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列車上的逃犯

  PART。1殺人犯跑瞭
  
  費希小姐坐火車去蘇格蘭的愛丁堡看望自己的父母。
  
  晚上,大多數乘客進入瞭夢鄉,車廂裡漸漸安靜下來,費希也閉上眼睛,打算小睡一會兒。
  
  突然,她感覺到自己的肩頭被人輕輕拍瞭一下,忙睜開眼睛,發現自己面前站著兩個年輕男子。
  
  其中一個人很有禮貌地向她打招呼:“你好,小姐,我是錢警官。這是列車上的列車員羅賓。”說著他向費希小姐出示瞭自己的警徽和警官證。費希小姐看到警官證是愛丁堡警察局簽發的。表面被塑封起來,上面的照片比本人更加年輕。
  
  錢警官告訴費希小姐他正在火車上找一個年輕的蘇格蘭人,那個人有一頭深色頭發,左邊臉上靠近耳朵的地方還有個深紅色的胎記。錢警官一邊說,一邊用手在自己的臉上比劃瞭一下:“看到誰長得像他嗎?”
  
  費希小姐搖搖頭:“沒有,他怎麼啦?”
  
  錢警官答道:“這是個殺人犯,我正押送他到蘇格蘭接受審訊。剛才他去上廁所,趁我不註意就溜瞭。現在火車的速度是每小時一百公裡,他肯定不會跳下去的,一定躲在火車的什麼地方。我已經讓其他列車員從火車頭部開始找。我想請你幫個忙,跟我一起從火車尾部開始搜查。可能有些地方需要你的幫助。”
  
  費希小姐高興地答應瞭,她知道火車到終點站還要7個小時,抓捕逃犯這種刺激的事能讓枯燥的旅程變得有趣一些。
  
  在前往車尾的路上,錢警官向費希小姐簡單說明瞭逃犯的情況。犯人名叫安格斯,在愛丁堡殺瞭人,後來逃到歐洲大陸,不久前在法國被抓住。錢警官到英格蘭來。是到多佛的海關引渡他,然後押往蘇格蘭受審。剛才上廁所的時候,他趁錢警官不註意,便消失瞭。費希小姐好奇地問:“你們押解犯人不是要戴手銬嗎?”
  
  錢警官搖搖頭:“我們上火車的時候,有人護送,那邊有人接。隻要車在開,罪犯就逃不瞭。所以隻有上車或者下車的時候,才用手銬把我們銬在一起。”
  
  三個人從車尾開始,查看瞭半列火車,可是毫無線索,有列車員跑來告訴他們,火車上有四名乘客見過一個臉上有胎記的人,但是都不知道那人現在在哪兒。然後他們一起走到罪犯逃走的地方。座位附近的幾個乘客認出瞭錢警官,其中一個中年婦女說,道:“我認識你,和你在一起的還有個有深紅色胎記的小夥子。”
  
  錢警官解釋道:“他是個犯人,我要押送他到蘇格蘭,他去上廁所,然後好像就消失瞭。你們見過他一個人離開嗎?”幾位乘客都搖搖頭。
  
  “他可能已經跳車逃跑瞭。”費希小姐猜道。
  
  “不會的,安格斯不是那種自尋死路的人,”錢警官否定瞭她的猜測,“他是個極端聰明的罪犯。我們動用瞭歐洲所有的監查系統,才發現瞭他的蹤跡。”
  
  費希小姐猜測著那個年輕罪犯的生活:“也許是因為他的那塊胎記,使他受到周圍人的排斥,他才走上瞭犯罪之路,”錢警官擺擺手:“我認為這個理由不成立,很多人的殘疾比他還要厲害。而且現在那些東西可以用激光治療。”他一邊說一邊把外套的袖子往上拉瞭拉,這時費希小姐註意到他的右腕上有個小小的文身。刻著“taureau”。費希小姐想,作為警察應該把這樣的文身去掉,不過她轉念一想,這不是她該管的事情,在現在的年輕人中,這種事情並不罕見。
  
  PART。2他會在哪兒
  
  他們走到廁所那裡,敲瞭敲門,裡面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有人。”
  
  錢警官沖著裡面大聲說道:“對不起,女士,我是警察,正在查找一個逃犯,你能開開門,讓我身邊的女士看看裡面嗎?”門開瞭一道小縫,裡面的人要求看一看警察的證件。錢警官朝著門縫出示瞭一下自己的警官證,門開得大瞭一點,費希小姐朝裡面望瞭望,除瞭一個女士,沒有任何人。費希小姐回過頭,朝著錢警官聳瞭聳肩。
  
  這時,列車員手中的對講機響瞭,他聽瞭一會兒,然後告訴錢警官整列車的人都已經排查過瞭。隻有一個戴著面罩的修女和一個頭上纏著繃帶的少年有可能遮住臉上的胎記,伹經過檢查他們都不是。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