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阿P玩藝術

  阿P一連開瞭幾個夜工,搞得灰頭土臉,今天一早,又接到老板的電話,讓他去火車站接一個重要客戶。
  
  阿P嘴裡嘟嘟囔囔,但又不敢怠慢,急急忙忙就往火車站趕。等到瞭火車站,發現時間還早,就拐到站前廣場,準備找個地方抽根煙。
  
  阿P在一個臺階上坐瞭下來,一邊吃著剛買的面包,一邊低著頭借機打個盹。
  
  不知過瞭多久,阿P突然覺得周圍好像暗瞭下來,他一個激靈,憑感覺身邊出瞭大事!
  
  阿P趕緊抬起頭,這才發現不知什麼時候,自己的周圍竟圍滿瞭人,不少人對著自己指指點點,還有人在低聲地議論著什麼。
  
  “我怎麼瞭我?”阿P伸伸手抬抬腳,沒發現什麼異常啊。阿P尷尬地朝圍觀者笑笑,想不到有人“砰”地扔過來一個硬幣。見阿P沒撿,有人感慨地說:“真是行情看漲啊,連乞丐都要大票子瞭。”
  
  “誰是乞丐?”阿P越聽越糊塗,不由得大聲問道,“你們看什麼,飯吃飽瞭?”正鬧著,旁邊有位姑娘用手指指地上,阿P定睛一瞧,差點暈倒!隻見地上除瞭幾個煙頭外,還有幾行黑色的字:
  
  求助
  
  我因不小心丟失錢包及所有錢物,懇請好心人幫幫忙,祝好人一生平安!
  
  原來,阿P一不小心,坐在瞭乞討者留下的這行字的後面,再加上此刻阿P手裡還拿著半個吃剩的面包,頭發亂糟糟,胡子拉碴一副委靡不振的樣子,讓人以為是乞討者,這才引起許多人的圍觀。
  
  這年頭,這類裝可憐的騙局實在太多瞭,市民們見慣不怪,警惕性也已經超乎尋常,這不,左邊的老奶奶看著不順眼瞭,當著面就嘀咕道:“年紀輕輕的,有手有腳,做什麼不好,非得幹這騙人的乞丐,丟人!”又一個市民也跟著附和:“是呀,懶漢就是沒志氣,就是沒出息……”
  
  阿P當時那個羞啊,那張臉“刷”一下紅得就像猴子屁股,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他一遍又一遍地申辯:“大媽,大伯,大叔,各位,我不是騙子,真的不是騙子!”
  
  不知道重復瞭多少次後,一個戴眼鏡的姑娘從人群後面擠瞭進來,仔細打量瞭阿P一番,然後很肯定地說:“這個人不是個騙子!”
  
  大傢覺得有些奇怪,紛紛問道:“他不是騙子是什麼?”戴眼鏡的姑娘自稱是晚報的記者,她很自負地說:“你們知道行為藝術嗎?他是一個藝術創作者,他是在用自己的身體搞創作!”
  
  一席話提醒瞭阿P,他立刻神氣地吹噓起來:“懂嗎,行為藝術,那都是玩最尖端、最時髦、最前衛的東西,今天可是讓你們開開眼界瞭。”
  
  這時,旁邊有位大媽在拉自己的丈夫:“我聽說過有的藝術傢當眾脫褲子也是藝術,咱就不要湊這個熱鬧瞭。”
  
  阿P還要吹噓幾句,忽然感覺胳膊被人往後一扭,雙腿彎處挨瞭一腳,人就不自覺地跪在地上瞭,原來是車站派出所的警察來瞭,阿P涉嫌擾亂社會秩序,被弄進瞭派出所。
  
  等公司派人來證明阿P身份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五點瞭,他要接的客戶已經自行尋找到公司瞭,看來這個月阿P的獎金是徹底無望瞭。
  
  阿P好不沮喪,不過他第二天在晚報上看到一篇報道:《一場行為藝術的誤會》,那個戴眼鏡的女記者還替阿P照瞭張相……
  
  嘿,我又上報紙瞭,我又成明星瞭,阿P的那點不快很快煙消雲散,又得意洋洋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