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保護小汽車

  民國初年,曹錕當上大總統後,決定在自己的老巢保定府光園,大搞慶典祝賀。
  
  這天,副官神秘地前來報告說:“大總統,花滿堂來保定瞭。”花滿堂是曹錕邀請來的梨園名角,但再大的名角對曹錕來說也就一個戲子,他來保定府瞭,還用來匯報?
  
  副官一瞅曹錕臉色不對,忙接著說:“這花滿堂是坐著自己的小汽車來的。保定府百姓沒見過這玩意兒,把他的小汽車堵在城門處,那邊人山人海的,所以特來請示,是不是派一隊士兵過去維持秩序,順便也把花滿堂接進來?”
  
  曹錕聽完,眉頭一挑,眼珠就轉起來瞭,突然一拍桌子說:“派,必須派!把花滿堂接到賓館後,就把他的小汽車給保護起來,任何人都不得接近。這事,你親自負責。”
  
  副官有點傻,說:“保……保護小汽車?”曹錕嘿嘿笑著說:“對,就是保護小汽車。”
  
  就這樣副官親自帶隊,把花滿堂接到賓館,然後找來白佈把小汽車蓋上,讓士兵圍在汽車旁,站崗保護。
  
  第二天,副官來見花滿堂,說要帶他到保定府轉轉。轉瞭一圈後,兩人來到瞭蓮花池。
  
  這蓮花池是當年慈禧太後的行宮。轉著轉著,副官在一尊雕像前停住瞭,指著雕像說:“這個觀音雕像大有來頭,你看,觀音手上托著蓮葉,蓮葉上還有個壽桃。你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嗎?”花滿堂想瞭想說:“有壽桃,有蓮葉,應該是為瞭拜壽。”
  
  “好聰明!”副官說,“那年,剛鬧完八國聯軍,慈禧返京,恰好趕上自己壽辰。當時保定府有一位能工巧匠,為給慈禧拜壽特意制作瞭這個雕像,名叫蓮葉托桃。結果,他卻被慈禧殺瞭。”
  
  “殺瞭?”花滿堂驚叫道,“為什麼?”副官哼瞭一聲,說:“你看這蓮葉上托著個壽桃,諧音就是連夜脫逃,慈禧以為對方在罵八國聯軍打過來時,自己連夜逃出京城。”說到這兒,副官冷冷地看瞭花滿堂一眼,“所以說啊,人不能太自作聰明瞭,不然會聰明反被聰明誤。”
  
  花滿堂頓時一個激靈,這分明話裡有話,我現在的情況就是這樣,為慶祝曹錕當選大總統而來,來後副官親自接待,小汽車還有士兵晝夜護衛,我就是個唱戲的,能有這麼大面子?
  
  花滿堂再沒心情遊玩瞭,回到賓館後,來回踱步,自己究竟哪裡出問題瞭?正如墜迷霧間,副官進來瞭,說:“後天就是大慶的日子瞭,剛才大總統問,你唱的曲目是什麼?大總統想聽聽。”
  
  花滿堂想瞭想,說:“哦,準備瞭許多出戲,我這就寫出來,具體唱哪出,聽大總統安排。”然後提筆寫出那些曲目名稱後,遞給副官。
  
  副官接過後正要走,花滿堂卻又拿出一塊玉佩,說:“這塊玉佩,是從皇宮裡流出來的,非常名貴。今天我把他贈給軍爺,權當感謝軍爺這兩天來對花某的照顧。”
  
  副官嘿嘿笑著,接過玉佩,說:“客氣!那就恭敬不如從命瞭。”
  
  花滿堂話題一轉說:“不過,有件事想問下軍爺。大總統命人保護我的汽車,又勞煩軍爺陪伴,我總覺得有些奇怪,軍爺你能不能……”
  
  副官壓低聲音說:“你啊,太張狂瞭!大總統在保定府都沒有小汽車,你可好,居然開著這玩意兒來瞭,造成那麼大的轟動。這是大總統的慶典,卻被你的小汽車給搶瞭風頭,這不是讓大總統很難堪嗎?”
  
