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三天後永生

  傑克和愛麗是一對戀人,愛麗總是調皮地問傑克:“你到底有多愛我?”這一天,傑克終於想好瞭答案,分外認真地說:“生命有涯,愛情永生,這就是我給你的承諾。”
  
  愛麗聽瞭滿心歡喜,兩人正依偎著,就在這時,遠處突然響起撕心裂肺的鳴叫,是防空警報,傑克大叫:“不好,德國人偷襲瞭,快躲起來!”
  
  來不及瞭,眨眼間,炸彈如雨點一樣,由遠而近地密集落下,隨著震耳欲聾的爆炸聲,火光四起、煙霧沖天。傑克拉著愛麗正要找藏身的地方,“轟”的一聲巨響,一顆重磅炸彈在身旁爆炸瞭,巨大的氣浪掀得愛麗像一片樹葉飄瞭起來……
  
  不知過瞭多久,一陣劇痛襲來,愛麗醒瞭,一低頭,發現自己的右腿鮮血淋漓,四周墻倒屋塌,一片狼藉。她努力站起身子,隨即“哎喲”一聲歪倒在地,原來右腿傷得太重,根本不能活動,可這還不是最壞的—傑克不見瞭。
  
  愛麗大叫起來:“傑克、傑克,你在哪裡?不要嚇我,出來吧!”
  
  愛麗想:傑克肯定又像以前一樣,為瞭逗自己開心躲起來瞭。可是任憑她嗓子都喊啞瞭,(www.rensheng5.com)甚至央求得都要哭瞭,傑克卻像憑空消失一樣,半絲回音也沒有。難道傑克被剛才的轟炸炸死瞭?不會的不會的,他那麼強壯那麼敏捷,肯定是跑散瞭,我一定要找到他!愛麗拖著傷腿剛要離開,耳際突然響起一個微弱的聲音。
  
  隻一聲,愛麗就聽出來瞭,那正是她的傑克,他就在附近!愛麗的耳朵像兔子那樣豎起來,仔細捕捉聲音的來源。不一會兒,傑克又說話瞭,不,是呻吟:“愛麗,我在這兒,在廢墟下……”愛麗興奮得渾身直發抖,大叫道:“傑克,我這就救你!”
  
  愛麗忍著劇痛,立即投入搶救,可是剛搬瞭兩下,就無力地住瞭手,她的力量根本搬不動那些橫七豎八的水泥塊和張牙舞爪的鋼筋。
  
  愛麗急得對廢墟下大喊:“傑克,你聽到我說話嗎?你現在怎麼樣?”傑克中氣很弱,不過聽上去精神還好,他反問:“愛麗,你沒事吧?”
  
  愛麗拼命大叫:“我很好,連皮都沒擦破。”傑克說:“我也不算壞,隻是一條腿被壓住瞭。”
  
  愛麗叫道:“傑克,你忍一會兒,我這就找人救你。”她轉身剛要走,有人突然說話瞭:“傻孩子,別找瞭,現在沒人會救你們的。”
  
  聲音竟是在腳邊發出的,愛麗嚇瞭一跳,低頭一看,天哪,原來腳邊的碎磚爛瓦中倒著一個穿著軍裝的人,渾身鮮血,氣若遊絲。
  
  愛麗一用力,“哧”的一聲撕下長裙要給這人包紮,誰知他吃力地搖搖手,說:“好姑娘,我、我快不行瞭,你還是想辦法救、救下面的人吧,那人是、是你男朋友吧?真好,愛、愛情真好……”
  
  那人說到這裡,突然掙紮著掉轉頭,對著廢墟下傑克被壓的方位,用盡全身力氣喊道:“小夥子,勇敢點!三天後,我們的部隊就回來瞭,所以,你、你一定要堅持三天……”
  
  軍人頭一歪,不動瞭,剛才的喊話耗盡瞭他最後的力氣。
  
  廢墟下的傑克顯然聽到瞭,他像是為瞭讓愛麗放心,也像是給自己打氣,用勁說道:“謝謝你,無論怎樣,我一定會堅持三天的!”
  
  愛麗含淚用一張破毯子蓋住軍人的屍體,然後擦幹淚,朝傑克被壓的方向喊道:“傑克,你渴瞭吧?餓瞭吧?你等著,我這就找水和食物。”
  
  傑克受瞭傷,一定饑渴得很,這麼一想,愛麗跑得更快瞭,有幾次因為傷腿的劇痛而摔倒在坑坑窪窪的街道上。空襲造成的傷亡太大瞭,到處是死人,到處是哭聲,整個城市像人間地獄,幸存的人或是在失魂落魄地發呆,或是因為傷痛而呻吟,愛麗根本開不瞭口求援,因為她知道:即使人傢肯幫忙也無濟於事,沒有大型機械,根本撬不動山一樣的廢墟。
  
  好在愛麗幸運地找到瞭一小瓶水和一塊面包,可她隨即又發現一個新問題:她沒有辦法把水和面包送到傑克的手上。
  
  傑克沉吟著說:“愛麗,從我躺著的角度能看到一角天空,所以我想如果你爬上廢墟,用繩子把水和面包吊著放下來,或許是能送到我手邊的,如果我拿到瞭,就搖搖繩子。”
  
