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阿P中毒

  阿P到外地參加會議,會議結束,主辦單位組織旅遊。
  
  車子開到一個叫“百花坡”的地方停瞭下來,一大群人都跟著導遊聽講解,而阿P卻左顧右盼,落在瞭後面。
  
  原來阿P聽說這地方有種花叫金蓮花,既能當中藥,還能美容。來之前,老婆小蘭就讓他帶點回去,可阿P在城裡找瞭半天都沒找到。他心想,要是能偷偷采點回去,送給小蘭,就完成任務瞭。於是,他故意避開大傢,四下裡去找那種金蓮花。
  
  突然,阿P看到路旁有叢奇異的小花,怎麼看怎麼像別人說的金蓮花。可阿P隻見過金蓮花的圖片,從沒見過真的,這到底是不是呢?他猛地想起網上說金蓮花是甜的,幹脆嘗一嘗,看看是不是金蓮花。想到這裡,阿P趁大傢不註意,伸手摘瞭一朵,塞進嘴裡。剛一嚼,阿P的眉頭就皺瞭起來,真苦。
  
  阿P剛想把花吐出來,突然聽見有人叫他,抬頭一看,是導遊招呼他,讓他快點走。阿P隻好假裝揮著手說:“我這就來,這就來。”話說完,才發現自己說話時不小心把整朵花都咽瞭下去。阿P心想,算瞭,就當它是金蓮花吧,幸好沒人看見。
  
  阿P追上旅遊團,聽見導遊正在給大傢介紹周圍的花,隻見她往路邊一指說道:“這種花叫斷腸草,有毒,根據古代醫書記載,吃下後會感到腹痛……”
  
  阿P順著導遊的手指望去,突然腦袋嗡一下,臉刷一下白瞭。導遊指的斷腸草,不就是剛才自己咽下去的那朵“金蓮花”嗎?
  
  可阿P又不敢跟別人說,剛剛進坡時,門口牌子上清清楚楚地寫著“禁止采花”,導遊也反復強調這裡的花不能亂采,同來的都是一個系統的,這要傳出去,他阿P的臉還有他公司的臉都丟盡瞭。
  
  中午到飯店吃飯,阿P坐在桌子旁,一點胃口都沒有,滿腦子就想著斷腸草的毒性什麼時候發作,自己要是真的有個三長兩短,老婆小蘭怎麼辦……
  
  整個下午阿P就呆在車上,根本沒心思玩,回到賓館,他連晚飯也沒吃,一個人跑回房間躺下瞭。
  
  躺瞭有半個多小時,阿P覺得自己的肚子越來越難受,糟糕,看來毒性發作瞭。他強打著精神,跑到街上,想買點解毒的藥。可找瞭半天,一無所獲,隻好悻悻回到賓館。這麼一折騰,他感到肚子更難受瞭,渾身一點力氣都沒有,隻好癱倒在床上。
  
  阿P越想越傷心,掏出手機,想給小蘭打個電話,交代一下後事。門鈴突然響瞭,他硬撐著去打開門,一看是那個導遊。原來她看見阿P沒吃晚飯,就上來看看出瞭什麼事。
  
  阿P吞吞吐吐地說自己中毒瞭,肚子難受,身體沒力氣。導遊一聽,忙從自己的包裡翻出一包東西,交給阿P,對他說:“這是我們這裡的特產金蓮花,能解毒,還能治肚子疼,你趕緊用水泡一杯,喝點吧。”
  
  阿P一把接過那包東西,打開一看,又連忙把它丟回去:“這……這不是斷腸草嗎?我就是吃瞭它,肚子才痛的。”
  
  導遊納悶地說:“明明是金蓮花,咋成瞭斷腸草?再說,從來也沒聽說過有斷腸草這種東西啊。”
  
  阿P爭辯道:“可你上午明明說這是斷腸草,還有毒……”
  
  導遊聽瞭,哈哈大笑:“那是我騙大傢的,因為金蓮花長得漂亮,老有人隨便摘花,你一朵,他一朵,花沒瞭,景也沒瞭。所以我們導遊就商量,合夥編瞭個謊,說它有毒,這樣就沒人敢采瞭。”
  
  “可都說金蓮花是甜的,咋我吃的是苦的。”
  
  導遊笑著告訴他金蓮花平時是苦的,曬幹後就變成甜的瞭。
  
  阿P還是不相信,捂著肚子說:“可我肚子為什麼這麼難受呀?我渾身沒勁,腿腳都酸麻,胃還疼。”
  
  “我知道你為啥肚子疼瞭。”導遊一邊說一邊站瞭起來,揮瞭揮手,“你那是沒吃東西餓的。走,到外面夜市逛逛去,我請你吃二十串羊肉串,兩個燒餅,再喝兩瓶啤酒,你這肚子就不難受瞭。”
  
  聽導遊這麼一說,阿P這才放松下來,一下子覺得肚子也沒剛才那麼難受瞭,他站起來,沖導遊說:“還是我請你吃吧。隻不過,你這金蓮花能不能給我一點?”
  
  導遊把一包金蓮花都遞給他,奇怪地說:“都給你吧,我們這裡這種花還是挺多的,可你不是沒中毒嗎?吃瞭也沒用啊?”
  
  阿P撓著頭,不好意思地說:“我不是自己吃的,是給老婆的。”心裡想,雖然自己被折騰瞭一整天,可總算完成瞭老婆交代的任務,這麼一想,他看著那包金蓮花,又笑瞭起來。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