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敗傢子“倪九缸”

  明朝中葉,婺州府東門外有個財主,姓倪名宗舜,是當地首富,傢有良田千頃,金銀萬兩。
  
  倪老爺雖然富甲一方,妻妾成群,可就是膝下沒個一男半女。請神拜佛訪名醫,喝湯吃藥補腎陽,眼看黃土將沒到脖子啦,萬貫傢財依然後繼無人,倪老爺急得寢食不安。
  
  不知道是倪老爺的誠心感動瞭上蒼,還是吃瞭這麼多年的補藥終於發揮瞭作用,在倪老爺六十六歲的那年春天,第九房小妾的肚皮終於鼓瞭起來。
  
  十個月後,孩子呱呱落地。侍女們爭先恐後地跑到書房向倪老爺報喜:“恭喜老爺,生瞭個少爺。”
  
  倪老爺大喜,立即吩咐給下人們分賞錢。一個侍女拿到瞭賞錢,猶豫瞭一陣之後,又小聲地對倪老爺稟告:“少爺一落地,就……就往湯盆中撒瞭一泡尿。”倪老爺心中“咯噔”瞭一下:“尿掃湯?”
  
  “尿掃湯”是當地的一種說法,說是如果孩子出生之後,在接生的湯盆裡撒尿,這小子將來肯定是個“敗傢子”。
  
  倪老爺好不容易老來得子,高興都來不及,哪在乎這虛無縹緲的未來之事?他高聲嚷道:“我有‘銀九缸’,何懼‘尿掃湯’!”意思是他傢祖上在院子裡埋著九缸銀元寶,即使孩子以後真的敗傢,他也不怕。
  
  這個“尿掃湯”的孩子,後來取名倪典二,外面的人給他起瞭個外號,叫“倪九缸”。
  
  倪九缸非常愛哭。這天,他正扯著嗓子“哇哇”大哭,他娘塞給他一個銀元寶,抱著他坐在魚池旁哄。不料,倪九缸一揚手,就把元寶丟進魚池中,看到水花濺起,他突然“哈哈”笑起來。
  
  看到兒子高興,倪老爺立刻吩咐把院子裡埋著的九缸銀元寶全部挖出來,任憑兒子往魚池裡扔。倪老爺心裡想:扔得再多,還不都在自傢魚池裡嗎?到時候隻要把魚池的水排幹瞭,不就全都回來瞭嗎?
  
  幾年後,元寶全部扔完瞭,倪老爺吩咐傢人用水車排幹瞭魚池中的水,怪事來瞭,池中的元寶不翼而飛瞭!大傢都很納悶,魚池在院中,日夜都有人看著,這扔進去的元寶怎麼說沒就沒瞭呢?
  
  據說,倪傢的元寶不是飛走的,而是變成瞭小烏龜爬走的,有人曾經親眼看到元寶從倪傢爬出去。那是一天晚上,一個農民正在給稻田放水,忽然聽到從倪傢大院到溪邊的田塍上有“”的聲響。他拿燈一照,看到一群烏龜正急急地向溪邊爬去。途中,龜群遇到瞭一個田塍的缺口,有幾隻小烏龜伸頭探腦地爬不過去瞭。這個農民見瞭,就從附近找瞭一塊青磚搭在缺口上,讓小烏龜順利地通過瞭。農民舉著燈,呆呆地看著這群烏龜越爬越遠,最後僅留下一隻,那烏龜的腿瘸瞭,爬不過去。農民就把這隻烏龜撿回傢,放到一隻貯水的缸裡。第二天一看,缸裡的烏龜不見瞭,看到的竟是一錠價值五十兩的銀元寶。銀元寶上還有兩行小字:“修橋鋪路,贈銀五十兩”,意思是那農民用青磚搭在田塍的缺口上,讓烏龜隊伍順利過瞭“橋”,所以贈銀答謝,元寶上赫然還有倪宅的標記。
  
  為什麼元寶會變成烏龜?坊間傳說:這是因為倪九缸往魚池中扔元寶,惹怒瞭財神爺,財神爺就把元寶都變成瞭烏龜,以此懲戒。
  
  倪傢的九缸元寶就這樣沒瞭,不過,幸好千頃良田還在,所以倪九缸的日子依然過得逍遙自在。
  
  倪九缸長大後,父母先後去世,他成瞭當傢人。他既不管財,也不理事,整天熱衷於吃喝玩樂,傢裡漸漸開始入不敷出。好在傢底還在,吃穿用度倒也不成問題。
  
  有一天晚上,有個新來的傭人替倪九缸洗腳,擦腳的時候,發現他腳底下有一點黑,以為是污垢,要給他重洗。倪九缸說:“不要擦瞭,這是顆黑痣,我是靠這顆黑痣才富貴的。”這個傭人呆瞭一下,給主人擦幹凈腳後,急忙回到自己房間,脫掉鞋襪查看。原來,這個傭人的腳底上竟然有七顆黑痣!
  
  於是,這傭人就想:我的主人一顆黑痣都如此富貴,我腳底有七顆黑痣,還給他做傭人?
  
