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城裡的規矩

  都說城裡規矩多,這不,王老漢在城裡的兒子傢沒住幾天,就惹來瞭莫名其妙的麻煩。
  
  這天,王老漢下樓轉悠,看見一個六七歲的小女孩在玩沙子。王老漢很喜歡小孩,便上前逗她:“閨女,讓爺爺也玩玩,好不?”哪知小女孩白他一眼:“我才不跟你玩呢,我媽媽說不能跟陌生人玩。”
  
  王老漢哈哈一笑,摸出十塊錢一搖,說:“看見沒?爺爺給你買好吃的,咱們不就認識瞭嗎?”可小女孩一個勁地搖頭說:“我才不吃你的東西!”
  
  王老漢忍不住捏瞭捏她可愛的臉蛋,繼續逗她:“和爺爺玩吧,我給你錢,想買什麼就買什麼。”
  
  小女孩站瞭起來,指著王老漢說:“不要,你是騙子!”
  
  王老漢討瞭個沒趣,輕輕拍瞭一下小女孩的屁股說:“爺爺不是騙子!”不料,小女孩突然發出一聲驚叫:“非禮啦!”
  
  王老漢愣瞭一下,頓時哭笑不得,這小丫頭真是人小鬼大呀!他忙擺擺手說:“別喊瞭,算我怕你瞭,行瞭吧。”
  
  誰知小女孩還不肯善罷甘休,她嚷嚷道:“我告訴媽媽去!”說完,掉頭一溜煙跑瞭。
  
  王老漢怔瞭怔,心說這城裡的小孩咋這樣呢?他搖瞭搖頭,上街溜達去瞭。
  
  晚上,王老漢回到傢,一進傢門,卻見兒子臉色陰沉,坐在沙發上。王老漢問:“咋瞭?”
  
  兒子一臉嚴肅地說:“你今天是不是在樓下跟一個小女孩說過話?”
  
  王老漢說是呀,咋啦?兒子瞪大瞭眼:“爹,真的是你呀!”說著露出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王老漢完全摸不著頭腦。“爹,你犯瞭大忌瞭……”兒子心情沉重地告訴他,今天小區爆出瞭一個醜聞:一個小女孩獨自玩耍時,遭到一個變態老色魔的猥褻。根據小女孩描述的特征,(www.rensheng5.com)其傢人很快就將目標鎖定為他,一傢人氣勢洶洶地吵上門來討說法。
  
  王老漢大吃一驚,他呆呆地望著兒子說:“你總不會不相信我吧?”
  
  兒子一跺腳,說他曉得王老漢並沒有那樣的心思,但這事很敏感,很難說得清。
  
  王老漢喃喃道:“天地良心啊,我可沒對她動過啥壞心思,我就是想和她玩玩……”
  
  “玩玩?”兒子忽然來瞭氣,“你憑什麼對一個小女孩說玩玩?你就不該說這個詞呀!人傢不跟你玩,你就用吃的引誘?跟你玩,就給錢?”
  
  王老漢低聲說:“說是說瞭,可我沒那心思……”
  
  兒子又問:“你是不是還摸瞭人傢的屁股?”王老漢大汗淋漓,說不是摸,隻是輕輕拍瞭一下。
  
  兒子火冒三丈:“你拍人傢屁股幹啥?”王老漢囁嚅著說:“我、我見她挺可愛……”
  
  兒子仰天長嘆一聲:“人傢說瞭,你不承認,他們就保留證據,你的手指印留在人傢裙子上,到時一驗就能驗出是誰的來,咱們再有理也說不清,到時鬧到派出所、法院……”
  
  兒子的話就像一枚枚重磅炸彈,落在王老漢身上,把他震暈瞭。王老漢扶著墻,喃喃道:“這叫什麼事啊……”
  
  兒子痛心疾首地說:“爹,我早跟你說過,城裡不同鄉下,有些規矩你不守也得守,你現在知道不守規矩後果有多嚴重瞭吧?”
  
  王老漢有氣無力地點點頭。兒子不忍說下去瞭,就安慰王老漢,說事已至此,最好還是不要鬧大,就當自己不對,向人傢道個歉得瞭。
  
  當晚,王老漢第一次失眠瞭。他瞪著眼想啊想,想不通這事為什麼會變成這樣,自己又沒有那樣的心思,幹嗎要道歉?
  
  第二天,兒子買回來一個新書包,要帶王老漢上門道歉。王老漢猶豫半天,說:“要道歉可以,但我得跟他們講清楚,我沒那壞心思。”
  
  父子倆來到小女孩傢門前,王老漢顫抖著手敲瞭幾下,裡面喊:“誰呀?”
  
