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在馬路上釣魚

  有條馬路,厚度、強度、平整度都不過關,唯一值得“稱道”的,是這條路上的坑。
  
  這些坑是你一填它就平,你一走它就有,而且下點小雨、流點污水,淌到坑裡,任那烈日曬、車輪碾,十天半月不減少。
  
  附近的居民怨聲載道,可就是沒人管。
  
  這天,一個老頭打這條馬路上經過。這老頭身高體胖,戴著金絲眼鏡,一身真絲唐裝飄逸瀟灑,衣服的領口扣得整整齊齊,皮鞋擦得錚亮。
  
  老頭走著走著,忽然覺得身後四五米處有個人老是跟著自己。老頭走得快,他也走得快;老頭走得慢,他也走得慢。老頭正在疑惑,一個沒註意,一輛轎車飛馳而來,車輪子從坑裡壓過,濺起的泥水給老頭從頭到腳來瞭個“泥漿浴”。
  
  老頭正在懊惱,忽聽身後傳來一陣“咔嚓咔嚓”的聲音,定睛一看,後面盯梢的那人拿著相機,前前後後正在拍自己的狼狽相呢!老頭再仔細一看,這拍照的人穿瞭一件滿是口袋的帆佈馬夾,老頭明白瞭:原來這小子是個攝影記者!他大概是看自己衣著光鮮,走在這樣一條破馬路上,必有好戲,這才跟著自己。沒準他憋瞭半天勁兒,就是為瞭這一幕呢!
  
  想到這兒,老頭的氣不打一處來,他伸出手,想去揪那小子的衣領,可手伸到一半,突然一拐彎,揪起自己泥漿淋漓的衣襟,扯到鼻子底下嗅瞭嗅,又跑到那個小坑旁,蹲下身來,伸出保養得如蘭花般秀氣的手,撈瞭一把坑裡的泥漿,又嗅瞭嗅,然後把袖子一挽,伸手在坑裡摸起來。
  
  老頭的這一連串動作,不光弄得那拍照的一頭霧水,還吸引瞭不少看熱鬧的人,大傢都猜不透老頭在幹什麼。
  
  老頭摸瞭半晌,什麼也沒摸著,他自言自語地說:“不行,看來我得拿專業工具來。”說罷揮手叫出租車。
  
  旁觀的人見老頭衣著不凡、行為古怪,肯定不是一般人,就都不肯散去,都想看看這老頭拿出什麼專業工具來。其中不少人認為,老頭肯定是發現這坑裡有什麼值錢的東西,就也想伸手下去摸一摸,可是又怕什麼也摸不著,白白惹人笑話。那拍照的倒真是個記者,他預感到這會是條好新聞,所以他也不走,還給圍觀的眾人拍瞭好幾張照片。
  
  過瞭一會,老頭提著個大箱子回來瞭,眾人忙讓開一條道。
  
  老頭來到坑邊,打開箱子,先從裡面取出一個小馬紮,再取出釣竿、蚯蚓,掛上鉤,放到坑裡,釣起魚來瞭。噢,就這專業工具呀!
  
  老頭這一釣就釣瞭一個多小時。
  
  市長聽到消息後可坐不住瞭:“他要真在馬路上的坑裡釣出魚來,我這市長還有臉當下去嗎?”
  
  於是市長火速打電話讓交警去解決問題。
  
  交警到場後,以不得阻礙交通為由,哄趕眾人和老頭。
  
  老頭說:“交警同志,你能不能再等會兒?我要釣的這個東西,來頭不小!”
  
  交警一臉不耐煩,就要拽老頭,這時老頭一提釣竿,“噗”的一聲,從坑裡釣出一個團形之物,約有燒餅大小。
  
  眾人一齊驚呼:“嘿,釣上來瞭,還真有啊!”
  
  隻見那釣上來的東西慢慢伸出頭來,原來是個小烏龜。它伸腿抬爪,“刷拉”一聲,打開瞭爪子上舉著的一個小小卷軸。
  
  眾人湊上去一看,隻見上面寫著:“千年古坑,聯合國世界文化遺產,閑雜人等不得打擾!”
  
  眾人哄堂大笑,一個勁兒地鼓掌。
  
  原來老頭是個魔術師,怪不得穿著那麼講究呢,他離開瞭一會兒,就是準備這個小烏龜去瞭。
  
  這時,記者擠過來要拍特寫,交警趕緊架起老頭就走,一邊走一邊小聲央求:“我們馬上向有關部門反映,以最快速度修路,您看行不?”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