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傢有考生

  劉劍是一名高三學生。他在班裡有一個勁敵,名叫李刀。每次考試,兩人都輪流坐莊。巧的是,兩人住在同一個小區同一棟樓,還是樓上樓下。
  
  這天晚上,劉劍正在屋裡做作業。突然,“啪”的一聲,停電瞭,屋裡頓時一片漆黑。媽媽焦急地喊道:“怎麼停電瞭?”邊喊邊摸索著走到陽臺一看,整個小區都停電瞭。
  
  媽媽氣呼呼地說:“停電應該提前通知的嘛,搞得我措手不及!”
  
  劉劍伸瞭個懶腰,說:“媽,沒事,我作業快做完瞭,明天早點起來,補上就行瞭。”
  
  媽媽責怪道:“都火燒眉毛瞭,還想偷懶?你少努力一分鐘,別人就可能超過你,想想樓下的李刀吧。”
  
  劉劍不以為然地說:“整個小區都停電瞭,李刀也沒法復習功課呀。再說瞭,這會兒物業也下班瞭,電力搶修最早也要等到明天瞭。”
  
  媽媽想瞭想說:“不行,我去買蠟燭。”說著,急急忙忙下瞭樓。可是,這會兒都十點瞭,附近的超市肯定都關門瞭,怎麼辦呢?突然,她看見巷子口的一傢小賣部還亮著燈,便趕緊走過去問有沒有蠟燭。
  
  店主是位老大爺,笑瞇瞇地說:“有!”
  
  頓時,劉劍媽媽長舒瞭一口氣。大爺戴著老花鏡,彎著腰,在貨架上摸索瞭半天才找到,正想拿下來,卻突然又停住瞭手,說:“哎呀,這蠟燭不能賣給你,最後一根瞭。”
  
  劉劍媽媽愣住瞭:“為什麼呀?”大爺說:“這根蠟燭,已經有人預訂瞭!”
  
  劉劍媽媽不樂意瞭:“可是,是我先來的呀,當然要賣給我瞭!”
  
  話音未落,門外又跑進來一個人,著急地喊道:“大爺,我要買的蠟燭呢?”
  
  劉劍媽媽回頭一看,來人竟然是李刀的媽媽。不用說,也是為瞭兒子復習功課來買蠟燭的。
  
  大爺拿出蠟燭,正要遞給李刀媽媽。劉劍媽媽喊道:“總得有個先來後到吧,這根蠟燭得賣給我。”
  
  李刀媽媽也不甘示弱:“明明是我先打電話給大爺的,這根蠟燭得歸我。”
  
  劉劍媽媽吼道:“打電話管什麼用?我人比你先到。”
  
  李刀媽媽喝道:“管你人先到晚到呢,反正,是我先訂的貨。”就這樣,兩人吵得不可開交。
  
  最後,大爺急瞭:“別吵瞭!”頓時,兩人誰也不說話瞭,一起眼巴巴地望著大爺。
  
  大爺苦著臉說:“你倆聽我一句勸行不?這根蠟燭對半分,這總可以瞭吧?”
  
  劉劍媽媽擺擺手說:“不行!半根蠟燭根本不夠用!”李刀媽媽也搖搖頭:“就是!大爺,您賣給我吧,我出十倍的價,給您十塊錢!”
  
  劉劍媽媽趕緊說:“大爺,我出三十塊……”李刀媽媽說:“我出五十塊……”兩人聲音越來越響,價格也越抬越高,誰也不讓誰。
  
  最後,大爺猛地敲瞭敲玻璃櫃臺,喊道:“別吵瞭,這根蠟燭,我誰也不賣,你們回去吧。”說罷,轉身進瞭裡屋。這下,兩人傻眼瞭,隻好悻悻地走出瞭小賣部。
  
  突然,兩人感覺眼前一亮。原來,不知什麼時候,小區竟然來電瞭。一個個窗戶裡,露出一盞盞雪亮的燈,比任何時候都要美。
  
  於是,兩人急匆匆地往傢趕。劉劍媽媽回到傢,打開門一看,屋裡黑乎乎的,劉劍竟然不在傢。與此同時,李刀媽媽也回到瞭傢,屋裡也一片漆黑,李刀也不在傢。
  
  頓時,兩人異口同聲地喊瞭起來。很快,她們在樓道口相遇瞭。這時,兩人也顧不上吵架瞭,結伴下樓找孩子。劉劍媽媽擔心地說:“怎麼辦?這深更半夜的,孩子不會失蹤吧?”李刀媽媽趕緊安慰:“不會的!孩子都這麼大瞭!”
  
  很快,兩人在小區花園裡發現瞭兩道亮光。走近一看,劉劍和李刀正借助各自手機發出的光亮,在亭子裡下棋呢。亭子裡不時傳來歡聲笑語,在黑夜裡顯得格外輕松,格外溫暖。
  
  兩個媽媽你望望我,我望望你,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