  不久,這個傭人就逃跑瞭,一直逃到瞭北京城。後來,他經人介紹,凈身到皇宮當瞭太監,做瞭禦前的公公,這也正應著瞭“七星伴月”的說法。
  
  幾年之後,倪九缸到北京城裡遊玩,恰巧在大街上遇見瞭這個逃跑的傭人。見面之後,倪九缸沒有責怪他,反而多瞭一層“他鄉遇故知”的味道,兩人一起下酒館,一起遊玩。很快,北京城好玩的地方都玩遍瞭。
  
  這天,倪九缸說:“都說皇宮氣派奢華,能不能帶我去開開眼界?”禁不住倪九缸的軟磨硬泡,這個太監終於想辦法把他領進瞭紫禁城。
  
  進瞭皇城之後,倪九缸東走西逛,覺得這也新鮮,那也好看。一會兒,走到一處巍峨的大殿前,倪九缸看到大殿前梁下倒掛著一口銅鐘,紫紅鋥亮,精致無比,覺得很好看。這時,一隻蚊子從眼前飛過,倪九缸下意識地用紙扇一拍,不承想用力過頭,竟然拍到瞭掛著的鐘上,銅鐘發出瞭一聲脆響:“當—”
  
  鐘聲未絕,朝堂內就傳來一聲喝問:“誰有本章,快快奏來!”領倪九缸進來的太監慌得魂飛魄散,急忙當殿跪下代奏:“啟稟皇上,婺州府倪典二自求助糧十萬石。”當時皇帝正為籌集軍糧著急,聽到有人自願捐助糧食十萬石,頓時大喜,立刻召見瞭倪九缸,並要求他火速把糧食運往京城。
  
  那太監也是情急之中、無奈之下才說瞭“捐糧”的謊話,要不這樣說,倪九缸的腦袋早就“咔嚓”瞭。到瞭這個時候,倪九缸隻好打落門牙往肚子裡咽,滿口應承,並連夜從京城趕回傢籌備糧食。籌齊十萬石糧食後,立刻派人往京城運送。
  
  不料第一批糧食運到半道,遇到瞭太湖劫匪,被劫瞭。倪九缸隻好再籌瞭十萬石糧食,派瞭另外一支運糧隊往京城送。半個月之後,送糧的趕回來報告說,十萬石糧食又讓太湖匪徒劫瞭。
  
  這一下倪九缸可急瞭,因為傢裡的糧食已經不多瞭,可是皇命難違呀,他把自己傢的所有糧倉全部掃空,再東湊西借,才又湊足瞭十萬石糧食。
  
  第三批糧食籌好之後,倪九缸決定親自押運上路。
  
  運糧隊趕到太湖邊上時,倪九缸吩咐大夥兒先在客棧歇息,獨自一人上瞭街,想打探一下太湖匪徒的動靜。
  
  倪九缸到瞭街上,找瞭個臨湖的小酒店,點瞭幾個菜,正喝著小酒,忽然看見一個滿臉絡腮胡子的人走進店來。這人的胡子長得非常茂密,把半邊臉和整個嘴巴都遮得嚴嚴實實。倪九缸一見就樂瞭:“這麼密的胡子,不知怎麼吃飯?”
  
  想到這裡,倪九缸豪爽、愛逗樂的性子上來瞭,他主動走上前去,把“絡腮胡子”請到桌前,非要請這位胡子兄弟吃飯不可。
  
  絡腮胡子也不客氣,坐下之後,隨手從袋裡取出瞭一副金鉤,把嘴邊的胡子往兩邊一捋,用金鉤一掛,“呼嚕嚕”,就把桌前的一碗蟹肉羹吃瞭個精光,而且胡子上竟然連一點米糊也沒粘上。(www.rensheng5.com)倪九缸見瞭,驚奇不已,他拿出銀子,吩咐店傢上最好的酒菜,與絡腮胡子一起對飲起來。幾杯酒落肚之後,兩人越聊越投機,聊天中,倪九缸就把自己為什麼會到太湖來,以及前兩次運糧被劫的經過全都告訴瞭絡腮胡子。
  
  絡腮胡子喝罷酒,拍拍倪九缸的肩膀,說:“這次運糧,如果再遇太湖匪,你隻要對著賊船連喊三聲—‘金鉤胡是我大哥’,保你平安無事。”
  
  第二天,倪九缸親自押運十萬石糧食拔錨開路。沒多久,忽聽得一聲炮響,四面湖匪的船隻又呼嘯而來,嚇得運糧工個個面如土色。倪九缸想起昨天絡腮胡子的話,立刻叫船工們一起高喊:“金鉤胡是我大哥—”
  
  說來奇怪,喊瞭三聲之後,這些湖匪果然調轉船頭,如潮水一般退去瞭。
  
  原來,倪九缸昨天碰到的絡腮胡子,就是太湖賊王“金鉤胡”,他看到倪九缸是個豪爽之人,便決定放他一馬。
  
  就這樣,倪九缸暢通無阻地把糧食運到瞭京城,但這次捐糧之後,倪九缸的傢底被徹底掏空,傢道很快就敗落下去瞭,當年他父親說的“我有‘銀九缸’,何懼‘尿掃湯’”,終究成瞭一句笑談……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