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稱體重的市長

  皮特裡和馬修分屬兩個政黨,他們同是考姆特市新一屆市長的候選人。
  
  經過緊張激烈的角逐,皮特裡最終以幾票之差輸給瞭馬修。眼看著馬修成為新一任市長,皮特裡心裡很不服氣,總想找機會把馬修趕下臺來。
  
  有一次,他去農場考察,無意中聽說瞭一種能讓動物快速增肥的藥物,心中忽然一動。要知道,每年5月份,考姆特市都要舉行一項傳統而又獨特的儀式—“市長議員稱體重”,目的就是檢測這些政府人員是否瀆職,浪費瞭納稅人的錢。儀式那天,市長以及所有的議員都要在市民面前稱量體重,如果誰的體重比前一年增加瞭10磅以上,按當地的法律,他將被自動免職。
  
  皮特裡想,還有兩個月就要舉行這項儀式瞭,如果能弄到一些催肥藥,放進馬修的飯菜裡,等到瞭五月,他的市長寶座恐怕就不保瞭,那麼自己的機會也就隨之而來!
  
  很快,皮特裡就弄來瞭催肥藥,又用重金買通瞭馬修的私人廚師,悄無聲息開始瞭“為市長增肥”的計劃。
  
  一晃一個多月過去瞭,皮特裡發現,馬修的身材果然在變胖,從他的體形變化來看,他至少重瞭10磅以上!看著他整天愁眉不展、心事重重的樣子,皮特裡開心極瞭。
  
  還有十多天就要舉行儀式瞭,誰知就在這個節骨眼上,馬修居然出車禍住進瞭醫院。得到這個消息,皮特裡不由哈哈大笑起來:“馬修,看來你的好運氣真是到頭瞭!”
  
  終於,到瞭“市長議員稱體重”的日子。像往年一樣,數以萬計的市民來到市政廣場,他們要監督整個儀式過程,行使自己納稅人的權力。很快,幾十個議員先後走上廣場中心的電子秤,稱量體重。結果出來瞭,他們的體重均沒有超標,個個順利過關。
  
  接下來,輪到馬修市長瞭。隻見他腿上打著厚厚的石膏,坐在輪椅上,在民眾的歡呼聲中被推上瞭電子秤。
  
  過瞭一會兒,主持人宣讀道:“女士們,先生們,很高興地告訴大傢,市長先生的總體重是250磅,減去輪椅的重量50磅,身上的石膏、繃帶重量約20磅,他的體重是180磅,與去年的體重持平。讓我們祝賀市長先生!”他的話音剛落,臺下便響起瞭掌聲。
  
  皮特裡一下子懵瞭:馬修的體重明明增加瞭很多,怎麼會和去年持平呢,難道其中有詐?輪椅的重量不可能做假,那唯一的可能,就是在石膏上做手腳!
  
  聯想到馬修在儀式前出的車禍,皮特裡猛然回過味兒來:事實上,馬修根本沒出車禍,他身上打的也不是石膏,而是一種比石膏輕得多的東西。工作人員按照標準石膏的重量計算,他能不達標嗎?
  
  想到這裡,皮特裡懊惱不已,自己怎麼早沒有想到這一層呢?皮特裡馬上派人去調查,果然馬修身上的“石膏”並不是真正的石膏,而是一種新型塑膠制品,非常輕,看起來和真石膏一模一樣,就是很容易燃燒。皮特裡喃喃自語道:“既然容易燃燒,何不就讓它燒一回?”
  
  再過兩天,皮特裡的兒子魯尼就要舉行訂婚儀式瞭,儀式將在小島的別墅裡舉行。當天,會有一個噴火表演,如果把火“不經意”地噴到馬修腿上,讓馬修腿上的“石膏”燃燒起來,那麼記者們自然會幫他揭穿馬修體重的真相的。
  
  一切安排妥當,皮特裡來到瞭馬修傢。此時,馬修正休息“養病”,見來人是皮特裡,趕忙熱情招呼道:“稀客,稀客,什麼風把您給吹來瞭?”
  
