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三個火槍手

  喬克爾曾是個獵手,後來承包瞭農場,就放下獵槍,拿起瞭鋤頭。
  
  哪想,頭一年就遇上瞭大旱,農場顆粒無收,眼下生計都成瞭問題。
  
  這天,喬克爾的好友馬丁找到他說:“最近,政府正召集獵人捕殺駱駝,每殺死一頭駱駝,就獎勵五十元錢。怎麼樣,跟我一起去吧。”
  
  喬克爾奇怪地問:“不是說要保護野生動物嗎?”
  
  “對啊,可是這些年,野生駱駝大量繁殖,與人爭奪水源,現在已造成城市飲用水危機,所以政府才想出這麼一招。”
  
  聽馬丁這麼一說,喬克爾馬上點頭答應瞭。
  
  這天一大早,兩人開著小卡車向郊外駛去,他們知道那裡有個半幹的湖泊,經常有駱駝去喝水。卡車在無人的小路上全速前進,突然,喬克爾發現,前面不遠處有個老頭正站在路中間朝他們招手。喬克爾趕忙剎車,還好沒有碰到老頭,他氣憤地喊道:“你找死啊!”
  
  老頭見車停瞭下來,跑到車窗前,抱歉地說:“我的車拋錨瞭,攔瞭好幾輛車,都沒有停下來,所以才站到瞭路中間。”老頭看瞭看他們的裝備,又問道:“你們應該是去打駱駝的吧?”喬克爾不耐煩地點點頭,老頭興奮地說:“太好瞭!我叫紐曼,也是一個‘駱駝槍手’,你們能帶我一程嗎?”
  
  不等喬克爾答話,馬丁就熱情招呼道:“沒問題,上車吧!”紐曼趕忙一邊道謝,一邊拎起行李上瞭車。
  
  到達目的地,三人將車停好,就分頭行動。喬克爾一路向北,很快就發現瞭一個水坑。水坑邊雜草叢生,是個不錯的狩獵地點。他停住腳步,藏在半人高的草叢中,等待駱駝的到來。
  
  轉眼半個小時過去瞭,駱駝還是沒有出現,喬克爾不禁有點失望,他點上一根煙,想放松一下。這時,他猛然聽到水坑那邊傳來瞭一陣輕微的響動,仔細一看,隻見一頭駱駝正緩緩靠近水坑,一邊註意周圍的動靜,一邊大口地喝水。
  
  喬克爾迅速端起槍,瞄準駱駝的頭部,屏住呼吸。隻聽“砰”的一聲槍響,駱駝長嘶一聲,就倒下瞭。
  
  喬克爾好不開心,第一槍就打得這麼準。他來到駱駝旁邊,準備喊馬丁來幫忙。就在這時,他發現距駱駝不遠的地方,有個人也倒在瞭地上!喬克爾走近一看,頓時呆住瞭:這不是紐曼嗎,他怎麼和自己跑到一塊瞭?此刻,紐曼的頭還在流血。喬克爾把手放在紐曼的鼻孔上,發現他已經沒有瞭呼吸!
  
  喬克爾不由倒抽瞭口冷氣:他知道他用的這種獵槍是一種散彈槍,射發後,數十個小彈頭會呈喇叭狀射出,殺傷面積很大,不用說,肯定是其中的散彈擊中瞭紐曼!喬克爾隻覺得脊背發涼,雖說這隻是誤傷,但也是要坐牢的呀!現在怎麼辦,喬克爾腦子一片空白,他想去找馬丁,先開車回傢,逃離這是非之地再說。
  
  好在兩人離得不遠,馬丁見喬克爾過來,奇怪地問:“你怎麼這麼快就回來瞭,我剛才聽你放瞭一槍,打到瞭嗎?”
  
  “沒、沒打到……我、我有些不舒服,我們還是回去吧。”喬克爾有氣無力地說。
  
  馬丁端著槍,說:“好,你先坐在這裡休息一下,等我打到一隻駱駝,我們就走!”
  
  喬克爾點點頭,一屁股坐在地上,點上瞭一根煙。
  
  不多時,隻見馬丁沖喬克爾打瞭個手勢,小聲說道:“駱駝來瞭!”然後就小心翼翼地伏下身子,舉起瞭獵槍。
  
  此情此景,跟剛才自己打獵的場景是多麼相像啊。喬克爾看著老實巴交的馬丁,心頭突然冒出瞭一個大膽的主意。
  
  又是“砰”的一聲,駱駝倒下瞭。馬丁正要去查看獵物,喬克爾叫住他說:“我剛才看到一隻駱駝朝南面跑去瞭,你趕快去追,這隻死駱駝我替你看著就行瞭!”馬丁順著喬克爾手指的方向望瞭望說:“是嗎?我怎麼沒看到?”
  
