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狹路相逢

  在西北大草原,生長著一種珍貴的食用菌,名叫發菜。因為稀少,所以價格昂貴,經常引來一些貪財之人前來挖掘,鄒浩就是其中之一。
  
  這天,鄒浩開瞭幾天幾夜的車,終於來到瞭草原深處。在一個小山坡後面,他發現草叢中有絲絲縷縷黑色的東西,趴下去仔細一看,“發菜!”他高興得叫出聲來。
  
  鄒浩立刻用手扒拉起發菜來。突然,刮起瞭一陣旋風,一匹通體火紅的駿馬從山坡後疾馳而來,擋在瞭他面前。馬上的漢子手執馬鞭,居高臨下地問道:“你是幹什麼的?”
  
  鄒浩多瞭個心眼,把手中的發菜藏在身後說:“我是來旅遊的。”漢子冷冷地看瞭他一會兒,突然揚起手中的馬鞭,刷地抽瞭下來。鄒浩隻覺手腕一陣劇痛,發菜撒瞭一地。
  
  漢子指著不遠處的車子說:“你從哪兒來的,就滾回哪兒去,這裡的一棵草都不準帶走。”
  
  鄒浩看瞭看漢子手中的馬鞭,隻好悻悻地上瞭車,往回開。那漢子似乎不放心,策馬跟在車後。鄒浩冷笑一聲,猛踩油門,不一會兒,漢子就從後視鏡裡消失瞭。
  
  鄒浩在草原上兜瞭一圈,又回到發現發菜的地方,漢子已經不見瞭。他一陣狂喜,跳下車挖起來。這可是個細致活兒,鄒浩挖瞭老半天,累得氣喘籲籲也沒挖到多少。就在這時,他看到三個孩子趕著一群羊,朝自己這邊走過來。
  
  鄒浩靈機一動,轉身從車上拿出一個精致的音樂盒,遞給三個孩子。音樂盒彩燈閃爍,歌聲悅耳,孩子們不禁看得眼睛都直瞭。
  
  鄒浩趁機比畫著說:“你們幫我挖這個,我就把音樂盒送給你們。”三個孩子接過工具就幹瞭起來。他們動作比鄒浩靈巧得多,很快就挖瞭一大袋發菜。
  
  鄒浩高興壞瞭,這幾天在車上吃不好睡不好,他決定今晚找個牧民傢好好休息一下。於是,他讓三個孩子帶路去他們傢。
  
  到瞭一看,那是一個簡陋的帳篷。孩子的母親叫娜仁,她端來馬奶酒,熱情地接待瞭鄒浩。
  
  鄒浩正愜意地喝著酒,突然有人掀開簾子走瞭進來,鄒浩一看,驚慌失措地站瞭起來。原來,進來的竟是白天那個漢子。娜仁介紹說:“這是我的丈夫——托爾木!”
  
  這時,孩子們圍上來,興奮地讓爸爸看他們的音樂盒。托爾木卻把音樂盒狠狠地摔在地上,音樂盒瞬間被摔得粉碎,孩子們大哭起來。鄒浩結結巴巴地說:“有話好好說,你怎麼能這樣對待孩子?”
  
  托爾木冷冷地說:“你現在就給我滾,我不要你的東西,也不讓你帶走這裡的一棵草!再讓我看見你,我就用鞭子抽斷你的腿!”
  
  鄒浩覺得托爾木簡直不可理喻。他走出帳篷,剛發動汽車,就發現托爾木騎馬追瞭上來。(www.rensheng5.com)鄒浩心想,要是車裡的發菜被他發現就壞瞭,於是加大油門逃之夭夭。
  
  很快,托爾木被甩掉瞭。鄒浩正暗暗高興,不料一不留神,車子掉進瞭一個湖裡,熄瞭火。好在湖水不深,但車子卻發動不瞭瞭。鄒浩把那袋發菜扛到岸上,但這麼折騰瞭半天,他全身都濕透瞭,很快發起瞭高燒。
  
  鄒浩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竟然躺在托爾木傢的帳篷裡!他覺得自己渾身酸痛,似乎連動一下都困難。
  
  這時,娜仁走瞭進來,說:“你已經昏睡瞭一天。之前你暈倒在湖邊,是孩子們發現瞭你,是我用馬把你馱回來的。”她見鄒浩一臉的驚恐,繼續笑著說:“你放心吧,我丈夫托爾木昨天就出去瞭。其實,他是個好人,隻是脾氣火暴瞭點。我們傢原來在山的那邊,那裡水草豐美,可後來挖發菜的人越來越多,破壞瞭草原的生態平衡。羊沒瞭草吃,我們才被迫搬到這裡。所以,他特別恨挖發菜的。”
  
  鄒浩心想,不知道托爾木什麼時候會回來,他必須盡早離開這裡。於是,他便向娜仁告辭。
  
  見鄒浩堅持要走,娜仁說:“你的病情很嚴重,早些回去治病也好,我們這裡也沒什麼藥。不過,如果你從草原上回去,即使騎快馬,至少也要三天,隻怕會耽誤瞭你的病。我知道有一條捷徑,走黑熊峽,隻要半天就能走出草原。隻是,那條路太險瞭。”
  
  鄒浩說:“事到如今,也隻有冒險瞭。隻是我這個樣子,怎麼騎馬?”
  
