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二手車那些事

  劉科最近辭職下海,自己當起瞭小老板。因為業務需要,他準備買輛二手車。這天,嶽父遞給他一張名片,道:“買二手車是個技術活兒,不懂的人隻能認栽,我替你找瞭個懂行的幫幫忙。”劉科接過一看,上面寫著“萬東汽車維修部馮二虎”的字樣。
  
  劉科馬上撥通瞭電話。這個馮二虎當時便自告奮勇說明天就有空,於是兩人約在第二天中午,南環二手車市場碰頭。
  
  第二天準時準點,劉科見到瞭馮二虎:皮膚黝黑,身板結實,一雙小眼睛,渾身上下透著股機靈勁。不多會兒,兩人就熱絡起來。劉科報出瞭自己的心理價位,馮二虎馬上爽快地說:“沒問題!”劉科還想多交代幾句,馮二虎拍拍他的肩膀,又指指自己隨身帶著的工具包,說:“放心吧,兄弟,包在我身上。”
  
  這時候,劉科才註意到,馮二虎右手的小拇指斷瞭一截。他小心地問道:“兄弟,你這手是?”
  
  馮二虎先是一怔,接著搖頭笑瞭笑說:“沒啥,修車這活兒危險著呢,這也是前一段修車時不小心弄傷的。不過你可別小瞧我手有殘疾,不信你去打聽一下,我在咱們市修車這一行裡名號到底如何。”劉科聽瞭,嘴上雖然沒吱聲,可心裡卻嘀咕起來:這傢夥靠譜嗎?
  
  馮二虎卻似乎沒感覺到劉科的猶豫,樂呵呵地催他趕緊挑車去。兩個人繞著市場才逛瞭一圈,劉科就挑花瞭眼。
  
  多虧瞭有馮二虎在,根據性價比,最終幫他選出瞭兩輛中外合資的二手車。這兩輛車,從外觀到內飾都差不多;再看裡程數,都跑瞭五萬多公裡,價錢也不相上下。
  
  劉科又開始糾結瞭:買哪輛好呢?隻聽馮二虎笑道:“看我的吧!”說罷,他繞著其中一輛車轉瞭一圈,掀開瞭前蓋,仔細查看瞭一番。隨後,他便把劉科拉到一邊,小聲說:“這輛車太舊瞭,不能買。”劉科將信將疑地問:“不對啊。我看裡程數顯示隻有五萬多公裡,輪胎也挺新。你怎麼說它太舊?”
  
  馮二虎嘴一撇:“你不懂其中門道,這二手車吧,所有東西都可以作假。比如這輛,先換瞭輪胎;再把行駛裡程調低十來萬公裡,加起來不過兩三千塊錢的事兒。可我剛才根據其他部件的損耗程度一盤算,這車起碼開瞭十五萬公裡呢。”
  
  劉科聽後,驚得瞪大眼睛。馮二虎笑瞭:“還有更牛的呢!”說完指著角落一輛車,悄聲說,“瞧,那輛車其實就是把報廢車的零件組合加工,拼出來的!”說完,已經鉆到另一輛車下去瞭。這時,劉科才打心眼裡佩服起馮二虎來。
  
  不多會兒,馮二虎一骨碌鉆瞭出來,發動瞭汽車,又打開前蓋,一雙小眼睛死死地盯在發動機上。突然,他笑著對賣主說道:“你這車排氣筒有些問題,你好好看看吧。”賣主聽瞭,一邊說著不可能,一邊轉身向車後走去查看。
  
  說時遲那時快,馮二虎馬上從包裡拿出一套聽診器,把耳塞戴上,再用一塊毛巾包住另一頭,按在發動機上面聽瞭起來。
  
  沒一會兒,隻見賣主從車後轉過來,一把推開馮二虎,嚷道:“聽什麼聽,我不賣瞭,哼,還給我玩調虎離山計!”
  
  馮二虎笑瞭:“大哥,不要生氣,你不賣我還不買瞭呢,這車的發動機有啥問題,你不希望我在這裡嚷嚷吧?”那賣主一聽,馬上轉成一副笑臉,遞給馮二虎一根煙說,“看來今天我遇到懂行的瞭,行行好,你可別嚷嚷。”
  
  馮二虎搖瞭搖頭,便拉著劉科離開瞭。劉科趕緊問:“我說馮哥,你這又不是醫院看診,還拿個聽診器做啥?”
  
  馮二虎壓低瞭嗓音解釋說:“汽車發動機的一些雜音,光憑耳朵是聽不出來的,非得靠這聽診器不可。這不,剛才我就用它聽出來,這輛車氣門的聲響很不對勁。”
  
  劉科聽瞭連連點頭,可又無奈道:“這車不好,那車不好,我上哪兒買車去啊?”
  
