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不請自來的大師

  耿老太太活到八十多歲壽終正寢,臨終時兒孫繞床,可她卻仍然沒有合上雙眼,為啥?因為耿老太太知道,自己這一死就給孩子們留下瞭一個大難題。
  
  耿老太太一生坎坷,她二十歲上嫁給瞭李軍,生瞭老大、老二兩個兒子,誰知老天不作美,“文革”中李軍病死瞭,為生活所迫,耿老太太又改嫁給瞭耿峰,五個月後就生下瞭小紅。耿峰是個真男人,對待小紅如同親生,老大和老二的生活費他也包瞭,感激得耿老太太直落眼淚。以後她又為耿峰生瞭老四、老五兩個兒子,這兩窩孩子雖不是一個姓,可好得如同親兄弟一般。兩年前,耿峰因病去世瞭,臨走時含淚拉著耿老太太的手說:“我先一步到陰間地府,你死後可千萬要來呀!”
  
  耿老太太明白耿峰的潛臺詞,他是怕耿老太太死後去找李軍,讓他做個孤獨鬼,可耿老太太心裡也苦呀,她和李軍是結發夫妻,死後若隨瞭耿峰,那李軍不是更加孤獨?耿老太太無從選擇,隻能把難題留給瞭孩子們。
  
  山雨欲來風滿樓,兩窩孩子在母親的靈堂內就吵瞭起來:老大和老二主張母親必須和李軍葬在一起,老四和老五堅決反對,他們說,母親嫁給耿傢後,就和李軍沒瞭關系,母親不和耿峰埋在一起,天理難容。
  
  哥兒幾個針尖對麥芒,誰也說服不瞭誰,他們就想起瞭遠在美國的小紅,馬上給她打電話,問她何時回來,站在誰一邊。小紅聽瞭兄弟們的話,在電話那頭什麼也不說,隻是哭,哭得死去活來……最後她告訴兄弟們,老板太苛刻瞭,居然不給她假,如果自行回來,就會馬上失業,她無法回國參加母親的葬禮瞭,隻能拜托幾位兄弟,至於母親葬在誰傢,她全聽兄弟的,自己沒什麼意見。
  
  既然小紅不能回來,更不肯投票,這哥兒四個就更臉紅脖子粗瞭,話越說越僵,大有一拼到底的架勢。正在這時,門鈴響瞭,進來瞭一個中年男人。哥兒幾個一看,誰都不認識他,老大忙問:“你找誰呀?”來人一臉肅穆,說瞭聲:“請節哀,我是專門來為你們母親辦喪事的大師。”
  
  大師,什麼大師?你是從哪兒蹦出來的?母親去世瞭,你是怎麼知道的?面對一傢人的責問,大師微微一笑,說:“我是個葬禮師,能通鬼神之道。令堂去世後托夢給我,怕你們哥兒幾個為瞭葬禮而鬧意見,就讓我來幫助辦理她的喪事,你們傢的事,我全知道。”
  
  此言一出,哥兒幾個全不信:母親要托夢也該托給自己兒子呀,哪會去找這麼個外人。老四性子急,就往外推那中年男人:“現在大師多如牛毛,八成是騙子,我們哥兒幾個不傻,你還是到別人傢去行騙吧。”
  
  大師不肯走,看著老四說:“你在傢排行是老四吧,但要是光從耿傢來論,你還是老大。你女兒在天津上大學,你妻子有糖尿病,我說的對嗎?”聽大師這麼一說,老四倒吸瞭一口涼氣,他說的全對呀,這是怎麼一回事?
  
  老二有點迷信,怕大師真有來頭,就忙問:“你要真是個大師,知道我的情況嗎?”大師看看老二,說:“你開的大酒樓月收入十多萬,可多一半被你的情人阿麗要走瞭,你不怕媳婦卻怕阿麗,因為她在外面偷偷給你生瞭個兒子。”大師的話一出口,老二差點沒背過氣去,他怎麼連自己的私事兒也知道呀?太神奇瞭!
  
  老五覺得新鮮,就問:“那你知道我媽活著時最愛吃什麼?”大師說:“你是老五吧,你媽媽最愛吃的是茶葉蛋,可你的錢包不爭氣,又想盡孝心,所以就總是自己做茶葉蛋給你媽吃。”大師說完這些,哥兒幾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暈菜瞭。
  
  這大師太神瞭,神得讓人心裡發毛,老大知道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大師肯定是沖錢來的,傢裡這麼亂,可別讓外人鉆瞭空子,想到此,老大就問大師:“你給我們辦喪事要多少錢?錢多瞭我們可出不起。”
  
  大師伸出大小拇指,比畫著說:“我不多要,六百元就成。”哥兒幾個互相看看,價格還算公道,老大便做主點頭答應瞭,他接著問大師:“你既是大師,知道我們為什麼爭吵嗎?”
  
