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尋玉追兇

  乾隆年間,秦淮河上出瞭一位名噪一時的美妓。此女名喚婉玉,年方雙十,琴棋書畫無一不精,才色俱佳,引得各地狂蜂浪蝶紛至沓來。
  
  就連千裡之外的京城,也時有王公貴族慕名而來。但婉玉不是來客必陪,她有一嗜好—喜歡收藏各種玉雕小物,對上古遺傳下來的古玉物件更是情有獨鐘。客人要想求得一夜情緣,必先贈上一兩件珍奇玉雕方可遂願。
  
  婉玉十六歲踏入風塵,到現在已有四年。
  
  這四年來她南下北上地到過不少地方,為她神魂顛倒的富商高官自然不在少數,婉玉由此也搜羅瞭不少玉雕物件,其中不乏稀世珍品,但她似乎都不滿意。
  
  這日午後,婉玉正在後房拂琴自娛,有老鴇差丫環請她去見客。婉玉停止拂琴問明丫環,得知來客自稱帶有她所好之物,她這才起身略為裝扮,隨丫環下樓。
  
  來到前廳,隻見那客人相貌堂堂、氣宇軒昂,看穿著打扮應是個儒商。那人見瞭婉玉,忙從袖中拿出一枚玉兔奉上。婉玉蹙眉一笑,接過玉兔,一番端詳之後,面露不屑之色:“客官這枚玉兔雕功倒是精細,隻是這玉不是老玉,而是新玉。我要是沒看錯,此物面世不過區區十數年。看客官氣質不凡,豈能不知玉器傳世百年以下為新玉,百年以上才稱老玉?”
  
  那客人見婉玉見多識廣才情過人,一上手就看出瞭此玉的粗劣處,不由暗自欽佩,面色一紅,尷尬地告辭而去。
  
  三日後,那客人竟在身著便裝的地方要員的簇擁下再次來到“怡香樓”,有人告訴老鴇:此人是當朝大官,現今的刑部尚書朱大人。
  
  朱尚書早已聽說婉玉的美名,這次借來南京巡視之機正好前來拜訪。前日,他是專門拿瞭一塊仿古玉件,來試探婉玉是否徒有虛名的,哪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老鴇不敢怠慢,小跑著親自喚來瞭婉玉。婉玉禮貌見過朱尚書,態度依然不冷不熱。朱尚書也不氣惱,呵呵笑問婉玉可否先到她房間說話。婉玉不忍在眾人面前駁瞭他的面子,便引著朱尚書到瞭她的房間。
  
  進瞭房間,朱尚書坐下,不慌不忙地從懷中拿出瞭一件玉雕放在瞭桌上,說道:“還請婉玉姑娘鑒賞我這件古玉,若姑娘喜愛,隻管拿去。”
  
  婉玉一瞥那玉雕,不由呆住。此物為一玉龜,大小似一馬蹄。遍體晶瑩透亮,柔若凝脂,體內幾道血絲,隱隱泛著紅光。婉玉將它小心地放在手中,邊細看邊撫摸,那玉龜背部正中有一微凹之處,大小正似一犬爪。
  
  婉玉面色復雜,她將玉龜放回桌上說:“大人,您又錯瞭,這豈止是一枚古玉?它應該叫邃古玉,傳世已有上千年。邃古玉是土葬之玉,人歸天後用玉陪葬,殮短者為邃,殮久者為邃古。玉器伴著主人,隨著屍身的腐化,常年浸泡在血水中,玉器吸盡瞭人體的精華,伴著屍身慢慢養性,越久越是有靈氣。邃古玉多藏於高級棺木內,屍身養玉,玉養屍身,在漫長的屍身養護下,邃古玉出土後常有隱隱血絲,並在玉體內慢慢遊動,這種邃古玉又稱血絲玉,是世間少有的稀世之物。”
  
  一番話說完,為驗證其說,婉玉又命丫環端來一盆清水將血絲玉龜放於其中,滿盆清水霎時變得鮮紅,猶如早起的朝霞;那龜昂首擺尾四爪欲動,活靈活現栩栩如生。拿出玉龜後,水中的紅光又立即不見瞭。
  
  朱尚書呆坐桌旁,聽得不斷頷首,越發對婉玉的才識高看一眼,他驚嘆道:“姑娘果然貌美才佳,我隻知這玉龜很珍貴,故而求姑娘到屋內鑒賞,以躲避外人目光,卻沒想它在姑娘嘴裡竟有這許多說道。既然如此,你可要小心收藏。”
  
  婉玉謝過朱尚書,將玉龜放置妥當,吩咐門外侍立的丫環去告訴老鴇,今夜專陪尚書大人。朱尚書大喜過望,終於遂瞭心願。
  
  次日晨,朱尚書在婉玉的伺候下穿戴整齊,梳洗完畢,愜意地在房中等待丫環送來早餐,他想用完早餐再離去。婉玉坐在一旁,柔聲細語地陪他說話,她漫不經意地問道:“昨日那玉龜,大人是從何處所得呢?”朱尚書正想炫耀手中權勢,傲然答道:“那是一年前一個小吏送我的。”
  
  婉玉掩嘴輕聲一笑,說道:“想您那下屬也是糊塗之人,哪有送禮不送完整的東西呢?”
  
