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榮譽退休

  埃默是某警局盜竊偵查科科長,再過一個星期,他就要榮譽退休瞭。
  
  哪想到,這段時間他卻碰上瞭一起連環盜竊案,三個星期內竟有六傢藥店連續被盜!更糟糕的是,直到現在,這件案子他還是一頭霧水。
  
  這天快要下班時,埃默和他的助手來到局長辦公室,隻見局長挺著個啤酒肚子,一臉不滿地說:“這已經是第六起藥店盜竊案瞭,你們難道一點線索也沒有找到嗎?”
  
  埃默痛苦地搖瞭搖頭。
  
  局長生氣地擺擺手說:“你們回去吧,再過一個星期,如果案件還是沒有進展的話,”他停瞭停,瞪瞭埃默一眼,“我就免瞭你的職,到那時,你就不再是榮譽退休瞭!”
  
  助手知道埃默心裡很難受,就主動開車把他送回傢,接著,兩人重又打開一摞厚重的卷宗,一頁一頁翻過去,試圖找到蛛絲馬跡。
  
  過瞭一會,助手的煙癮上來瞭,對埃默說:“長官,您傢裡有煙嗎?”埃默說酒櫃裡有,叫他自己去拿。助手走過去,打開酒櫃,笑瞇瞇地拿起瞭一盒香煙:“哈哈,還是帝國牌的呢——”
  
  話音未落,兩個人突然就愣住瞭,他們同時悟到:在六傢被盜的藥店門口,偵查人員都發現瞭帝國牌香煙。要知道,這種牌子的香煙現在市面上已經很少見瞭。
  
  助手知道,長官沒有抽煙的習慣。
  
  埃默心中掠過一絲不安。他有兩個兒子,大兒子原來也是一個警察,可不幸在一次追捕活動中因公殉職。小兒子叫韋爾納,可能受瞭傢庭的影響吧,曾經提出想當警察,可他考慮到警察職業的危險性,所以一直反對,為此,父子倆鬧瞭不小的矛盾。特別是韋爾納的媽媽死後,父子倆更是很少說話瞭。韋爾納常常獨往獨來,從不打招呼……
  
  助手似乎看出瞭長官的心思,就打哈哈安慰道:“這隻是一個巧合。”
  
  可埃默不這麼想,他指示助手馬上采取行動,把韋爾納用過的茶杯包起來,送到警局做指紋鑒定。
  
  他則在傢中靜靜地等著結果。很快,助手打來電話,說茶杯上的指紋與案發現場上的煙蒂指紋完全吻合!
  
  埃默像被人重重打瞭一拳似的,一下子就癱倒在沙發上……
  
  兩個兒子,一個被罪犯殺害,另一個卻成瞭罪犯……這怎麼可能?過瞭好一會兒,埃默才回過神來。他想趁韋爾納還沒有回傢,再查查有沒有新的證據,於是,他重又打起精神,進瞭韋爾納的房間,展開地毯式搜查。
  
  有道是不搜不知道,一搜嚇一跳。很快,他便找到瞭一張城市地圖,地圖上標註瞭幾個紅色的小圓圈,並用一條藍線連瞭起來。他數瞭數,藍線上一共有六個圓圈,正與遭到盜竊的六傢藥店相對應。看到這些,埃默腦子裡頓時嗡嗡作響:真沒想到,兒子竟然就是自己一直苦苦追尋的盜竊犯!
  
  埃默拿著地圖的雙手顫抖起來,憤怒和悲傷湧上心頭,他大口大口地喘著氣,但是他清楚,在犯罪現場,沒有父親與兒子,隻有警察和嫌疑犯。
  
  片刻之後,埃默漸漸冷靜下來,他拿起地圖又仔細端詳瞭一番。這時,他發現,地圖上還標註瞭第七個圈:阿德勒藥店,那是本市最大的一傢藥店,也就是說,它將是罪犯的下一個目標。而且,韋爾納這麼晚沒有回傢……埃默毫不猶豫地給助手打瞭個電話,通知他立即報警。
  
  出發前,埃默戴好佩槍,可手銬卻怎麼也找不到瞭。因時間緊迫,他隻好先趕往阿德勒藥店。
  
  當他到現場時,警方已經在藥店周圍佈下瞭天羅地網,抓捕工作已準備就緒。
  
  助手過來,壓低聲音對埃默報告說:“我去看過瞭,藥店的後門已被撬開,門還半掩著,那傢夥—定還在店裡面!”
  
  埃默點點頭,說:“好的,你跟我進去。”說完,他們小心翼翼摸進瞭藥店。
  
  藥店內一片漆黑,埃默不得不慢慢地挪動步子。就在這時,前方突然發出一陣聲響,埃默迅速向那個方向移過去,厲聲道:“我是警察!別動!舉起手來!否則我就開槍瞭!”
  
  與此同時,助手打開瞭屋裡的燈。
  
  “別開槍,爸爸!是我!”屋內傳來一個年輕人的喊聲,正是埃默的兒子韋爾納!
  
  “你這個敗類,我打……”埃默正要對兒子發火,卻聽見兒子得意地說:“我總算逮到他瞭!”
  
  埃默一愣,上前一看,隻見兒子押著一個戴手銬的男子走瞭過來,說:“對不起,爸爸,是我拿走瞭你的手銬!”
  
  一個小時過後,埃默被局長叫到瞭辦公室。
  
  局長喜滋滋地說:“嘿,埃默,以前你說你兒子沒有資格當警察,現在你瞧,你兒子立瞭這麼大的一個功,實在是讓人驚喜啊!”說到這,他似乎想起瞭什麼,“你不是下星期就要榮譽退休瞭嗎?快把韋爾納叫過來,我們正需要這樣的年輕人呢!”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