  皮特裡笑瞭笑,掏出請柬,恭恭敬敬遞上去說:“市長大人,明天是我兒子魯尼的訂婚儀式,我是專程來邀請您參加晚宴的。”
  
  “哈哈,這可是大喜事呀!可是,”馬修指瞭指自己的腿,一臉遺憾地說,“我現在還走不瞭路,恐怕不大方便啊!”
  
  皮特裡一臉誠懇地說:“您是市長,您要是去瞭,我們會倍感榮幸的。再說,魯尼和您兒子從小就是同學,他的訂婚儀式,您怎麼能不去呢?不用擔心您的腿,到時候,我和魯尼會親自來接您,保證把您照顧得好好的。”見皮特裡說得這麼誠懇,馬修實在不好推辭,隻好點頭答應瞭。
  
  這天晚上,皮特裡和魯尼駕快艇去接馬修。父子倆趕到港口時,馬修的專車已經到瞭,他們小心翼翼將馬修攙扶上船,為他穿好救生衣。魯尼微笑著說:“爸爸,你和馬修叔叔坐後排,陪他說說話,我在前面開船。”皮特裡點點頭。
  
  快艇起動瞭,很快就飛馳在海面上。皮特裡和馬修在後面交談著,行駛到一半路程,船突然顛簸瞭一下,水浪濺起,打在瞭馬修的身上。皮特裡見狀,趕忙“關心”地說:“市長大人,您身體還很虛弱,要註意保暖,把我的衣服給您穿上吧?”不等馬修答話,他就脫去穿在外面的救生衣,打算脫下外套。
  
  就在這個當口,船身突然劇烈地搖擺起來,緊接著,像失去瞭控制一樣,來瞭個一百八十度急轉彎。皮特裡和馬修還沒搞清是怎麼回事,就被巨大的慣性甩出船外,重重地砸到瞭海裡。
  
  皮特裡掙紮著浮出水面一看,不由倒抽瞭口涼氣:好傢夥,快艇已經頭朝下扣瞭過去,“咕咕”地冒著氣泡。皮特裡被海水嗆得直咳嗽,身體忽上忽下,隨時都有可能被海水吞沒,他奮力地劃水,好不容易抓住倒扣的船底,這才暫時找回瞭平衡,他見魯尼正抓著船底的另一頭,氣呼呼地問:“你這船是怎麼開的?”
  
  魯尼瞅瞭一眼漂在遠處的馬修,興奮地說:“我是故意把船開翻的!爸爸,你不是一直想取代馬修當市長嗎?這下不就得瞭,他腿上打著沉重的石膏,又不能動彈,即使穿著救生衣,也撐不瞭多久。等搜救隊過來,他早就淹死瞭。最後警察調查,也隻能說他死於一場意外事故!”
  
  皮特裡心裡叫苦不迭:他一直沒有把計劃告訴魯尼,魯尼肯定不會知道,馬修腿上打的根本不是石膏,而是比救生衣浮力更好的超輕塑膠。
  
  眼看快艇就要沒入水中。皮特裡驚叫道:“魯尼,快,你快遊過來,我水性不好,身上又沒有救生衣,你過來幫幫我!”
  
  魯尼這才註意皮特裡正隨著快艇一起下沉,忙問:“那你的救生衣呢?”
  
  “剛才脫在瞭船上,這會兒到哪裡去找呀,你快遊過來,我,我快堅持不住瞭!”
  
  魯尼這下也慌瞭,他正想遊過去,可又停瞭下來,猶豫瞭好半天,他才嘀咕著:“爸爸,一件救生衣救不瞭兩個人,你,你總不能讓我跟你一起死吧……”皮特裡怔怔地望著兒子,還沒來得及說句話,就隨快艇一起被海水淹沒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