  愛麗心想這個辦法倒不錯,好在繩子並不難找,她當即擰緊裝水的玻璃瓶,再一點一點往廢墟上爬,每爬一步都扯動傷口,傷口化膿瞭,愛麗一聲都不吱,她不想讓傑克擔心。
  
  在廢墟的高處,愛麗小心翼翼地把玻璃瓶放瞭下去。很快,繩子就被搖動瞭,是傑克接到瞭水,他解下瓶子後再次搖動繩子,愛麗心花怒放地扯上繩子,再把面包放瞭下去。
  
  一晃一天過去瞭,愛麗體力越來越不濟,她隻喝瞭一點水,沒有吃任何東西,因為實在找不到吃的瞭,而傷口的炎癥越發嚴重,以致於愛麗有點擔心這腿是不是會殘廢掉,如果是那樣的話,以後傑克會嫌棄自己嗎?
  
  嗨,什麼時候瞭還想這個?先救傑克要緊。
  
  第二天,傑克說:“愛麗,我真的太餓瞭,你還能找到吃的嗎?”
  
  因為饑餓、傷痛,愛麗一直昏昏欲睡,腦袋也變得滾燙,可傑克的話就像興奮劑一樣驚醒瞭她,她精神抖擻地說:“當然能找到瞭,傑克,我這就去找,很快的。”
  
  愛麗立即拖著越來越疼痛的傷腿出發瞭,她不能倒下,否則,就是兩條命。
  
  全城都停瞭水,血水倒有的是,盡管如此,愛麗根本不敢倒下,她翻遍每一所倒塌的房屋,找遍所有的犄角旮旯,可是一無所獲,愛麗真的絕望瞭。
  
  就在這時,一個垂死的老人叫住瞭她,從兜裡吃力地掏出兩隻小小的熟土豆遞過來,說:“這個給你,孩子,我就不浪費糧食瞭,記住,好好活著,勝利很快就會來臨的。”老人說完就死瞭。
  
  第三天的光明如期而至,愛麗把最後一隻土豆給傑克吃完後,她真的撐不住瞭,傷口處已發炎得不成樣子,再拖下去甭說一條腿,隻怕連命都沒瞭,可是她不能睡下,因為廢墟下傑克還等著她尋找救命的水和面包。
  
  當虛弱到極點的愛麗搖晃著站起身時,猛的一陣天旋地轉,她再也撐不住,一頭倒瞭下來,在昏過去的一剎那,似乎聽到有人大叫起來……
  
  愛麗再次醒來時,已是當天下午。她一睜眼,發現身邊的人全穿著軍服,是部隊進來瞭!
  
  愛麗突然有種想哭的強烈沖動,可沒時間,她第一件事就是掙紮著爬起來,這時有人輕輕按住瞭她,那是一個女護士,女護土輕柔地說:“不要動,你太虛弱瞭,上帝啊,你的生命力可真頑強,好多人沒有被德國人炸死,卻活活餓死渴死瞭……”
  
  愛麗急得一迭聲地叫起來:“快救人,廢墟下還有人!”
  
  部隊帶來瞭大型機械,聽瞭愛麗的話,立即行動起來,然而,當壓在傑克身上的鋼筋和水泥塊被輕輕吊起時,所有人都驚呆瞭。
  
  傑克早就死瞭,軍醫說他昨天就死瞭,那巨大的鋼筋水泥沒有壓住他的腿,而是無情地壓扁瞭他年輕的身軀。
  
  可今天早上傑克還搖動繩子,並吃完士豆哩,愛麗不相信傑克死於昨天。
  
  然後,傑克手腕邊拴著的老鼠引起瞭人們的註意。
  
  這時,傑克知道自己快死瞭,可他不想讓愛麗知道,因為他的存活是愛麗活下去的動力,如果愛麗知道自己死瞭,她就會崩潰。可是自己又能怎麼辦呢?
  
  就在這時,一隻老鼠給瞭傑克靈感,那是一隻同樣饑餓的老鼠,它以為傑克死瞭,想啃咬傑克。傑克忍著劇痛讓它咬瞭兩口後,猛地一把抓住瞭它,手邊恰好有一截繩子,傑克用最後的力氣紮好老鼠,並把繩子的另一頭牢牢拴在自己的手腕上,這才放心死去。
  
  繩子很結實,老鼠咬不斷,它便啃食傑克那毫無知覺的手,直到愛麗放下土豆來,於是老鼠吃光瞭兩隻土豆,它在吃土豆時自然而然地搖動瞭繩子,這樣愛麗便以為傑克還活著,傑克活著,她便有瞭動力,有瞭希望。
  
  現在老鼠還被牢牢地系在傑克那血肉模糊的手腕上。
  
  愛麗呆呆地看著含笑瞑目的傑克,直到此時,她才明白傑克的承諾:生命有涯,而愛情永生!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