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得理不饒人

  都說“得饒人處且饒人”,可這得分跟誰。
  
  對退休的老劉來說,饒誰都不能饒老李頭,不光不能饒,還得“乘勝追擊”,絕不放松。
  
  老李是老劉的棋友,兩人整天泡在老年人活動室裡下圍棋。別的人玩玩紙牌聊聊天,時間一久。處得跟朋友似的,但這老劉和老李卻正相反,天天在一起下棋,可隻要一提起對方,肯定一撇嘴:“他呀——臭棋簍子。”
  
  這倆老頭都以為自己的棋藝比對方好,其實是半斤八兩,互有勝負。可這一天,老劉如有神助,連贏瞭兩盤,每盤都贏瞭三十多目,下到第三盤還把老李的一條“大龍”圍在瞭中間。老李一張老臉憋得通紅,瞪大眼睛死盯著棋盤,手裡拿著棋子,遲遲下落子。老劉心中得意,一邊搖扇子,一邊說風涼話。
  
  老李輸瞭棋本來就鬱悶,聽瞭老劉的話,更火瞭,伸手將棋子一擼:“牛什麼牛,你以前也有輸棋的時候。”
  
  老劉笑瞇瞇地說:“我可沒忘,但咱不像你,輸瞭就拿棋子撒氣,”一見老李沒話說,老劉更加得理不饒人,“我早就說過,你的水平不行,做我的徒弟還差不多,你偏不信,咋樣?這回服瞭吧?”
  
  老劉嘻皮笑臉,故意氣老李,卻沒想到老李正在氣頭上,這些話如同火上澆油。隻見老李一巴掌狠狠地拍在棋盤上,指著老劉的鼻子喊:“你……你太狂瞭,我……我一定要和你好好較量較量。”
  
  他這一喊,把活動室裡的人都驚動瞭,全都過來看熱鬧。沒想到老李發這麼大的火,老劉心裡有些後悔,伹眾目睽睽之下,哪能示弱啊?他也大聲說:“比就比——就你那臭水平,我還怕你呀?”
  
  這下老李火氣更大瞭,他咬牙切齒地說:“好你個老劉,咱倆……咱倆也別光動嘴,打個賭吧,要是我輸瞭,從今以後,我……我管你叫師傅,要是你輸瞭呢?”
  
  老李毫不含糊地說:“我要是輸瞭,我也管你叫師傅。”
  
  看熱鬧的老頭老太太們見事情鬧大瞭,便過來勸他倆,這倆老頭才不聽呢,定好瞭兩天之後在此決戰,然後各自氣呼呼地回傢瞭。
  
  回到傢,老劉心裡打起瞭響鼓。雖然他覺得自己比老李強,可估計也強不瞭多少,動真格的,他的勝率最多百分之五十……五十一,也就是說,他有近一半的機會會輸。要是輸瞭,管那個老東西叫師傅,還不讓人笑死?可話都說滿瞭,反悔是不可能的,這可怎麼辦呢?
  
  晚上,兒子劉方回來瞭,見老爸愁眉苦臉地躺在床上,吃瞭一驚,忙問他是不是病瞭。老劉便把這件事說瞭一遍。
  
  劉方一聽,又好氣又好笑,埋怨他不該意氣用事,老劉生氣瞭,罵道:“用不著你說我,趕緊幫我出個主意才是正經。”
  
  劉方才不理他呢,自顧自去忙自己的事情,過瞭好半天,老劉進瞭劉方的房間,小聲說:“兒子,你鬼點子多,幫幫老爸吧,老爸要是輸瞭,以後可沒臉見人瞭。”
  
  看得出來,對老劉來講,這次賭棋比天都大,
  
  劉方不禁有些可憐老爸,他想瞭想,說:“爸,我可以幫你,但你得聽我的。”
  
  老劉精神一振,隻要能讓他贏得這場賭賽,讓他做什麼他都願意啊,連忙一迭聲地答應下來。
  
  劉方說:“如果你親自跟李叔比賽的話,誰也沒辦法讓你包贏不輸,但咱可以找一個比李叔水平高的人,讓他替你出戰,這樣就可以無驚無險地贏得比賽。”
  
  老劉氣壞瞭,這是什麼笨主意?老李又不是傻子,怎麼可能讓別人代替比賽?
  
  他剛想發作,劉方指著電腦說;“你不是在網上下過棋嗎?這兩天,你就通過下棋,物色一個比你們都強的棋手,到你和李叔比賽的時候,我把李叔下的每一步棋都當作是你下的,跟這個高手對局,然後把這個高手的每一步棋,通過耳機傳給你。這樣,事實上李叔就是跟這個高手比賽,他一定會輸。”
  
  老劉還有些疑惑:“耳機傳給我倒好辦。把我平常下棋時聽的半導體耳機換成手機耳機就行瞭,最多花掉點手機費,可你咋能知道我們倆怎麼下呢?”
  
