畢竟更容易亂操心,一見面,母親便迫不及待地問:“你媳婦呢?兒子呢?他們怎麼沒來?”
  
  可詹局長剛接到電話,說劉副局長不小心摔斷瞭腿,他便臨時考慮起工作調整來,回答自然有些心不在焉。
  
  詹長天見兒子這副樣子,忙朝老太婆使眼色,說:“回來好,好好休息休息吧,你看,我們每次進城你都是開會,喝酒,多累啊。”
  
  不一會,村長聞訊趕來瞭。村長也是看著詹局長的臉,小心翼翼遞上煙,問:“今兒得空?”詹局長把煙推回去,解釋說:“是的,如今考評幹部,就包括對父母的孝敬,所以我要爭取多回來。”
  
  這時,詹局長的手機又響瞭,他再次走到榕樹下去接聽電話。原來是辦公室主任來匯報,說劉副局長已住進醫院。
  
  這邊,村長皺著眉頭,對詹長天說:“孩子確實出事瞭,他神色不對,他是想轉移我們的視線,讓我們不要為他擔心,用心良苦呀。”
  
  詹長天的嘴巴張得老大,半天合不攏。
  
  詹局長接完電話,走過來。村長馬上說:“詹局長,你如果遇上麻煩事,就在村子裡多待些日子,好好休息。我們任何時候都不會對你有看法,更不會嫌棄你。”
  
  詹局長一時沒反應過來,呆瞭一下,突然呵呵大笑起來。他說:“你覺得我像犯瞭事嗎?”村長抽瞭幾口煙,說:“現在反腐力度加大瞭,廣東那邊一下就抓瞭十幾個……”
  
  這話聽得詹局長有些生氣瞭,他想:自己平時沒少關心傢鄉的人和事,隻要幫得上忙的,自己都會盡力而為。可要說貪啊撈啊,這種事自己從來就沒幹過。村長這話可說得太難聽瞭。
  
  村長見他臉色不對,坐瞭一會兒,就推說有事先走瞭。
  
  誰知道,才一頓飯的工夫,全村子都在瘋傳詹局長出事瞭這個消息。於是,又有很多人湧進院子裡,這些人多半是得過詹局長關照的,有張老伯,李嬸,劉媽,胡嫂等等。他們有的是進城看病,等瞭幾天還看不到專傢號,就請詹局長幫忙。有的是想送孩子進縣城重點中學,但因為交不起贊助費,就找詹局長通融。
  
  隻見張老伯拉著詹局長的手說:“孩子,城裡待不下去瞭,就回來,隻要有我一口吃的,就少不瞭你的。”
  
  李嬸說:“凡事想開些,沒有邁不過的坎。二十年河東,二十年河西,風水輪流轉……”
  
  “冤啊……”遠處傳來一個大嗓門,隻見王伯伯從外面跌跌撞撞進瞭院子,他拉著詹局長的手說,“孩子,你一定是受到壞人的陷害,有人給你下瞭眼藥,你這樣的好官怎麼可能腐敗……”三年前,王伯伯的孫子得瞭白血病,治療費是一筆天文數字。王伯伯求到詹局長門下。詹局長二話沒說,就在局裡發瞭捐款倡議書,然後又到醫院去協調,最終王伯伯的孫子得救瞭。
  
  詹局長實在聽不下去瞭,他拍著王伯伯的肩膀,對大傢說:“大傢放心,我就是想散散心才回來的,希望大傢讓我靜靜。”
  
  送走鄉親們,詹局長來到村東頭的古樟樹下。這裡,是他小時候的樂園,歲月匆匆,往事悠悠,他正感慨呢,那邊有人往這邊走來。快到面前時,他認出來人是丁聰明。他剛想喊,丁聰明卻回頭走瞭。十幾分鐘後,一輛小轎車開瞭過來,是很漂亮的寶馬車。車開到詹局長面前,停瞭下來。這時,丁聰明從車上走瞭下來,皮笑肉不笑地問道:“一個人回來?不孤獨嗎?”
  
  丁聰明與詹局長是小學同學,但詹局長一直瞧不起他,覺得他太世俗。好在丁聰明還算爭氣,現在也當上瞭老板。
  
  詹局長對他剛才的舉動不理解,就隨口回答說:“一個人走走,清靜。”
  
  丁聰明一聲冷笑,說:“何必打腫臉充胖子!”
  
  詹局長驀然明白瞭,原來“自己犯瞭錯誤”的消息傳開瞭,丁聰明轉回去開著寶馬車是想來羞辱他,報復他!
  
  詹局長十分惱火,但他還是極力克制著。
  
  丁聰明繼續說:“回來幹什麼呢?種田?你肯定幹不動農活。不過你可以到(www.rensheng5.com)我的公司來,我給你個營業部主任幹,咱們畢竟是同鄉,我不能看著你落難不聞不問,是吧?”
  
  詹局長忍無可忍瞭,終於一揮手,說:“真是一個土鱉,你神氣什麼?”說完就憤怒地走瞭。丁聰明卻沖著他的背影大聲嚷道:“神氣?你還神氣得起來嗎?”
  
  詹局長一分鐘也不想在傢待瞭,他給父母打瞭個招呼,就直接回到城裡。
  
  第二天上午,詹局長在辦公室坐定,剛要通知大傢開會,就接到父親打來的電話,說有五十多個鄉親聚在院子裡,準備進城來為他鳴冤。大夥兒都說,肯定是有壞人對他使絆子下套子。
  
  詹局長大吃一驚,立即叫父親制止鄉親們進城,並說自己馬上就回村裡。
  
  放下電話,詹局長立即叫上局裡的三輛小車,把傢裡吃不完的東西統統裝上車,又到超市買瞭幾大包食物,然後叫上辦公室幾個同志,浩浩蕩蕩地向傢鄉奔去。當車隊出現在村子裡時,詹局長沒有立即回傢,而是叫司機繞著村子跑瞭五圈。
  
  他這才叫車子在傢門前停下,一行人下瞭車,詹局長大喝一聲:“把東西搬進去。”隨車來的人便迅速把吃的用的都往屋子裡搬。
  
  詹長天見瞭這陣勢,才徹底松瞭口氣,進到屋子裡拿出一掛鞭炮,對圍觀者說:“我兒子沒出事,還是局長!”
  
  此刻,小院子裡響起瞭“噼噼啪啪”的鞭炮聲。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