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可怕的一聲喊

  PART。1深夜難以入睡
  
  世界上什麼事情最痛苦?有人說是失戀,有人說是缺錢花,對白領青年林嬌來說,這兩項都不是,而是失眠。
  
  她一直患有失眠癥,別人頭一沾枕頭就能入睡,她卻睜著眼睛老半天睡不著。
  
  最近,林嬌失眠癥鬧得更厲害瞭,人一下子瘦瞭好幾斤,為什麼?原來,一樓開瞭傢“休閑茶莊”,說是一傢茶莊,其實是個賭場,據說還有後臺,居民們敢怒不敢言。林嬌就住在二樓,你想,一到晚上,洗牌聲“稀裡嘩啦”的,一般人聽瞭都心煩意亂,更何況有失眠癥的她!
  
  這天晚上,林嬌折騰來折騰去,好不容易瞇上眼睛,冷不丁就聽樓下傳來一陣狂呼,嚇得她一個激靈坐瞭起來,再躺下去卻睡意皆無,看來下半夜再也睡不成瞭,她拿起手機,給男朋友石宇打電話直抱怨,石宇在電話裡說:“不如到我這裡吧,這裡還有間空房間,能讓你睡個安生覺,我馬上過來接你,”
  
  石宇還給林嬌出瞭個主意:“你在外面偷偷大喊一聲,包管能嚇住那些打麻將的,”林嬌“哼”瞭一聲:“這麼喊一聲管用嗎?”
  
  石宇嘿嘿笑著說:“他們這些人半夜賭博,心都虛著呢,你冷不丁一喊,就能嚇嚇他們,沒準他們下回就不敢瞭。再說,三更半夜的,誰也不知道是你叫的。”
  
  林嬌一聽,還挺在理,決定試一試。於是她躡手躡腳地下瞭樓,然後又悄無聲息地向弄堂口摸去。
  
  弄堂口停著一輛三菱吉普車,林嬌快步溜到車旁將身體藏好,深深地吸瞭一口氣,憋足瞭勁,扯著嗓子尖叫一聲:“救命呀!搶劫殺人啦——”
  
  尖叫聲像把尖刀劃過夜空,讓人聽瞭不寒而栗。林嬌別轉頭,向茶莊望去,你別說,還真靈!剛才還鬧哄哄的茶莊,現在卻是死一般的沉靜,更不可思議的是,“茶莊”連燈也熄滅瞭。見此情景,林嬌不由暗自好笑,掏出手機給石宇打電話,
  
  電話通瞭,石宇在電話那頭說:“你等急瞭嗎?這麼晚瞭根本攔不到出租車,我現在正往這邊趕呢,差不多再過五六分鐘就到瞭。”
  
  林嬌嘻嘻一笑,然後壓低嗓子說:“剛才我按你說的,冷不丁喊瞭一嗓子‘救命’。結果你猜怎麼樣?茶莊馬上就靜下來瞭,甚至連燈也關瞭。太有意思瞭……媽呀!救命呀!”
  
  就在這時,林嬌突然發現,不知從哪兒冒出來一個頭戴黑頭套的男子,正站在自己的面前,她心裡一激靈,難不成自己被發現瞭?那個茶莊裡的人來報復瞭?這下完瞭。
  
  PART。2這裡十萬緊急
  
  電話那頭,石宇顯然並不知道這邊的情況,還在打趣呢:“你怎麼喊起來沒完沒瞭?你不曉得‘狼來瞭’的故事嗎?喊多瞭就不靈瞭,小心真的把壞人招來,到時候喊破嗓子,也沒人幫你瞭。”
  
  林嬌這時連哭帶喊的:“石宇!快來救我呀,他們派人來殺我瞭,媽呀!他手裡還有刀呀……”
  
  她顧不得和石宇再多說瞭,轉過身撒腿便跑。而那個黑頭套見狀隨後便追,一邊追,一邊威脅她不要再喊。
  
  林嬌哪裡聽他的,一邊大聲尖叫著,一邊圍著這輛吉普車轉起瞭圈子。冷不防腳下一絆,摔瞭個嘴啃泥,情急之下。她連滾帶爬鉆到瞭車底下。可她一鉆進來就有點後悔,因為這輛車底盤倒是不低,可它停的地方太缺德,車底下地勢正好有些凸起,所以入鉆進去就覺得裡面很擠。
  
  就在這時,隻聽“撲哧”一聲響,林嬌頓時嚇瞭一大跳,她馬上想到是黑頭套在捅汽車的輪胎,輪胎沒瞭氣肯定會癟下來,那自己豈不是要被活活壓死?然而,為時已晚,林嬌發現自己已經動彈不瞭。
  
  突然,一輛警車鳴著警笛飛速駛來。林嬌心裡一陣激動,她知道,一定是石宇及時報的警。隻見車門剛打開,石宇就一個箭步躥瞭下來。看到林嬌正壓在汽車下面,大驚失色,急忙掀車,警車上也下來兩位警察同志幫忙。可這輛車太重瞭,三個人喊著“一二三”使勁地掀,可吉普車依然紋絲不動。
  
  真是越忙越亂,不知何時,一輛救護車鳴著笛聲也開瞭過來。見弄堂口給警車堵住瞭,救護車司機便打開車窗問:“出什麼事瞭?你們幹嗎要把路堵住?”
  
