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狗送禮

  楊老根是榆樹屯的屠戶,他憑著一身屠牛宰羊的好手藝,硬是把兒子楊迪供到大學畢瞭業,可楊迪畢業後一時找不到工作,於是楊老根就打算找村主任德山,讓他活動活動,沒準能在鄉裡給兒子謀個差事呢。
  
  這天傍晚,楊老根帶著楊迪,一手拎著酒瓶子,一手拎著幾樣下酒菜,趕往村主任德山的傢。楊傢有一條老黃狗,它見楊老根父子帶著酒菜要出門,就從自傢屠宰房的肉案子底下叼起一根掉在地上的豬尾巴,也顛兒顛兒地跟在爺倆的身後。
  
  楊迪見老黃狗叼著豬尾巴不吃,覺著納悶,正在這時,德山傢到瞭,隻聽見院子裡響起瞭一陣狗叫聲,緊接著,從院門裡躥出瞭一條德國純種的大狼狗,那狗真兇,嚇得楊迪連連後退,這當兒,奇事來瞭,隻見楊老根身後的老黃狗急忙跑瞭出來,把嘴裡叼著的那根豬尾巴“獻”給瞭大狼狗,大狼狗見到豬尾巴,立馬就沒瞭脾氣,一口叼住,跑到狗窩邊享用去瞭。
  
  這邊是“狗事”,而那邊的“人事”也漸入佳境:村主任德山連連拍著楊迪的肩膀,說:“好侄子,你回傢來這就對瞭,在咱爺們這一畝三分地上,你德山叔給你謀個差事還不容易?”說著,德山給鄉裡的派出所掛瞭個電話,沒用五分鐘,所長就在電話裡一口答應給楊迪安排一個治安員的位子。
  
  楊迪很快上班瞭,他在派出所裡還沒幹滿十天,就接到瞭德山報警的電話,原來他養的那條大狼狗竟被人下毒藥死瞭。楊迪一聽就急紅瞭眼:這還瞭得,那條德國大狼狗至少也值個五六千,這可是個治安案子啊!他馬上領著派出所的警察小張,開車到瞭榆樹屯。小張先確定那條大狼狗是死於一種名叫“三步倒”的老鼠藥,接著就找到瞭在集市上倒賣老鼠藥的高瘸子,然後順藤摸瓜,查到瞭榆樹屯的王二蛋,這王二蛋正在傢裡劈柴火,一見楊迪領著警察走進院子,嚇得轉身就跑,楊迪年輕腿快,三兩步就把王二蛋按倒在地……
  
  楊迪一審,王二蛋就熊瞭,竹筒倒豆子,全部交代:那“三步倒”真是他下的。
  
  楊迪氣得一拍桌子吼道:“你和德山叔有仇嗎?你幹嗎要毒死人傢的大狼狗?”
  
  王二蛋連聲叫屈:“借我十個膽子也不敢毒德山傢的狼狗啊,我毒的是你們傢的老黃狗!”
  
  原來楊迪傢的老黃狗前天欺負王二蛋傢的老母雞,王二蛋舉著糞叉子要打,那老黃狗回頭一口,正咬在他的腿肚子上,王二蛋那個氣啊,於是他買來“三步倒”裹在肉包子裡,想毒死老黃狗。
  
  楊迪納悶瞭:“那德山傢的大狼狗怎麼死瞭?”
  
  王二蛋結結巴巴地說道:“你傢的老黃狗和村主任傢的大狼狗關系鐵,老黃狗經常狐假虎威地在村裡橫行霸道,它還有個毛病—有點好吃的,自己偏舍不得吃,顛兒顛兒地都給那條大狼狗送去,是你們傢的老黃狗把德山傢的大狼狗給毒死的呀!”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