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陪你走一程

  四十八歲的張明達原是個搬運工人,他有一個女兒叫張英,已經結婚瞭,在一傢合資公司當經理。
  
  張明達沒什麼負擔,提前退休後在一傢單位看大門,日子過得倒也自在。
  
  這天張明達下班回傢時,看到一個女人昏倒在大街上,就趕忙抱起女人攔瞭輛出租車直奔醫院。經打針掛水,女人很快醒瞭過來,可她不聲不響,拔掉輸液針,就木呆呆地往外走。
  
  張明達感到奇怪,放心不下,就一路跟著,追著問,好半天,女人才開瞭口。
  
  這女人叫李玲,今年四十歲,老公有瞭外遇,剛和她離瞭婚。而她自己因為沒有經濟來源,唯一的兒子被判給瞭丈夫。
  
  今天,她昏昏沉沉地從法庭出來,走著走著身子一軟,就什麼都不知道瞭,要不是張明達,她不知道自己會怎麼樣。
  
  聽李玲輕描淡寫地說瞭遭遇,張明達一會兒氣得滿臉通紅,拳頭攥得“咯咯”響;一會兒望著這個無依無靠的女人,又搖著頭唉聲嘆氣。過瞭半晌,他說自己還有套一室一廳的小房子,如果李玲願意,就租給她。
  
  張明達收很低的房租,讓她有瞭安身之處,又給她介紹瞭一些縫紉的活兒,讓她有瞭生活來源。
  
  從此,李玲不用出門,張明達每天將活兒送來,再送走。漸漸地,李玲也知道瞭張明達的一些情況,他妻子去世十三年瞭,為瞭女兒,他一直未娶。現在女兒也結婚瞭,傢裡隻剩瞭他孤零零一個人。
  
  時間一天天過去,兩人常來常往,竟產生瞭微妙的感情。張明達雖然沒什麼文化,但他厚道,知道疼人,看到李玲累瞭,端茶倒水,揉肩捶背,無微不至。李玲很感動,結婚那麼多年,老公從沒像這樣疼過她。
  
  這天,張明達買瞭一袋水果來看李玲。兩人沒說幾句話,突然有人敲門,李玲笑道:“一定是兒子來瞭!”說著上前打開門。
  
  隻見門口站著一個高高大大的男孩。他瞪大眼睛,詫異地看看張明達,又看看李玲。然後走進屋,掏出兩百塊錢放到桌上說:“這是爸給我的零花錢,我用不著。”李玲滿臉的疼愛,卻推過錢說:“你有這份心,媽就知足瞭,還是你留著吧。”哪知,男孩卻突然生氣起來,滿臉通紅地說:“我少吃兩次必勝客就行瞭。”說完,男孩又盯著張明達,看瞭半晌說:“我想和你出去談談!”張明達點點頭。
  
  李玲緊張地看著他倆走出去,擔心兩人會出什麼事。過瞭約摸半個多小時,張明達回來瞭。李玲急忙問他兒子都對他說瞭些什麼?張明達笑笑說:“孩子挺懂事,他讓我好好照顧你,說你吃瞭不少苦,一定得用心疼。他還說自己學習很好,這次考試名列前三,讓你不要擔心。還說繼母也不錯,脾氣溫和,照顧他很周到。”聽張明達這麼說,李玲如釋重負地長長舒瞭口氣。
  
  很快就到瞭中秋節,這天,明月高掛。張明達和李玲一邊賞月,一邊品嘗月餅。張明達突然握住李玲的手,結結巴巴地說:“不如,不如我們兩人搬到一起,搭伴過日子……”說著深情地望著她。
  
  李玲臉一紅,垂下眼,沉默半晌,最後終於抬眼望著張明達,微笑著點點頭。張明達高興極瞭,他一邊給李玲削蘋果,一邊說他女兒張英早就想見見她,請她一起吃頓飯。
  
  星期天,張明達帶著李玲來到瞭女兒張英傢。張英見父親帶瞭李玲過來,立即讓座遞水果,顯得很熱情。可是,她接著就上上下下打量著李玲,看得李玲很不自在。看瞭一會兒,她對父親說:“爸,樓下花園需要澆水瞭,您幫我澆澆水,我想和阿姨單獨聊聊。”張明達聽瞭,樂顛顛地下樓去瞭。
  
  張明達一走,張英往李玲對面一坐,臉上的笑容立即沒瞭影,她冷冷地對李玲說不希望她跟父親結婚。張英說:“我爸他每個月有一千多退休金,再加上現在的工資,足有兩千塊。可你連份像樣的工作都沒有。我爸身體健康,也不用你照顧。你在他身邊,除瞭花他的錢,拖累他,還能幹什麼?聽說你被老公拋棄瞭,想必你身上一定有什麼不能令人容忍的缺點。否則,老公又怎麼會到外面找女人?”
  
  張英的話像刀子一下下刺到李玲的心上。她一言不發,站起來轉身就走。迎面正好碰到上來拿花灑的張明達。張明達咧著嘴,問李玲是不是也想下樓澆花?李玲強忍淚水,咬著嘴唇,搖搖頭。張明達說:“那就坐一會兒,過會兒就該吃飯瞭。”
  
  李玲真不想吃那頓飯,可是為瞭張明達,她強忍著坐在飯桌前。她非常珍惜張明達這個忠厚的、知冷知熱的男人……
  
  回去的路上,張明達追問李玲對女兒印象怎麼樣。李玲說很好,人很能幹。張明達聽瞭,開心地笑瞭。
  
  夕陽下,兩人並肩坐在長椅上,手拉著手,默默無語。過瞭一會兒,張明達握著李玲的手,望著她的眼睛說:“女兒對你說的話,我都聽到瞭。可是,我一定要娶你!我想好瞭,這些年我攢瞭一些錢,給你開個成衣店足夠瞭。你手巧,一定會經營得很好。到那時,女兒就沒什麼可說的瞭。你看好嗎?”李玲眼裡滿是淚水,是幸福也是感動,她望著張明達點點頭。
  
  “隻是……”張明達長長嘆瞭口氣,低下頭說,“隻是,我不知怎麼過你兒子這一關?”
  
  “怎麼瞭?”
  
  “其實,那天我說你兒子對我的叮囑都是騙你的……”
  
  李聆聽瞭一愣,忙問:“那他那天都說瞭什麼?”
  
  張明達頓瞭頓才說:“唉,還是照實說吧,你兒子那天警告我,讓我以後少打你的主意!說我太老,根本配不上你!”
  
  李玲搖著頭,淚水已經奪眶而出:“誰說你配不上我?能碰上你是我這輩子最大的福氣,我要嫁給你,再窮再苦也要跟著你……”說著擁入瞭張明達的懷抱。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