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請你吃冰棒

  王二人高馬大,就是反應遲鈍,沒上過學,笆鬥粗的“1”字都不認識。村裡人若是占他便宜,他非但不做聲,還跟著一起樂呵。有一次,王二提一籃雞蛋到街上賣。人傢要他數數多少個,他認真地數起來,一個、一個又一個,一個、一個又一個……最後也說不清多少個。
  
  眼望著別人打工掙錢,結婚生娃,王二隻能在傢與老母相依為命,遇上漂亮姑娘,也會不由自主地流哈喇子。他娘也想給他找個媳婦,可兒子沒活幹,誰願意嫁呢?
  
  這天,王二娘聽說有工地在招人,就找到工頭,求他收王二做小工。工頭叫張剛,聽瞭直搖頭:“工地不是難民營,不僅需要力氣,還要機靈。他那呆樣,如果出差錯,誰擔得起?”王二娘連忙表態:“不管有什麼差錯,都不怪你。”老太太一把鼻涕一把淚,好說歹說,張剛終於點瞭頭,盤算著先糊弄一下,幹一段時間就打發走人,沒準還能賴掉工錢。
  
  大暑天,工地熱得很,賣冰棒的天天過來。第一天試工,張剛叫大夥兒休息一下,吃根冰棒。張剛分瞭一圈,唯獨沒有王二的。王二低頭跑過去:“張剛,我的冰棒?”張剛手捏兩根冰棒,左一口,右一口地舔著,說:“你對冰棒說,看看它能不能答應,不答應就不是你的。”
  
  王二答不上來,氣得臉紅脖子粗,張剛已吃瞭一半,咂吧著嘴說:“王二,你娘說你力氣大,我有點不信,如果你把我撂倒,我再給你買一根。”還沒等張剛準備好,王二二話沒說,上去一個熊抱,把張剛掄瞭個四腳朝天。工友們樂得哈哈大笑,張剛臉氣得血紅,有言在先又不好當眾發作,隻好甩給王二一根半截冰棒,王二接過來,吃得衣襟濕瞭一大片。
  
  天熱得沒完沒瞭,第二天試工,張剛又請工人們吃冰棒,自然又沒王二的。王二虎著臉上前,問:“你還想被撂倒嗎?”張剛退瞭一步,其他工友一下子圍過來,張剛忙說:“王二,今天再賭一次,好不好?”
  
  王二頭也不回地撲向張剛,叫道:“還是一根冰棒。”
  
  “你別激動,聽我說完再玩。這一次不是撂倒我,而是她!”張剛拉住他說,指瞭指不遠處的田寡婦,“你替她幹瞭不少活,大夥都看到瞭。現在你敢上前撂倒她,再親一口,就算你贏。”
  
  田寡婦三十來歲,白裡透紅的臉,就像熟透的蘋果,隻是少言寡語,沒人敢招惹她。這會兒,田寡婦正背對著他們,站在樹下洗菜,碎花短衫把豐腴的身子包裹得曲線盡顯。王二望一眼,還是不敢去,其他工友都嘲笑起來:“王二膽小鬼,不是個男人。”
  
  王二求張剛:“換個條件,我保證行。”張剛“嗤”地笑瞭一聲:“你敢做的話,不隻今天,從明天正式上工,直到工程結束,我天天請你吃冰棒;不敢的話,你天天請我吃。”
  
  王二咽瞭咽口水,自言自語道:“不就是抱一下,又死不瞭人。”大夥都吼起來:“王二,去啊,去啊!”
  
  王二悄悄走過去,一步一挪地靠近瞭田寡婦。大夥都靜下來,看王二哆哆嗦嗦地伸出雙臂,向田寡婦的腰靠過去。突然,田寡婦端著盆子轉過身來,杏目圓瞪。王二嚇得兩腿一軟,“撲通”一聲跪下瞭:“我、我、我不想來的,都是他們逼我的。”
  
  田寡婦一揚手,把盆裡的水潑得老遠,說:“就你那熊樣,借你個膽都不敢!”
  