  還沒有等石宇講話,警察先開口瞭:“有人卡在車下面瞭,我們正在想辦法救人,你們也快點過來幫一下忙吧!”一位醫生說話瞭:“不行啊!我們是來搶救茶莊裡的人的,有人心臟病突發需要緊急救治。現在人就在弄堂裡,麻煩你們先把路讓一下!”
  
  警察一聽就火瞭:“我們也在救人!”說著,用命令的口氣說,“你們下來一個人!”
  
  這時石宇也說:“你們就幫幫忙吧,你們可以先讓一位醫生到裡面給病人做一下緊急救治,其他人幫我們掀車。兩下都不耽誤。這樣不好嗎?求求你們就幫幫忙吧!”
  
  救護車上的人商量瞭一下,同意瞭。到底人多力量大,眾人很快就將車子掀瞭起來。石宇一把將林嬌從車底下拖瞭出來,林嬌一口氣還沒喘勻,隻見一位醫生沖這邊喊道:“不好瞭,病人的情況很危急……”
  
  救護人員們一聽,趕緊回救護車拿擔架,沒過一會兒,就從茶莊裡抬出一個人來。
  
  PART。3原來心裡更虛
  
  救護車拉著病人開走瞭。林嬌卻看見那兩位警察從茶莊裡走出來,便和石宇走過去詢問情況。
  
  一個警察搖搖頭說:“情況不好,據說,那個人是在玩麻將時,受到突然驚嚇引發心肌梗塞的。”
  
  林嬌幹咳瞭兩聲:“喊救命也能嚇死人嗎?”
  
  另一警察說:“你不用緊張,我們已經猜出是你喊這一嗓子的,不過,這屬於本能反應,沒什麼過錯。隻是有一件事,我們想向你瞭解一下。你住在幾樓?”
  
  “二樓。”
  
  “你不知道那茶莊是地下賭場嗎?”
  
  林嬌趕緊搖頭:“不知道,我白天要上班,晚上回來倒頭就睡,而且我這個人睡覺睡得特死,連外面打雷都聽不到。”
  
  兩位警察忍不住笑瞭:“既然你不知道那就算瞭,剛才那個躺在擔架上的人是第一次來賭博,本來就心虛,聽到有人喊救命,就犯瞭心臟病。我們已經向上級作瞭匯報,一會兒大隊人馬就到,今晚要把這個賭場徹底端掉!”
  
  說話間,林嬌隱約聽到一陣警笛聲由遠及近,車一停,呼啦啦下來十多位警察,馬上就將茶莊包圍起來。
  
  這時,林嬌發現從一輛警車上押下一個人來,剛看瞭一眼,便氣不打一處來,那人正是“黑頭套”!
  
  原來黑頭套紮壞輪胎後,便落荒而逃,結果運氣不佳,迎面碰到警察的車隊。而他也是跑得昏瞭頭,竟然忘記摘掉黑頭套,引起瞭警察的註意,來瞭個當場擒獲,經過簡單審訊,加上正好要到這邊來查地下賭場,順便就將他押瞭過來,查證一下作案現場……
  
  林嬌上前兩步,指著黑頭套的鼻子對警察們說:“就是這個人想要殺我,你們千萬不要讓他跑瞭。”
  
  那個黑頭套一聽,撲通一聲跪瞭下來,說:“這位小妹妹你可千萬不要亂講!”
  
  “誰是你的小妹妹?”林嬌瞪瞭他一眼,說,“警察同志,我說的是真的。”
  
  “冤枉啊!我原來一直是偷自行車的,發現你們弄堂口有輛吉普車,便心裡癢癢的,想把它弄到手,結果技術不精,鼓搗瞭大半天才把門鎖撬開,進瞭駕駛室正想辦法怎麼才能打著火呢,冷不丁地被你在外面一喊,嚇得我褲子都尿濕瞭。”
  
  “所以你就打算殺人滅口?”
  
  黑頭套嚇得連聲說:“天地良心,我哪敢殺人啊?”
  
  “那你為什麼要紮輪胎壓死我?”
  
  “我是怕你大喊大叫,會把人招來,所以便想把你嘴堵上。可是你跑得比兔子還要快,我根本就追不上。後來一想算瞭,追不上就不追瞭,趕緊開車跑吧,不想,你這時卻突然鉆到車肚子底下瞭。我以為這車是你的,你才鉆到下面不讓我開走,我一時生氣,心想你不讓我把車開走,那我就把你的輪胎紮破掉……”
  
  聽瞭黑頭套這番話,林嬌真是哭笑不得,原來當時他心裡更虛啊!
  
  警方當晚便將賭場徹底端掉瞭!那位心臟病突發的病人,雖然被救活瞭,可因為參與賭博被拘留瞭……
  
  警方還根據那個偷車賊交待的線索,端掉瞭一個犯罪團夥。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