  馮二虎答道:“呵呵,你不要急。這好車啊,可遇不可求,得靠緣分。”正說著,隻聽他突然失聲喊道,“小李,嘿,你怎麼也來瞭?”說著,朝角落裡一個年輕男子招起手來。
  
  那個叫小李的年輕人也發現瞭馮二虎,迎過來,說:“是啊,我來賣車。”說著向身後一指。劉科這才發現小李的身後也有輛車子,而且和剛才發動機有問題的那輛車竟是相同的型號。於是,他便感興趣地走上前去。可一看,他心裡不免有些失望:車子雖說乍一看還成,可再看行車裡程表上,竟然顯示跑瞭十五萬公裡。
  
  再一聽小李的報價,劉科連連搖頭,心想這車都跑成這樣瞭,怎麼好意思要價還那麼高。
  
  誰知馮二虎一聽,問也不問劉科,竟自顧自地還起價來:“小李,你看都是熟人,再便宜五千塊怎麼樣?”小李面露難色,道:“你們等等。”接著掏出手機跑到一旁打電話去瞭。
  
  過瞭一會兒,小李領著一個中年男子走過來。那人聽完情況,點瞭點頭說:“行,就這價格成交吧,小李你跟著他們辦手續去,我還有點事去辦,記著把錢帶回來就行。”說完便離開瞭。
  
  劉科剛想說什麼,馮二虎暗地裡拉拉他的衣襟小聲說:“別吭聲,這車絕對超值,聽我的沒錯,快交錢吧,省得別人變卦!”說完便拉著小李去交易廳辦手續。
  
  就這樣,劉科稀裡糊塗跟著馮二虎進瞭交易廳。不過交瞭錢後,劉科越想越覺得哪裡不對勁兒,尤其看馮二虎和小李談笑風生的樣子,劉科更疑惑瞭。他立即警惕起來,忽然想起自己有個表哥在外地做洗車生意,便趁馮二虎和小李去廁所的時候,給表哥打瞭個電話。
  
  表哥一聽,馬上在電話裡罵道:“我的蠢弟弟啊,你怎麼那麼傻啊,肯定是那個馮二虎事先安排好瞭,今天給你演雙簧呢。最後好把這輛最破的車塞給你。你怎麼這麼糊塗啊,車都跑十幾萬公裡瞭,差不多都要散架瞭!”
  
  聽瞭表哥的話,劉科越想越窩囊。剛撂下電話,他就發現馮二虎和小李回來瞭,一邊走,小李還一邊小聲說:“晚上請你喝酒啊!”
  
  待小李一走,劉科就黑著臉說:“馮哥,這車都跑十幾萬公裡瞭,都快報廢瞭,我出這個價太吃虧瞭。”
  
  馮二虎先是一愣,隨後哈哈笑起來:“剛才光顧著抓緊時間買車,沒多解釋。你有所不知,小李是我的老相識瞭。這車其實隻跑瞭五萬多公裡,是幾個月前他跑過來讓我調成十幾萬公裡的,哈哈。”
  
  劉科聽瞭哪裡肯信,嚷道:“咋還有把公裡數調高的,傻不傻啊?”
  
  二虎忙做瞭個噤聲的手勢,小聲道:“哼,當然有啊,你不知道吧,這個小李啊,是水利局前任局長的司機,剛才另外那個是他們辦公室主任。據說他們新任局長不喜歡上任的座駕,這才委托他們來市場處理掉。”
  
  劉科點點頭“哦”瞭一聲,又納悶瞭:“那他把裡程數調高圖的是啥?”二虎眼一瞪:“圖的是啥?圖的是在單位騙汽油補貼唄!”說到這裡,馮二虎嘆瞭口氣,“從他們局長騙油補這件事兒,我就知道這人不是啥好鳥,果不其然,前不久被查出問題,撤職瞭!”
  
  “原來如此,二虎兄弟你懂得真多!”劉科這才回過神來,豎起大拇指說道。
  
  隻見馮二虎輕輕搖頭,把手抬起來悠悠道:

  “兄弟,實話說吧,我這手指不是修車弄傷的。其實是因為前一段有個人找我調低瞭裡程表,又把車賣給瞭一個老板,結果那老板的傢人開車出車禍瞭。那老板也不是個善茬,查來查去,查到我這裡,找人把我騙去一頓毒打,還把我小拇指給弄斷瞭。從那以後,我發誓再不幹那勾當,老老實實修車才是正道啊……”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