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絕妙自殺

  這天下午,一個戴著鴨舌帽的小夥子來到一傢酒店。他壓低帽簷,走到一間包房門口,推門進去。
  
  此時,包房裡坐著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人,他的臉胖胖的,戴著一副黑色寬邊眼鏡,穿著一身黑西裝,顯得文質彬彬的。見到小夥子後,中年男人微微一笑,示意小夥子在對面坐下。
  
  小夥子懇求道:“聽說你是這個行業裡的頂尖人物,從來沒失過手。所以我想請你……幫我殺一個人。”
  
  男人聽完,咧嘴一笑:“你找對人瞭。不過,你最好告訴我關於他的一切。”
  
  “好的。”小夥子清清喉嚨,直視著男人問,“你可知道我是誰?”
  
  “不知道。”男人搖搖頭,微笑著說,“一般情況下,我瞭解主顧的情況越少,主顧相對來說就越安全。”
  
  小夥子咬咬牙說:“謝謝你的提醒,不過,我的情況告訴你也無所謂,我叫埃姆斯基。”
  
  “埃姆斯基?”男人皺起眉頭,若有所思,顯然他對這個名字有印象。突然,男人的嘴角露出一絲詭異的笑意:“你就是報紙上的那個大倒黴蛋埃姆斯基?本城首富皮科爾的小兒子?”
  
  小夥子咬牙切齒地說:“對。那個大倒黴蛋就是我!我的哥哥洛克篡改瞭父親的遺囑,搶奪瞭我的財產,使我一夜之間變成瞭一無所有的窮光蛋。不僅如此,他還搶走瞭我最心愛的女朋友,還四處向媒體散佈我的謠言,讓我被世人所恥笑!這,實在讓我忍無可忍!”
  
  男人微笑著說:“哦,我明白瞭,你是讓我幹掉你哥哥?”
  
  不料,埃姆斯基一字一句地說:“不是的。我不是讓你去殺我哥哥,而是請你來幹掉我。”
  
  “哦?”男人一愣,眼睛裡充滿瞭好奇,“為什麼?”
  
  “因為我的女朋友。自從哥哥謀奪瞭我的財產,她就變心投入瞭哥哥的懷抱。”埃姆斯基的淚水開始在眼眶裡打轉,“你不知道,我是多麼愛她,她簡直就是我生命的全部,沒有瞭她,我活在這個世界上就等於行屍走肉。從她背叛我的那一刻起,我就失去瞭自己的靈魂。我現在萬念俱灰,隻想盡快離開這個世界。”
  
  “真是個可憐的人。”男人的眼光裡流露出同情,“那你不想報復你哥哥他們瞭嗎?你完全有理由去奪回屬於你的東西啊!”
  
  埃姆斯基搖搖頭說:“我是在我哥哥的壓迫之下長大的,從小他就是我生命裡的大山,我對他怎麼也恨不起來,確切地說是我連恨他都不敢!更何況去報復他!”說完,埃姆斯基開始低聲哭泣。
  
  過瞭一會兒,埃姆斯基擦幹眼淚繼續說:“還有,我確實和媒體描述的一樣,我真的是個膽小、怯懦的窩囊廢。我雖然想早點解脫,可是,連殺死自己的勇氣都沒有……所以……求求你,你一定要幫我!”
  
  “這樣的生意,我還是第一次遇到……”男人狡黠地一笑,“不過很有意思,這樁生意我可以接。”
  
  埃姆斯基沖上前去,使勁握住男人的手,連聲說著謝謝。
  
  男人想瞭想,又問:“不過,如果媒體報道屬實的話,你目前應該是身無分文瞭。請我這樣的職業人士幹活,每次的出手費可是相當高的啊!請問你現在能付得起嗎?還有,幹完活之後,我怎樣才能拿到報酬?”
  
  “我現在確實是身無分文,你看,我連一毛錢都沒有瞭。”埃姆斯基放開男人的手,翻開兩邊的褲子口袋,說,“但我絕對請得起你,並能保證你會拿到你應得的報酬。”
  
  “哦?”男人饒有興趣地聽著。
  
  埃姆斯基胸有成竹地說:“這些事我已經安排好瞭。我目前仍在傢族的銀行裡上班,就是這個酒店門口右邊的那傢銀行,走過去隻要五分鐘。我之所以還能在那裡上班,是出於哥哥的‘恩典’。其實,他恨不得我立刻死去,他這樣假仁假義,無非是想減少外界對他的非議。不過我現在隻是個普通的小職員,在櫃面接待顧客……”
  
  男人催促道:“你繼續說,怎麼付給我報酬?”
  
  埃姆斯基清瞭清嗓子,看看表:“銀行馬上就要上班瞭,一會兒我回去後,你就到銀行的5號窗口前,我會在窗口後面等你。我將你的報酬裝在袋子裡交給你,然後,你就沖我的心臟開槍!”
  
  男人皺著眉頭,似乎在思考。
  
  埃姆斯基盯著男人的眼睛,繼續說道:“我都替你設想好瞭。現在是銀行業務的高峰期,營業廳裡的顧客很多,警衛絕對不敢沖你開槍,他們怕誤傷顧客。還有,你開槍打死我之後,立即走出銀行,隱沒在街頭的人群中。這裡是繁華地段,行人眾多,警衛也是不敢開槍的。整個過程大約隻需要三十幾秒,快速、安全,一筆不菲的收入就到手瞭。”
  
  見男人還在沉默,埃姆斯基繼續勸說:“我這種自殺的要求雖然古怪,但我也是無可奈何。做銀行小職員的那點薪水,連我喝酒都不夠,我根本就沒有一分錢的積蓄。這樣做,一來我能夠支付你足夠的報酬,二來我也可以死得體面些——是被他人槍殺,而不是自殺。希望你能夠理解我。”
  
  男人又沉默瞭一會兒,終於伸出拳頭,砸在桌子上:“成交!”
  
  埃姆斯基露出會心的笑容:“我現在就回銀行,去準備給你的錢,然後我坐到5號窗口後面等你。你五分鐘後就可以動身,直接到5號窗口把事情辦瞭就行。”
  
  男人點點頭說:“OK!沒問題。”
  
  “那就拜托你瞭!絕對要一槍斃命!給我來個痛快的,我可不想受罪!”說完,埃姆斯基站起身,向男人握手,“那我先告辭瞭。預祝我們成功!”
  
  男人自信地說:“一定成功!”
  
  埃姆斯基走出酒店後,快步走向自己的汽車。他啟動汽車,車子向城市的郊區駛去。他一邊開車,一邊掏出電話給他的下屬下達命令:“艾米主管,你馬上把我辦公桌上的袋子交給5號窗口的營業員,並告訴他過會兒有個四十來歲、微胖、戴眼鏡、穿黑西服的男人來取,讓他什麼也不要說,直接將袋子交給對方。”
  
  掛斷電話,埃姆斯基又開始撥打第二個電話給他的女朋友:“親愛的,我是洛克。事情辦完瞭。可我還是覺得,我那個窩囊廢弟弟根本就不會對我們造成任何威脅,我對他太瞭解瞭。不過,為瞭你高興,為瞭你放心,我還是做瞭一些安排。十分鐘後,你就可以高枕無憂瞭!”
  
  掛瞭電話,洛克打開汽車裡的廣播。他相信,他馬上就會聽到有關他的銀行遭遇打劫和5號窗口的營業員遇害的報道。想著想著,他的嘴角浮現出得意的微笑。
  
  此刻,銀行5號窗口後面坐著的,正是他的弟弟——埃姆斯基。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