  劉方呵呵一笑:“上次我去你們老年活動室找你,發現在你們棋盤邊上正巧有臺電腦,上面配瞭攝像頭。你去下棋前偷偷把攝像頭對著棋盤,再和我連上網,我不就能看到瞭嗎?”
  
  老劉恍然大悟,說道:“噢,那我會,上次老年電腦班上我學過上網。”
  
  聽瞭兒子的方法,老劉一下子興奮起來,網上高手如雲,隨便找一個都比他跟老李強,要是真有這樣的高手幫忙,那這場比賽就贏定瞭,到時候看他老李如何收場?正得意呢,劉方卻說:“爸,你可以贏瞭比賽,但是,比賽之後,你一定要和李叔言歸於好,也不能讓人傢管你叫師傅,一個勁地打擊人傢,要是那樣,我就不幫你瞭。”
  
  劉方的態度很堅決,老劉猶豫再三,隻好答應瞭。
  
  老劉想起,在網上有一個網名叫“橫掃天下”的棋手,以前跟他下過棋,棋藝高出他一個段位都不止。老劉決定就找他幫忙瞭。但這事不能明說,隻能套關系,巧妙地利用這位“橫掃天下”。
  
  這天晚上,他跟“橫掃天下”下瞭一盤棋,當然中盤就“投子認輸”瞭。他裝作氣憤的樣子打過去一行字:“今天我狀態不好,暫時休戰,你敢不敢兩天之後跟我再較量較量?”
  
  “橫掃天下”當然一口答應下來,並約好不見不散。老劉得意地笑瞭起來,他已經成功地將“橫掃天下”誘入局中,因為,他和“橫掃天下”約定再戰的時間,恰好是他跟老李賭棋的時間,就讓“橫掃天下”幫他殺老李一個丟盔棄甲吧。
  
  賭棋這天,老劉早早地就來到活動室,假裝上網,把攝像頭連上瞭,然後就坐在棋盤邊上等老李,擺出一副必勝的架式。
  
  老李雖然看上去滿不在乎,但從他的眼神裡,老劉覺察出瞭他有些緊張。
  
  老劉心裡偷笑:老東西,任你發揮多好,今天也難逃輸棋噩運。
  
  比賽開始瞭,一切順利,兒子劉方把老李的棋下到網上,再把“橫掃天下”的棋路通知老劉,老劉則裝作苦思冥想的樣子,等上一會兒再把棋子擺上去。
  
  不知不覺兩人棋至中盤,盤面上老劉占優。可老劉的心思早就不在棋上瞭,他盤算著,一會兒老李認輸的那一剎那,他應該說什麼呢?就算不用老李叫自己師傅,也總得出出這口惡氣吧?
  
  這樣胡思亂想著,突然,他聽到老李興奮地叫瞭一聲,“啪”地將棋子狠狠打在棋盤上,然後得意洋洋地站起身來:“老劉,你要輸瞭。”
  
  老劉啞然失笑,下棋的是“橫掃天下”,他的水平那麼高,怎麼會輸?他斜著眼睛打量老李,老李指著棋盤,提醒他說:“老劉,你這塊大龍死瞭,盤面差瞭五十目都不止,還不認輸嗎?”
  
  老劉吃瞭一驚,仔細一看,可不是?剛才他光顧得意瞭,沒留神他的一條“大龍”被老李圍住,眼看要被“屠”瞭。
  
  他的腦袋“嗡”的一聲,怎麼會出現這種情況啊?他又羞又氣,呆在那兒不知如何是好,這時,觀戰的老頭老太太裡有人起哄:“老劉,快叫師傅吧。”
  
  所有的人都笑瞭起來,老劉漲紅瞭老臉,霍地抬起頭瞪著老李,老李卻不看他,明明興奮得意之極,偏偏擺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輕輕地撥弄著棋子。本來還指望著這老東西手下留情,看來是不可能瞭。老劉心裡不是滋味,隻得大聲叫道:“師傅——師傅——”
  
  老李大笑起來,臉上的皺紋都堆在瞭一起:“開個玩笑,別當真啊,老劉……”
  
  沒等他說完,老劉已經擠出人群,沖出活動室,他簡直要氣瘋瞭,那個“橫掃天下”,怎麼偏偏在這關鍵時刻不爭氣啊?跑回傢,見兒子劉方正呆呆地看著棋局,顯然,他也不明白為什麼會輸。老劉一把推開他,敲擊出一行字:你明明能贏,為什麼要輸?
  
  “橫掃天下”發過來一個笑嘻嘻的圖片:“我咋就不會輸?再說,贏瞭你那麼多盤,不好意思啊,大傢下棋消遣,誰輸誰贏有什麼關系?”
  
  “橫掃天下”雖然沒有明說,但分明這次是有意讓著他。
  
  老劉愣瞭好半天,頹然坐下。兩天前,要不是他贏棋又贏嘴,弄得人傢老李下不來臺,哪有今天的輸棋之辱啊?這做人啊,可不能得理不饒人。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