  娜仁想瞭想說:“這樣吧,我把你綁在馬上,送你到峽谷口。那裡隻有一條窄路,馬不能轉身,隻能一直往前走,它會把你送出峽谷。然後,你讓它轉頭,放瞭它,它就會沿原路返回瞭。可惜大紅馬讓托爾木騎走瞭,不然,你可以更快地走出峽谷。”
  
  就這樣,鄒浩讓娜仁把自己綁在一匹黑馬上,走上瞭通往峽谷的路。臨行前,他還不忘讓娜仁幫忙,把那袋發菜捆在瞭馬背上。
  
  進瞭黑熊峽,鄒浩不由得心驚膽戰。這條路其實是半山腰的一條棧道,一邊是高聳入雲的峭壁,一邊是萬丈深淵。路的寬度隻容得下一匹馬。隻要馬一個失足,就會摔得粉身碎骨。
  
  鄒浩昏昏沉沉地伏在馬上,不知走瞭多久,忽然,他覺得馬停瞭下來,抬頭一看,隻見對面有一匹大紅馬擋住瞭去路,再看馬背上的人,他頓時嚇得魂飛魄散,騎在大紅馬上的正是托爾木。這真是冤傢路窄,狹路相逢啊!
  
  “又是你!”托爾木冷冷地說。鄒浩幾乎是用哀求的語氣說:“我生病瞭。是你妻子借瞭馬給我,送我上這條路的……”托爾木看瞭看四周,小心地緊貼著石壁下瞭馬,走到鄒浩的馬前。他用馬鞭指著馬上的麻袋問:“這是什麼?”鄒浩不敢撒謊:“是……發菜。”托爾木喝道:“我說過,你不能從草原上帶走一棵草。自己解下來扔掉!”
  
  鄒浩隻得哆哆嗦嗦地解下麻袋,但怎麼也舍不得扔。“刷”的一聲,托爾木的鞭子卷住瞭麻袋,手一揮,那袋發菜掉進瞭深谷。
  
  “你……”鄒浩氣得說不出話來。托爾木不理他,隻是撫摸著大紅馬。他抱住馬頭,在馬眼睛上深深地親吻著。鄒浩搞不清他要幹什麼,隻得在一旁看著他。
  
  突然,托爾木大喝一聲,雙掌推出。隻聽大紅馬長聲哀鳴,跌下瞭深谷!剎那間,鄒浩看見馬背上的袋子裡掉出一個東西,在石頭上磕瞭一下,竟然唱起瞭歌,隨即也消失在峽谷裡。鄒浩好半天才反應過來,那是一個音樂盒!原來,托爾木進城是為瞭給孩子們買音樂盒。
  
  鄒浩驚得目瞪口呆。這時,隻見托爾木眼裡像要噴出火來,手執馬鞭一步一步走瞭過來。鄒浩覺得自己兇多吉少,在這荒無人煙的峽谷,就算自己被推下深谷,也不會有人知道。
  
  托爾木揚起瞭鞭子,鄒浩絕望地閉上瞭眼睛。隻聽“刷”的一聲,鞭子抽瞭下來,卻沒有打在他身上。鄒浩睜眼一看,托爾木發狂似的,一鞭又一鞭,都抽在瞭石壁上,隻抽得石屑紛飛。
  
  良久,托爾木扔掉抽斷瞭的馬鞭,把身子緊貼在石壁上,對鄒浩說:“你走吧!”鄒浩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托爾木平靜地說:“我們這裡,除非有緊急的事,一般不會輕易走這條路。因為馬在這裡不能轉身,除非一方掉下去,否則誰也走不瞭。如果雙方的馬在這裡碰上瞭,就會商量,把比較差的那匹馬推下去,給另一方讓路。今天,我把我最心愛的大紅馬推瞭下去,不是因為你的馬好,而是因為你生病瞭。你走吧,不要再回來瞭!”
  
  鄒浩含著淚走出瞭峽谷。沒過多久,他精心準備瞭一番,重新踏上瞭去大草原的路。隻不過,這一次他沒有帶挖發菜的工具,而是帶上瞭很多藥,還有一個漂亮的音樂盒。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