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該死的戰爭

  PART。1美夢破滅
  
  俗話說,打仗親兄弟,上陣父子兵。
  
  二戰期間,有兩個法國兵就是對親兄弟,哥哥叫傑米,弟弟叫盧德,在戰爭中兩個人沖鋒陷陣,英勇善戰,不久就雙雙榮升瞭中士。
  
  這天,弟弟盧德趁著打仗的休整間隙,貓著腰,沿著戰壕走到哥哥傑米這邊,要瞭根香煙抽瞭起來。傑米提醒弟弟:“註意狙擊手!”說完自己也點瞭根香煙。
  
  “知道!”盧德笑瞭笑說,“哥哥,德國人快要完蛋瞭!”
  
  傑米點點頭說:“是的,徹底完蛋瞭!”忽然,他像是想起什麼似的,說,“仗打完瞭,你打算做什麼?”
  
  “我想繼續讀完大學,你呢?”
  
  “我要像爸爸一樣,做個鐘表匠。”說著,兩個人大笑起來。
  
  “我們說好的,不許反悔……”說到這裡,盧德下意識地站瞭起來。傑米忙伸手去拉弟弟:“危險——”話音未落,隻聽“砰”的一聲,盧德搖晃著身子,一頭栽倒在地。
  
  一顆子彈擊中瞭盧德的眉心。
  
  “盧德!”傑米大叫一聲撲瞭上去。盧德的嘴微微張著,像是要說什麼,但永遠也說不出口瞭,隻是把眼睛睜得大大的,望著遠處的天空……
  
  傑米“哇”的一聲哭瞭起來,悲傷地喊道:“盧德,盧德—”
  
  兩個月後,聯軍攻占瞭柏林,戰爭宣佈結束!傑米從德軍俘虜那裡獲知,那個殺害盧德的狙擊手叫黑格爾。他還從德軍檔案中調出瞭黑格爾的照片:一雙眼睛陰森森的,眼角還有一塊刺眼的傷疤。
  
  PART。2尋找兇手
  
  傑米從部隊退伍回到裡昂,但他卻怎麼也安不下心,他忘不瞭弟弟盧德,忘不瞭他那望著天空的眼神!
  
  帶著不捉到兇手絕不罷休的意念,傑米來到瞭德國。戰後初期的德國放眼望去,到處都是戰爭的傷痕,傑米發誓要從這片廢墟中找出那個兇手。可是德國很大,整個二戰的退役士兵有一千多萬,要找到一個人,談何容易?
  
  一轉眼,三年過去瞭。這天,傑米走在科隆大街上,他感到心力交瘁,三年裡兇手就像失蹤瞭,他甚至開始懷疑自己當初判斷的正確性,但他還想做一下最後的嘗試。
  
  經過街心公園的時候,一個十來歲的小女孩走上前遞給傑米一張卡片,說:“先生,相信您也一定熱愛和平,請您在卡片上簽個字吧!”
  
  傑米接過卡片,隻見上面寫著:戰爭的陰霾剛剛過去,和平來臨瞭,讓我們這些幸存者為和平祈禱吧!
  
  傑米看完後,想瞭想,就在下面寫道:我討厭該死的戰爭,它毀瞭我的傢園,奪走瞭我的兄弟,並使我為此而流浪,願它永遠都不要再回來—傑米。
  
  傑米把卡片遞還給小女孩說:“小姑娘,你叫什麼名字?你在做一件瞭不起的事情。”
  
  小女孩笑瞭笑回答說:“先生,我叫愛斯。”
  
  “愛斯,多好聽的名字,”傑米停頓瞭一下,說,“愛斯,我還有一個兄弟,我可以替他也簽一張嗎?”
  
  “當然可以。”愛斯帶著甜甜的微笑又遞上瞭一張卡片。
  
  傑米想起瞭盧德臨死前說的話,想起盧德那望著天空的眼神,幾乎要流淚瞭。他寫道:那場該死的戰爭,它奪走瞭我的大學,我的一切,我厭惡它,願世界永遠和平—盧德。
  
  愛斯接過卡片說:“謝謝您,先生!我爸爸在前面的廣場演講,祈禱和平,您能來參加嗎?”
  
  “對不起,愛斯,我還有事。”傑米現在一心一意要找到那個兇手,別的什麼都不想做。
  
  “那太遺憾瞭,願上帝保佑你,再見。”愛斯沖傑米揮揮手,跑開瞭。
  
  此後,傑米去過柏林,漢堡,波恩,慕尼黑,法蘭克福……他幾乎找遍瞭整個德國,可是始終沒有找到那個兇手。但傑米非但沒有放棄,反而更加意志堅定瞭,他想就算是把整個德國翻過來,也要把那個兇手找出來—他必須接受懲罰!
  