  朱尚書一陣疑惑,婉玉解釋道:“那玉龜原是兩個,一大一小。大龜為龜母,小龜趴伏於大龜背上,為龜子。龜,原就寓意延壽千年,又馱一子龜,更含瞭子嗣興旺,後繼有人之意。你那下屬隻送大龜不送小龜,豈不是糊塗之人。大人若不信,可撫摸大龜背部,有一微凹之處,正是馱負小龜的地方。”說完,取出玉龜讓朱尚書驗證,果如其言。
  
  朱尚書一陣難堪,為挽回顏面,他忙許諾:“這事兒好辦,待我回去,定找那小吏要來小龜,改日再見姑娘時送上就是瞭。”婉玉一臉歡喜,感激道:“那就多謝大人瞭。”
  
  朱尚書回到京城,心裡仍念著婉玉的美色,他想起送上小龜一事,忙喚來瞭那送大龜的小吏,讓他去尋小龜。小吏一聽卻做瞭難,那隻大龜是在京城裡的“藏寶閣”花大價錢買的,買時並不知還有小龜一說。朱尚書見小吏並無小龜,想到在婉玉那誇下的海口沒法應付,不由沉下瞭臉。小吏怕朱尚書動怒,連忙答應再到那傢店去尋。
  
  出瞭尚書府,小吏徑直進瞭“藏寶閣”,向掌櫃的說明來意。掌櫃的很吃驚,他也不知道還有個小龜。見他手裡沒有小龜,小吏急得大汗直冒,他央求掌櫃的無論如何也要想辦法弄到小龜,並許諾重金求購,當下就拿出瞭千兩銀票做定金。掌櫃的看見銀票,點頭說:“這大龜原是我在豫南信陽州的一戶人傢求來的,待我再到那戶人傢中尋一尋。”
  
  小吏大喜,約他兩個月後交貨,隨後去給朱尚書回話瞭。朱尚書也很高興,趕忙寫瞭封書信給婉玉,信中誇耀瞭一番自己的權勢,稱兩月後就可得小龜,請姑娘安心。
  
  兩個月轉眼即到,但“藏寶閣”的掌櫃卻蹤跡全無,朱尚書幾次催問小吏,小吏均無法答復。
  
  這日,朱尚書正在府上品茶,那小吏卻急匆匆拜見,稱打探到“藏寶閣”掌櫃的消息,小吏說那掌櫃已於數日前在信陽州被官兵抓獲,判瞭斬首,聽說他曾是個江洋大盜。朱尚書一驚,忙去瞭刑部衙門,翻看各州府呈上來的死刑的卷宗,果然在信陽州的呈文中找到瞭“藏寶閣”掌櫃的案子。
  
  原來,“藏寶閣”的掌櫃正是十數年前名揚天下的飛天大盜胡作非。事情蹊蹺,兩個多月前,河南信陽州知府接到一封奇怪的密信。信中說,十幾年前曾在信陽州作案的飛天大盜胡作非,近日將重出江湖,到顧傢大院做案,請知府大人伏兵擒拿。
  
  知府將信將疑,十幾年前胡作非已光顧過一次顧傢大院,那次不光盜走瞭顧傢一塊祖傳數代的血絲玉龜,還因為惡行暴露,殺瞭顧傢上上下下幾十條人命。現在顧傢大院早已敗落,隻有一個風燭殘年的老管傢守著院子,胡作非又來這做什麼呢?
  
  但知府寧願信其有不願信其無,派瞭手下在顧傢設埋伏。守瞭十幾天後,一個夜晚,胡作非果然越墻而進,正當他在顧傢逼迫老管傢交出什麼小玉龜的時候,眾捕快一擁而上將其擒獲。(www.rensheng5.com)胡作非對十數年前所犯罪行供認不諱。當年,胡作非殺瞭顧傢幾十條人命後自知罪責難逃,便金盆洗手,拿出偷盜所得的寶物在京城開瞭傢古玩店,這麼多年過去瞭,竟沒有人將他認出。若不是此次高人暗中相助將他捕獲,怕他還不知要逍遙到何時呢。
  
  朱尚書看完案情呈報,心中已明白幾分。他快馬送信一封給信陽州知府,問詢當年顧傢可還有後人存世。數日後回信來報,稱當年顧傢確有一幼女因在親戚傢而避免遇難,但後來不知她行蹤。此女名喚婉玉。
  
  朱尚書心中一驚終於明白瞭,婉玉為瞭尋出兇手,不惜賤落風塵,她以嗜好玉玩為名,收羅天下玉品,目的就是想要再見玉龜。當年,胡作非在打鬥中遺落瞭小龜。
  
  婉玉便以此為餌,借助購買玉龜之人的權勢和財力,追尋小龜的下落。如此順藤摸瓜,定會牽出隱匿於暗處的胡作非。
  
  胡作非在錢財的驅使下定會鋌而走險再上顧傢尋搶小龜。於是,她又寫匿名信給信陽州知府,讓他佈兵甕中捉鱉。
  
  想到這裡,朱尚書一聲長嘆。後來他又去尋婉玉,卻聽說婉玉已為自己贖身,遁入空門。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