  喬克爾著急地說:“你剛才一槍把它嚇跑瞭,再不去追隻怕追不到瞭。”
  
  馬丁猶豫瞭一下說:“好,我去找找看。你今天沒有收獲,要是能抓住那隻駱駝,它就歸你瞭!”說著,握著槍朝南邊追去。
  
  馬丁前腳剛離開,喬克爾便一路小跑,來到紐曼的屍體旁。他摸摸屍體,發現還有些溫度,便拖著屍體,來到馬丁打死駱駝的地方,放在附近的草叢中,又到水坑邊仔細清洗瞭身上的血跡,然後等馬丁回來。
  
  過瞭一會兒,馬丁喘著粗氣回來瞭,顯然是沒有找到駱駝。他正想說話,隻聽喬克爾戰戰兢兢地說:“馬丁,你、你殺人瞭!”
  
  馬丁疑惑地問:“喬克爾,你開什麼玩笑呀?”喬克爾指瞭指不遠處紐曼的屍體,哆嗦著說:“我也不願意相信,可這是事實呀!”馬丁一看也愣住瞭,他走到紐曼的身旁,看看他頭上的槍眼,又用手試瞭試他的呼吸,頓時,嚇出瞭一身冷汗,不知所措地念叨著:“上帝呀,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喬克爾難過地說:“第一眼看到紐曼,我就覺得他有點不正常,一副迎風就倒的樣子,哪像個獵手。可你這個人就是喜歡做好事,非叫他上車。這不,他到處亂跑,結果出事瞭!”
  
  馬丁的臉色煞白,抱著頭痛苦地蹲在地上:“天啊,我怎麼這麼倒黴,這可是要坐牢的呀!”喬克爾安慰道:“你這隻是過失殺人,不是什麼重罪,要是能投案自首,說不定還能從輕判決。”
  
  馬丁的眼淚落瞭下來,絕望地說:“我傢的情況你也知道,要是我這一去,傢裡就沒有瞭經濟來源,他們以後還怎麼生活呀?”喬克爾拍拍胸脯,信誓旦旦地說:“兄弟,你就放心去吧,我會幫助你的傢人的。”
  
  在喬克爾的再三勸說下,馬丁投案自首瞭。送別瞭馬丁,喬克爾也放下心來,隻要有人頂罪,他就可以繼續安心過日子瞭。
  
  不久,紐曼被誤殺的事,引起瞭野生動物保護協會的強烈不滿,他們組織瞭大規模的遊行示威,要求政府停止獵殺駱駝,以免造成更多的傷亡。政府迫於壓力,中止瞭獵殺駱駝的行動。不用說,喬克爾又失業瞭。
  
  轉眼,到瞭馬丁出獄的日子,此時,喬克爾為瞭生計,已在另外一個城市謀到瞭一份侍者的工作。
  
  這天,喬克爾給客人送咖啡的時候,發現店裡的視頻,正在播放一部電視紀錄片—《與駱駝同在的攝影師—紐曼》。看到“駱駝”、“紐曼”這些熟悉的字眼,他的心跳驟然加速,不由停住瞭腳步。
  
  紀錄片講述瞭紐曼的傳奇經歷:原來,紐曼的真實身份是攝影師,他常年跟蹤拍攝野生駱駝。因過度勞累,得瞭肝癌。就在這時,他知道政府正召集槍手獵殺駱駝,他曾多次去找政府交涉,希望停止殺戮,政府卻始終不為所動。於是,他決定用自己為時不多的生命,去拯救那些槍口下的駱駝,最後導演瞭一場被“駱駝槍手”誤殺的悲劇。
  
  紐曼死後,律師收到瞭他的遺書。遺書中,他希望律師去找野生動物保護協會的朋友,讓他們以自己的死為由,逼迫政府改變主意。他還說,自己妻子早亡,也沒有子女,如果殺死自己的槍手投案自首,自己留下的百萬存款,就全部歸他所有,也算是對他無辜受牽連的一種補償。
  
  影片是在紐曼與駱駝的合影中結束的。喬克爾木木地站在原地,後悔不已—那一百萬原本是屬於他的呀!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