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誰最摳

  劉老摳得瞭輕微腦血栓,右手的五指都並不攏瞭,兒子劉三就把他接到城裡來住。劉老摳一到,兒子傢的生活水平頓時倒退七十年。兒媳婦實在受不瞭瞭,領著孫子回娘傢瞭。
  
  這天,劉老摳跟樓道裡的聲控燈幹上瞭,他覺得這燈膽子太小,有點動靜就亮,他就把燈泡給摘瞭。
  
  這麼一來,鄰居不樂意瞭,劉三忙說:“爹啊,這樓道裡的燈每層一個,電費不是咱一傢交,大傢平攤的。”
  
  劉老摳把眼睛一瞪:“啥?你住一樓的跟他們平攤?”劉老摳一琢磨,咱的錢也不能白交。他就找來兩塊木板替代不能拍巴掌的手,一邊爬樓一邊打板,規定自己每天上下十趟。
  
  這天,劉老摳從二樓下來,沒走幾步“咕咚”一聲栽倒在門口。
  
  等他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醫院裡,閨女劉巧姐在身邊抹淚呢。劉巧姐說:“爹啊,都是我弟不好,你咋累成這樣?”劉老摳看看兒子不在,便問:“你弟呢?”劉巧姐道:“他看你拿著木板從樓上下來,以為你被人打瞭,就去找人理論,說著說著就打起來瞭,現在正在派出所呢。”
  
  到瞭晚上,兒子劉三氣呼呼地找到病房,問劉巧姐:“姐,你幹啥害我?”原來警察把事情調查清楚瞭,劉三原來下午就能出來,可劉巧姐不知哪根筋搭錯瞭,對著警察說:“我這弟弟不孝順啊,對我爹非打即罵,這樣的人真得多關他幾天!”
  
  劉老摳一聽也懵瞭,就問劉巧姐:“閨女,你這唱的是哪出啊?”劉巧姐說:“爹啊,你忘啦?去年你女婿推瞭我一把,被我添油加醋地一說,結果我硬是在村婦女主任傢裡白吃白住瞭三天呢。弟弟好歹進一趟局子,怎麼著也得多混幾頓飯吧!”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