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愛情針法

  “瑪吉針”是世界上最奇特的針法,是它,補好瞭一顆破損的心。安德魯是一個年輕人,幾年前父親把一傢經營多年的紡織公司交給瞭他,沒想到,生意一落千丈,沒多久就債臺高築,安德魯沮喪極瞭。
  
  安德魯想瞭幾天,決定一個人去山地旅遊,放松一下心情。
  
  一天傍晚,雨下得很急,他正背著行李在山間徒步前行,突然,腳下一滑,整個人翻下瞭山坡……
  
  醒來時,安德魯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個溫暖的小屋裡,身上蓋著厚厚的被子,旁邊放著一身換洗的衣服,不遠處有一個黑發披肩的姑娘,正一針一線仔細地縫著什麼。
  
  姑娘名叫瑪吉,她在山坡下發現瞭摔傷的安德魯,把他救回瞭傢,並讓他養好傷再走。
  
  就這樣,安德魯在這間小屋裡住瞭下來。時間一長,他開始觀察起這個姑娘來,發現瑪吉每天都在做衣服。憑著職業敏感。他覺得瑪吉的手藝絕對不同凡響,不但針腳細密工整,而且富於變化,衣襟上的圖案層次分明極有動感,簡直稱得上是一個紡織藝術傢。
  
  安德魯情不自禁地說:“瑪吉小姐,你做的衣服真漂亮啊!”
  
  姑娘聽到安德魯的誇獎,羞澀地笑瞭,對他說:“這是我傢祖傳的一套特殊針法。”瑪吉的話讓安德魯心頭一動。
  
  轉眼半個多月過去瞭,安德魯舍不得走,他發現自己愛上馮吉瞭!
  
  終於有一天,安德魯忍不住開瞭口,支支吾吾地說:“瑪吉,你願意跟我走嗎?我有傢紡織公司,你能做我的技術總監嗎?”
  
  萬萬沒有想到的是,瑪吉竟冷冷地拒絕瞭他,說:“不願意!”
  
  安德魯的心一下涼瞭,這時隻聽瑪吉大聲說:“如果你要我做你的妻子,我就跟你走!”
  
  哈哈,安德魯又驚又喜,一把摟過瑪吉,喃喃地說:“我就是這個意思呀!”
  
  安德魯趕緊打點好行李,準備第二天就回去安排婚事,瑪吉則說要等父親晚上回來才能定。
  
  第二天一早,安德魯就叩響瞭瑪吉的房間,叩瞭好久,都沒有回應。他急瞭,忙推門進屋,發現裡面空蕩蕩的,桌上放著自己那件破損不堪的外套,瑪吉已經把它補好,衣服上還放著一張字條:“父親不同意我和一個白人結婚,你再也不會找到瑪吉瞭,再見!”
  
  安德魯手裡攥著那件瑪吉親手織補好的衣服,他不敢相信自己失去瞭瑪吉,心想:命運對自己為什麼如此不公?父親把一傢好好的紡織公司交給自己,卻給自己辦砸瞭,遇到一位好姑娘,卻橫遭長輩阻攔……
  
  從那之後,安德魯四處打聽瑪吉父女倆的消息,可都杳無音信,他的心一點點沉瞭下去,心痛難忍時,就拿出瑪吉補好的那件外套,輕輕撫摸細密的針腳,就像撫摸瑪吉那雙勤勞靈巧的雙手。
  
  這天夜晚,安德魯又一次拿出外套,含著淚註視著瑪吉織補過的痕跡。
  
  突然,安德魯像是發現瞭什麼——瑪吉的針腳密佈在衣服的破損處,針針精巧,細致無雙,可不知道為什麼,夾克衫後襟上有一小塊,明明沒有破損卻也被縫上瞭細密的針腳。這是什麼?是圖案嗎?好奇的安德魯仔細地觀察起來。
  
  一個小時過去瞭,兩個小時過去瞭,當安德魯意識到那圖案的真正含義時,他拿著衣服的雙手幾乎顫抖瞭:圖案不是別的,正是一套針法,瑪吉是用這種方式把自己祖傳的針法教授給他!
  
  突然,他眼前一亮,發現圖案最下方隱秘地繡著幾個字母,拼起來就是:安德裡斯。安德裡斯?這應該是一個地名,難道這是瑪吉在暗示自己找尋她的線索?
  
  安德魯興奮極瞭,立馬踏上瞭尋找瑪吉的旅程。
  
  終於,在一個名叫安德裡斯的小鎮,他打聽到瞭瑪吉父女的消息,當他敲開瑪吉傢大門的時候,迎接他的正是瑪吉花一樣的笑臉。他望著美麗如初的瑪吉,嗔怪道:“為什麼要這樣折磨我呢?”
  
  瑪吉笑瞭,她把安德魯拉進屋子,拿起瞭桌子上的針和線。說:“來,我教你最後一針!”
  
  “什麼最後一針?”安德魯愣住瞭,瑪吉卻笑得合不攏嘴,原來,那件衣服上的針法少瞭最關鍵的一針,如果安德魯隻是貪戀針法而不是真心愛瑪吉,那他得到的將不過是一套粗糙低劣的針法!
  
  安德魯把聰明可人的瑪吉擁在懷裡,會心地笑瞭:如果不是自己日夜思念瑪吉。睹物思人,他會發現這套針法嗎?如果不是他真心愛戀瑪吉,他會獲得那寶貴的最後一針嗎?安德魯知道隱藏在衣服上的這套針法是瑪吉對他的愛,也是瑪吉對他的智慧考驗。
  
  安德魯用瑪吉的針法申請瞭專利,挽救瞭公司,他把這種針法取名叫“瑪吉針”,那是一套愛的針法,它補好瞭一顆破損的心。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