  大師說:“令堂說瞭,你們哥兒幾個一不貪錢,二不搶房產,(www.rensheng5.com)都是為瞭各自的父親。為瞭不讓你們鬧意見,令堂說瞭,決定讓你們抓鬮,放上兩個骨灰盒,一個放她的骨灰,一個放別的女人的骨灰,看誰運氣好瞭。”
  
  哪找別人的骨灰去?大師告訴他們,現在社會上不缺無主的遺體,隻要和火葬場的人搞好關系,找個女人的骨灰不難,這樣辦,可以讓沒有與母親合葬的父親在陰間也不孤單。
  
  這個方法雖不是萬全之策,可對於雙方來說也算是公平瞭,於是大傢就同意瞭。大師又說,為瞭公平起見,裝骨灰時哥兒幾個誰也不能去,要由他和火葬場的人來裝,裝完瞭拿出來,由哥兒幾個選擇。大師說得頭頭是道,哥兒幾個也無話可說,事情就這麼定瞭。大師把自己的名片留下一張,說火化那天他再來,就走瞭。
  
  夜裡,大師接到瞭老四的電話,老四說,隻要大師肯幫忙,把哪個盒裡是母親的骨灰告訴他,他願意給大師一千元錢作為好處費。大師想瞭想,就說:“念你一片孝心,我就答應瞭,可你不能和別人說呀,否則就毀瞭我的名聲。”
  
  火化的那天早晨,大師還沒走到耿傢門口呢,老四就在那裡等著瞭,他將一千元錢交給瞭大師。大師告訴他,等到取骨灰時,自己讓火葬場的人抱著耿老太太的骨灰盒出來,自己抱著的那個是假的。老四千恩萬謝,恨不能給大師磕頭瞭。
  
  一行人來到火葬場,乘人不註意,老大又湊到大師身邊,往大師兜裡放進瞭一千元錢,然後沖他一眨眼睛,大師明白,也笑瞭笑,沒有說話。火化很順利,裝骨灰時,大師和火葬場的一個工作人員進去瞭,讓哥兒幾個在外面等著,工夫不大,大師在前,工作人員在後,一人抱著一個骨灰盒出來瞭,將它們放在瞭桌子上。大師摸瞭摸自己抱出來的骨灰盒,深深地看瞭老大一眼,說:“一切全辦好瞭,現在開始抓鬮瞭,你們誰先來?”
  
  哥兒幾個都想先來,工作人員說:“按規矩先由老大來。”此話一出,老大和老二走上前來,他們左看看右看看,最後老大抱起瞭大師拿出來的那個骨灰盒。他們挑的時候,老四的心提到瞭嗓子眼,心想要是他們挑到瞭真的,自己就是拚命,也要把母親的骨灰搶回來,可一看他們挑的是假的,他心裡那個樂呀,但臉上還是裝做不高興的樣子,抱起瞭另一個骨灰盒。
  
  埋葬瞭母親,老大和老四都給國外的小紅打電話,告訴她葬禮辦完瞭,他們沒有打架,是母親派來個大師幫忙,向著自己的父親,所以一切挺順利,讓她安心在國外工作。
  
  小紅放下電話,已是淚流滿面,她打開電腦,登陸瞭一個網頁。小紅在國外生活瞭多年,不能經常回國,就在這裡建瞭一個網上公墓,來祭奠自己的生父和養父。她把公墓搞得很別致,一傢人的生活照片全貼上瞭不說,更把傢裡幾年來發生的一切全寫在瞭這裡,讓她的兩位父親共享傢裡的快樂和憂愁。現在母親的葬禮順利辦完瞭,她傷心地寫道:“媽媽,今天你已到瞭天國,也就會來這裡和爸爸在一起瞭。聽大哥說,有個大師是你讓去的,媽媽你可真偉大,大師辦得很好,兄弟們沒打架。媽媽,你就在這裡安傢吧,我保證把傢裡發生的事都告訴你。媽媽,現在我可以告訴你一個秘密瞭,我的左腿在半年前就被壓折瞭,現在還不能坐飛機,所以我才沒能來參加你的葬禮,媽媽,你可要原諒女兒呀,我是怕你傷心,才一直沒敢告訴你的。”
  
  小紅寫到這裡再也寫不下去瞭,看著自己失去的左腿,失聲痛哭起來,當她哭夠瞭,抬起頭來一看,有人竟在網上給她留言瞭:“尊敬的女士你好,我就是那個大師,你母親的葬禮辦得很好,你就放心吧,我在這裡請你原諒,我偷看瞭你在網上的親情描述,利用這些我冒充瞭大師,我也是為瞭生存,真的對不起瞭。我把你母親的骨灰偷偷地一分為二瞭,給瞭你的兄弟們一人一半,他們卻都以為自己拿到的才是母親的骨灰,為此分別多給瞭我一千元錢,這些錢我拿著有點不踏實,但又不能退給他們。要不你給我個賬號吧,我把這些錢寄給你。急盼你的回復。”
  
  看完這些,小紅樂瞭,原來大師這麼好當呀,但她不恨大師,不但不恨,她還要感謝他,是他幫助瞭他們一傢,讓一傢人沒有因為辦喪事而生分瞭,這就足夠瞭。小紅把大師的留言刪除瞭,並在網頁設置上加瞭密碼,這下誰也別想再進來瞭,她要單獨和父母傾訴感情,不想被人打攪。她又寫道:“親愛的媽媽,我要告訴你……”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