  王二見田寡婦走遠瞭,才顫巍巍地爬起來,拿鍁的力氣都沒有瞭。工友們早已笑成一團,張剛說:“你輸瞭哦,明兒開始請我吃冰棒吧!”王二不說話,埋頭幹活。
  
  回到傢裡,王二默默地吃飯。他娘問:“這兩天試工,活做得好嗎?”他點點頭。他娘又問他累不累,他隻是搖搖頭。他娘敲敲他的頭:“說句話,慢點吃,沒人跟你搶。”
  
  王二抹抹嘴巴說:“娘,張剛請我吃冰棒瞭。”他娘瞪大眼睛問:“這是真的嗎,你別總是吃別人的,也要請請別人。”王二點點頭:“可我沒錢,怎麼辦?”他娘一聽也犯愁瞭。
  
  這時,門外傳來母雞的咯咯聲,王二高興地拍著手:“娘,有辦法瞭,我拿雞蛋換。”他娘見兒子開竅瞭,別提多高興瞭。
  
  正式上工第一天,王二到瞭工地,藏好雞蛋就去幹活。不一會兒,賣冰棒的來瞭,王二老遠就叫:“張剛,請你吃冰棒。”張剛故意站著不動,說:“昨天你輸瞭,要請到工期結束,哪來的錢呢?”王二笑瞇瞇的:“我有辦法。”張剛當然不信,王二飛快地跑過去,從土裡刨出一隻雞蛋:“怎麼樣,你放心好瞭,這雞蛋,我傢多著哩!”
  
  有瞭王二的進貢,張剛當仁不讓地享受起來,也從未再請別的工友吃過冰棒。話說回來,王二娘見兒子總是拿雞蛋,連忙叫住他:“傻兒子,請一兩次就行瞭,你怎麼能天天拿雞蛋呢?”王二委屈地說:“我答應人傢,要請到工程結束,可不能變卦。”
  
  他娘拿起棍子佯裝揍他:“人傢捉弄你,你都不知道。”王二拿不到雞蛋,就橫下一條心不去上工。他娘擰不過他,隻好讓他繼續帶雞蛋。
  
  張剛冰棒沒少吃,心眼卻沒長好。工期結束,人傢都歡天喜地領工錢,王二也去瞭,張剛不理他。王二低聲說:“張剛,我的工錢?”
  
  張剛瞅瞭他一眼,笑嘻嘻地說:“你想要工錢啊?那你就先說說幹瞭多少天,我好給你算算。”王二扳著指頭數瞭半天,說不清楚。張剛搖搖頭:“你說不清楚,我沒法給你工錢。”
  
  有人在一邊打趣:“王二,是不是一天、一天又一天啊?”大夥兒都哈哈笑起來。田寡婦擠進來,拍著桌子說:“我知道他總共做瞭多少天。”
  
  張剛抓住她的手,不停地捏著:“你知道,我也知道。隻是你對王二這麼好,怎麼不讓他抱啊?如果你讓他抱,你說多少天,我都認賬瞭;或者讓我抱瞭,我也會認賬。”田寡婦甩開手,罵瞭一句:“流氓!”然後擠出瞭人群。
  
  張剛叫王二追回田寡婦,王二一動不動地盯住張剛:“那啥,我當然知道做幾天工,不就是請你吃幾次冰棒嘛!”張剛故意張開嘴摸摸牙齒,又滑到肚皮上:“在哪呢?你真想要回去,撒泡尿給你差不多。”其他人都跟著笑起來。
  
  王二一把抓住張剛:“我要是找出冰棒上的一點東西,你就給我工錢是不是?”(www.rensheng5.com)張剛拍著胸脯哈哈一笑:“有本事找啊,你找出來,我保證兌現,還給你加倍。”其他工友都叫起來:“王二,拿個糞勺,去茅坑裡舀吧。”
  
  王二不理他們,跑回工地抱來一隻竹筒。張剛笑起來瞭:“拿竹筒碰頭,我或許可憐一下,給點小錢。”王二使勁地搖搖,裡面傳來嘩嘩的聲音,大夥笑得更厲害瞭。
  
  王二氣鼓鼓地說:“你、你們看好瞭!”他使勁地摔兩下,竹筒還是沒打開。他急瞭,把竹筒狠狠砸在自己頭上,隻聽“砰”的一聲,竹筒裂開瞭,一根根小木棍沾著額頭的血落下來。
  
  大夥都愣住瞭。原來,王二雖然用雞蛋換冰棒請張剛,自己卻舍不得多買一根,每次眼睜睜地看張剛吃完,都會悄悄把他扔掉的冰棒棍撿起來,想著田寡婦喜歡小鳥,這種木棍又好看又結實,以後能用來搭個籠子送給她,向她賠罪。於是王二找瞭一段兩頭有結疤的竹筒,鉆瞭一個洞,把冰棍棒塞進去,沒想到今天竟然派上瞭大用場。
  
  王二得意地說:“你們都看到瞭,我、我沒有騙你們,知道我幹瞭多少天活瞭吧?”
  
  張剛臉色鐵青,默默地遞上一疊錢。王二顧不上額頭的血跡,抓起來一路大叫:“娘,我掙錢瞭,我掙錢瞭!”田寡婦從樹後走出來,激動得直抹淚,跟在王二後面直吆喝:“王二兄弟,等等我,一起看咱大娘去!”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