  花滿堂一聽,連忙又拿出一張銀票塞給副官,求副官想個辦法。副官說:“辦法隻有一個,你把這小汽車當成禮物,送給總統不就行瞭嗎?”
  
  花滿堂不吭聲瞭,這輛汽車是他傾其所有買的,自己還沒坐熱乎呢。副官嘆瞭口氣,說:“你好好想想吧。還有件事要告訴你,剛才我接到命令,後天,從這賓館到光園的路要禁街,以保證你的汽車能順利通過。”
  
  轉眼,慶典的日子到瞭,花滿堂和副官坐著汽車,出瞭賓館。果然,沿途上一個老百姓都沒有,都是帶槍的士兵。花滿堂看得心驚肉跳,他感覺自己不是去唱戲,而是去赴刑場。
  
  當汽車開到半路時,突然有個士兵攔住瞭汽車。副官探出頭問:“怎麼回事?”士兵報告說:“前面有群羊,堵住瞭路。”
  
  副官眼一瞪吼道:“混蛋,難道沒禁街嗎?怎麼還有羊?把放羊人給我抓起來。”士兵說:“已經抓起來瞭。現在弟兄們正在捉羊清道。”
  
  副官“嗯”瞭聲,縮回腦袋說:“一群廢物。”一旁的花滿堂不知所措。
  
  半天過去瞭,汽車還在原地。副官掏出懷表看瞭看,探出頭吼道:“前面怎麼樣瞭?”士兵報告說:“已經捉完瞭,可又來瞭好幾頭牛,弟兄們在趕牛呢,有好幾個都被頂傷瞭。”
  
  “牛?”副官又驚又氣,推開車門走瞭出去。不一會兒,他餘怒未消地回來對花滿堂說:“看樣子是過不去瞭,再這麼耗下去,恐怕趕不上大總統的慶典瞭。這個慶典,全國的達官貴人都來瞭,你要是耽誤瞭時間,這事如何收場,可真就不好說瞭。”
  
  這下,花滿堂徹底明白瞭,心說:我算看出來瞭,什麼羊啊牛的,分明都是你們安排的,到頭來還給我扣個大帽子,不就是想黑瞭我的汽車嗎?如今我羊入虎口,隻得按著人傢的劇本唱。於是花滿堂說:“軍爺,我早就想好瞭,決定唱完戲後,當場宣佈把小汽車當成拜壽禮物,呈給大總統。如今,你可得想個辦法,千萬不能耽誤瞭啊。”
  
  副官一聽,立刻眉開眼笑地點頭說:“好,其實現在辦法隻有一個,把汽車開回賓館,然後乘黃包車抄近路,趕赴光園。”
  
  花滿堂隻得點頭同意。就這樣,花滿堂終於趕到瞭光園,唱完戲後,當場宣佈把小汽車當成賀禮,送給大總統!哪料曹錕卻連連擺手,扭著胖身子走上臺,一通慷慨大義、兩袖為民清風的表白過後,居然不要。
  
  花滿堂傻眼瞭。不要?你不要卻讓副官那麼折騰我?忽然,花滿堂明白瞭,哦,這不是“曹丕三讓漢傢天下”的戲文嗎?果然,臺下一片掌聲、口號聲,像炸瞭鍋似的。緊接著,花滿堂第二次提出,把小汽車送給大總統。曹錕再拒,花滿堂第三次又提。
  
  這回臺下的副官,終於帶頭喊瞭起來:“大總統,您就收瞭吧。不然要寒瞭天下百姓的心啊。”頓時一片附和聲炸響。
  
  曹錕思索良久後,終於表示收下小汽車,然後面對臺下朗聲說:“我不是為我曹某自己收下這輛小汽車的,而是因為我發現瞭一個問題,這輛小汽車進城時,老百姓們為瞭觀看,居然把路都堵瞭,我不得不派兵保護。這說明瞭什麼?說明老百姓們太沒見識,太需教化瞭。所以本總統決定,把這輛小汽車擺到城門口三天,讓老百姓隨便看,隨便摸,絕不派兵保護。”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