  PART。3再次相遇
  
  這一年,當時的東德開始修建柏林墻,局勢異常緊張,有人鼓噪要再發動一場新戰爭。
  
  傑米來到瞭魯爾,他還在尋找那個兇手。到處都有反戰演講,魯爾也不例外。傑米走在大街上,甚至能嗅到一種特殊的火藥味。
  
  突然,有人遞上一張卡片,說:“先生,為和平祈福,請您在這張卡片上簽個字。”傑米抬頭一看,遞卡片的是位二十來歲的金發美女。
  
  傑米接過卡片,讀瞭起來:十六年前,我們經受瞭一場殘酷的世界大戰,可現在卻有人在策劃新的戰爭,讓我們這些幸存者為和平祈禱吧!
  
  傑米心裡一陣激動,他拿起筆,不假思索地寫道:我討厭那場該死的戰爭,是它吞噬瞭我的傢園,我的兄弟,願上帝保佑世界永遠和平—傑米。
  
  傑米遞過卡片,問道:“我能替我的兄弟再簽一張嗎?美麗的小姐!”
  
  “當然可以!”說著,金發美女又遞過一張卡片。
  
  傑米繼續寫道:該死的戰爭,它奪走瞭我的一切,我願它永遠離去—盧德。
  
  金發美女接過卡片,看瞭看,忽然高興地叫瞭起來:“傑米先生,我是愛斯,我們見過的,你還記得嗎?”
  
  “愛斯?”傑米思索片刻,模模糊糊有點印象,“是不是在哪裡你也給我發過卡片?”
  
  “是呀,在科隆的時候,十三年瞭呢,想不到還能在這裡遇見您。”
  
  傑米也很驚奇:“也許這是上帝的安排吧!”
  
  愛斯突然想起瞭什麼,疑惑地問:“您每次都簽兩張卡片,能問一下為什麼嗎?”
  
  愛斯的話刺痛瞭傑米的心,傑米哀傷地說:“一張是給弟弟簽的,他是二戰快結束時死的,死得很慘。”
  
  “噢,對不起,”愛斯抱歉地說,“我父親也參加瞭那場戰爭,親眼目睹瞭許多的慘狀,他現在是個反戰人士。他就在前面的廣場做反戰和平宣傳,我再次邀請您參加,希望您不要再拒絕瞭。”
  
  “是嗎?那好吧。”傑米這次答應瞭。
  
  PART。4冤冤相報
  
  還沒有走到廣場,傑米就聽見有人在高聲演講:“……那是一場可怕的災難,它毀瞭我們的國傢……現在我們剛剛擺脫戰爭的陰影,可和平的生活又受到新的威脅,有人想要挑起新的戰爭……我們應當用一切力量去阻止這些,保衛我們的和平……”
  
  演講很生動,臺下聽眾熱烈地鼓掌,很多人都爭著和演講人握手,傑米也擠上前去。
  
  當快要到跟前時,傑米突然停住瞭腳步—這人怎麼看起來這麼面熟,那塊刺眼的傷疤—對,就是他!他就是那個殺人兇手,找瞭十六年的黑格爾!傑米下意識地握住瞭腰間的手槍,又從人群中擠瞭出來……
  
  不一會兒,黑格爾和愛斯父女倆離開廣場,拐上瞭一條僻靜的小道。傑米緊跟幾步,“霍”地用槍頂住瞭黑格爾的腦袋。
  
  愛斯慌張地問:“你,你想幹什麼?”
  
  傑米沒有理睬她,隻是用槍頂瞭一下黑格爾的腦袋,恨恨地說:“你這個殺人兇手,我整整找瞭你十六年。你殺瞭我的弟弟,他打瞭三年仗,眼看著戰爭就要結束瞭……那年他才二十歲……”十六年的辛苦總算沒有白費,傑米悲憤交加,忍不住都哭瞭出來。
  
  黑格爾低下瞭頭:“我犯下瞭不可饒恕的罪行,但那是戰爭,我也無能為力。這些年我一直在從事反戰工作,為我的罪行懺悔,請你理解我,原諒我……”
  
  傑米望著黑格爾,恨不得立即將他碎屍萬段。但聽瞭他的話,再想想自己十六年的所見,卻顫抖著下不瞭手。“啊—”傑米大叫一聲,甩下槍跑開瞭……
  
  “謝謝你,傑米先生。”愛斯在後面高聲喊道。傑米沒有理會她,發狂般奔跑起來,也不知跑出去多遠,一直到一個無人的小巷裡,傑米才收住瞭腳步。回想起剛才的一幕,他開始傷心地自責起來:“盧德,我是個蠢貨,明明找到瞭仇人,卻沒能為你報仇……”
  
  傑米痛苦地流著淚,完全沉浸在沉重的悲傷中。
  
  就在這時,有一個黑影在慢慢地向傑米靠近。“不許動!”傑米猝不及防,慌忙轉頭時沒料到有一支手槍頂住瞭他的腦殼。
  
  “你是誰?”“我是誰?你記得嗎?十七年前,你殺死瞭我的好朋友,你這個殺人兇手!”
  
  “不,那是戰爭……你聽我說……”傑米又驚又急,有點語無倫次瞭。
  
  這時,槍響瞭,傑米最後隻看到瞭一雙仇恨的眼睛。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