  “我……”王老漢哆嗦著嘴唇應道,“我……來道歉的。”
  
  過瞭半晌,門才悄悄打開一條縫,探出一個年輕女人的腦袋。王老漢激動地說:“大侄女,我來跟你說個事,我不該拍小孩屁股,我、我是真不知道……”
  
  女人看瞭他們幾眼,伸手接過書包,說:“好瞭,道歉我們接受瞭。”
  
  王老漢說:“小孩呢?爺爺跟你說……”他正想進屋,哪知女人砰的一聲把門關瞭。
  
  王老漢急忙又敲門。門又開瞭,女人不耐煩地說:“行瞭,行瞭,走吧!”
  
  父子倆心事重重地走下樓。王老漢一琢磨,抬頭就沖樓上喊:“大侄女,我真沒那心思!我要是對小孩有一點壞心眼,叫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喊瞭一陣,小女孩傢沒什麼反應,倒是附近幾傢的窗戶裡探出來好多腦袋。突然嘩啦一聲,樓上倒下來一盆水,正好潑到王老漢頭上。小女孩的母親沖下面罵道:“瘋老頭,給我滾!”
  
  兒子急忙拉著王老漢就跑,埋怨道:“你大聲嚷嚷什麼,這又不是什麼好事,還怕知道的人不多呀!”王老漢說:“我得跟他們講清楚啊。”
  
  兒子說:“還講什麼講,人傢不是已經接受道歉瞭嘛!”王老漢覺得更憋屈瞭:人傢一接受,不就更證明自己有那種心思瞭嗎?為瞭這事,王老漢像大病瞭一場似的,在床上躺瞭好幾天。
  
  這天傍晚,王老漢從床上爬起來,昏昏沉沉地下樓去透透氣。來到樓下,隻見那個小女孩正在和媽媽散步。王老漢想都不想,沖到小女孩跟前,大聲說:“閨女,你要相信我,爺爺不是壞人!”
  
  小女孩嚇得尖叫一聲,躲到瞭媽媽背後。女人氣憤地指著王老漢問:“你還想怎麼樣?”
  
  “你要相信我!”王老漢說,“我沒對你女兒咋樣,我要有那種心思,叫我出門被車撞死!”
  
  女人破口大罵:“你有病呀,瘋老頭!”說著慌張地拉著女兒走瞭。王老漢跟在後面,還在不停地賭咒發誓。
  
  剛好,這一幕被兒子看見瞭,追上來拽住瞭王老漢。兒子埋怨他,這事都過去瞭,怎麼又翻出來扯?王老漢摸摸胸口,仍憋得慌。這事是過去瞭,可心裡還是過不去啊!
  
  過瞭幾天,王老漢在小區裡溜達,又看見瞭小女孩和她媽媽,他條件反射般又走上前去。
  
  女人一看是他,臉色立刻就變瞭,沒等王老漢開口,就往旁邊躲。王老漢跟上去說:“請你一定要相信我,我真的沒那種心思……”
  
  “好瞭!”女人突然站住,說,“算我怕你瞭!我相信你,行瞭吧?”
  
  王老漢一聽,覺得她隻是隨便應付自己而已,便不顧一切地抓住女人的手,說:“大侄女,你一定要相信我……”
  
  女人罵道:“我都說相信瞭,你還要怎麼樣?瘋子,你給我放手!”
  
  兩人鬧得不可開交,周圍擠滿瞭圍觀群眾。最後,還是王老漢的兒子趕來解瞭圍。
  
  第二天,兒子忽然一臉怪異地說:“爹,你紅瞭,網絡上到處是你的照片。”原來昨天他鬧的那一出,被人拍下來發到瞭網上,並且配上瞭事情的前因後果,一時間在網絡上爆紅。
  
  又過一天,傢裡突然來瞭個記者。王老漢一聽記者打聽那件事,聲淚俱下,把那件事原原本本講瞭出來。說到激動處,王老漢突然把手指放進嘴裡,猛地一咬,在紙上刷刷刷地寫下一個字:冤!
  
  記者舉起相機,拍下瞭這震撼的一幕。第二天,王老漢的照片和血書赫然出現在報紙上,還瞭他一個清白。
  
  王老漢抱著報紙哭瞭一場,然後就等著小女孩的傢人上門給他道歉瞭。他想著,一定要親口對那個小女孩說,爺爺不是壞人。
  
  可等瞭一天又一天,也沒見人傢登門。就算在小區裡,也一直沒碰到小女孩一傢人。王老漢覺得奇怪,就問兒子。兒子嘆口氣說:“爹,你的事登報那天,人傢就連夜搬傢瞭。”
  
  王老漢一聽傻瞭,怎麼搬傢瞭?這麼說,他們還是不相信自己是個好人哪!
  
  兒子無奈地解釋說:“爹,你不懂,這不光是信不信的問題。他們開頭確實很氣憤,但後來也不想把事情鬧大,隻想悄悄瞭結就算瞭。你天天追著人傢解釋,搞得人盡皆知,現在還上瞭報紙,這對孩子的心理有多大的影響?人傢的壓力有多大?”
  
  王老漢聽著聽著,一揮手說:“別說瞭,我明白瞭,這就是你說的城裡的規矩吧?唉,我也有我的規矩,明天,我就回鄉下過我的日子去!”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