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女兒,你在哪裡

  這天中午,阿根剛捧起飯碗,“丁零零……”門外傳來瞭自行車鈴聲,郵遞員在喊:“阿根,你的信!”
  
  阿根連忙放下飯碗跑出去,從郵遞員手裡接過信,一看信封,就認出是女兒小玉的筆跡。
  
  小玉是阿根夫妻倆的寶貝,三年前考上瞭外地的一所重點大學,夫妻倆的希望可全放在她身上瞭。
  
  阿根心想:這孩子大學快畢業瞭,這時候寄信回來該不是有什麼好消息吧!於是他笑著向屋裡喊:“小玉她媽,小玉來信瞭!”
  
  妻子連手也顧不上洗,趕緊從廚房間跑出來說:“信上寫些什麼?快念念!”
  
  阿根迫不及待地拆開信封,一看,頓時呆若木雞,原來,信上隻有一句話:爸、媽,女兒急需動手術,速寄8000元!
  
  夫妻倆一看這信,都驚呆瞭。小玉的胃從小就不太好,這次肯定是出瞭大問題,但窮得叮當響的阿根,到哪裡去籌措這8000元呢?為瞭小玉上大學,傢裡已經掏空瞭所有積蓄,還欠瞭一屁股債。有道是,有借有還,再借不難。如今前債沒還,怎麼好意思再向人傢開口呢?
  
  妻子在一旁急得直掉淚,阿根隻得安慰道:“別急,為瞭孩子,我明天厚著這張老臉再去想想辦法。”
  
  第二天,阿根走遍瞭親朋好友,求爺爺,告奶奶的。可是一天下來,籌集到的錢還是杯水車薪。
  
  阿根突然想到用血可以換錢,他就跑到醫院去賣血,可醫院檢查下來,說他身體虛弱,最好不要獻血。阿根好說歹說,醫生才勉強同意。就這樣,也隻湊到2000多元。
  
  阿根垂頭喪氣地回到傢裡。妻子著急地問:“錢湊齊沒有?”阿根苦笑著搖瞭搖頭。
  
  這時,門外又“丁零零”地傳來自行車的鈴聲:“阿根,加急電報!”
  
  阿根從郵遞員手中接過電報一看,又是女兒發來的,上面隻有六個字:要女兒,快匯款!
  
  阿根夫妻倆看完電報,心急如焚,女兒的病情一定很嚴重,否則不會發加急電報的。小玉是他們倆唯一的希望,要是有個三長兩短,這個傢豈不完瞭!
  
  阿根隻得拖著疲憊不堪的身體,再次走出傢門。他心中暗暗盤算:這傢借過,那傢已借過幾次,這窮鄉僻壤,有誰能拿得出錢呢,想幫助你,也心有餘而力不足啊。鎮上人傢的生活要好些,是不是那裡會有點希望。
  
  阿根這麼想,人也不由自主地向鎮上走去。走啊走啊,不知走瞭多少路,終於到瞭鎮上。可是阿根在鎮上舉目無親,別說借,就是討也沒有門路啊。
  
  這時,一個男子匆匆擦肩而過,阿根覺得這人好像在哪裡見過,急忙趕上幾步,拉住仔細一看,原來是賣蔥薑的阿生。阿生見阿根如此模樣,就問:“阿根,出什麼事瞭?”阿根連忙把女兒要開刀,傢裡還缺錢的事說瞭一遍。
  
  阿生是個頭腦活絡的人,他想瞭想,說:“阿根,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求得社會的援助。”阿根點點頭,他自己也捐過錢,覺得這是個辦法,於是就叫阿生寫瞭張告示,自己跑到人群最多的百貨商場門口告起瞭地狀。
  
  這時,一個穿著一般的老先生走瞭過來:“老兄弟,怎麼啦,是不是身體不好?”阿根聽到這熱乎乎的話,像碰到瞭親人一樣,把肚子裡的苦水一下子全倒瞭出來,周圍的人也圍瞭上來,七嘴八舌議論著,大部分人都很同情阿根的遭遇。
  
  有個中年婦女卻插上來說:“誰知道是真是假,現在騙子多得很,有的人說得比這還像呢,我最近就被人傢三噱兩噱,上當受騙瞭。”圍觀的人聽瞭婦女的話有的點頭,有的搖頭,不一會兒,陸陸續續都散開瞭。
  
  那個婦女倒不走,她看瞭看阿根又說道:“如果你真想救女兒也不是沒有辦法。醫院裡現在躺著很多急需換腎的病人,現在腎源緊缺,你可以考慮去捐個腎。”
  
  阿根聽瞭,連忙騰地站起身來,拉住那婦女的手問:“真的?在什麼地方?”那婦女說:“就在縣中心醫院。”阿根聽瞭,拔腿就朝縣中心醫院跑去……
  
  三個月後,阿根傢裡來瞭位年輕美貌的姑娘,長發披肩,雙眼皮,高鼻梁,薄嘴唇,臉頰紅艷艷的。阿根搜盡腦中的記憶,實在不認識。阿根想,這一定是小玉的同學,為什麼小玉不回來?難道小玉手術中出瞭什麼問題?
  
  想到這裡,他渾身發抖,一把抓住姑娘的肩頭急問道:“閨女,快告訴我,我傢小玉怎麼瞭?是不是出什麼事瞭?”
  
  姑娘卻連聲嬌嗔:“爸,你怎麼啦,認不出我瞭,我就是小玉呀!”
  
  “不,閨女,你別騙我瞭,我傢小玉沒你那麼漂亮,你快告訴我,她到底怎麼瞭?是不是做手術出瞭事?小玉寫信告訴過我,她說手術很成功,不會有事的,對嗎?”阿根聲音顫抖著說。
  
  “爸,我是小玉呀!我是做瞭手術,但我做的是整容手術。爸,我的臉雖然變瞭,可我的聲音沒變,難道你聽不出來?”
  
  阿根驚訝地看著眼前的女兒:“這、這8000元錢,就是拿去做整容手術的?!”
  
  小玉不以為然地笑瞭笑:“這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我畢業後要找工作,找對象,都得有個好容貌,這關系到我一輩子的幸福。”
  
  小玉突然瞥見阿根的臉色蠟黃,忙問:“爸,你怎麼啦,身體不舒服嗎?”
  
  阿根的腦子“嗡”的一聲,瘦弱的身子再也支撐不住,像一根枯木一樣,重重地倒瞭下去……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