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明天的報紙

  一個陰冷的冬天,工程師葉戈羅夫從莫斯科趕到聖彼德堡參加全國無線電波傳播會議。
  
  為瞭不至於聽某些無聊的發言而浪費時間,他決定買份報紙帶到會場上看。
  
  葉戈羅夫來到一個售報亭前,叩瞭叩報亭的小窗,一個年輕的姑娘將窗子打開瞭,她叫卡佳。
  
  葉戈羅夫望著卡佳的臉不禁一怔:這姑娘怎麼有點似曾相識?
  
  而卡佳看到葉戈羅夫也是一愣,又見他嘴唇凍得發紫,便連忙熱情地招呼他進報亭來暖暖身子。葉戈羅夫走進報亭,和卡佳聊瞭一會兒,覺得暖和多瞭,便站起身,說要趕去開會。
  
  卡佳笑著說:“您急什麼,還早著呢,想趕去挨批嗎?”
  
  葉戈羅夫一驚:“什麼?趕著去挨批?這話是什麼意思?”
  
  卡佳“撲哧”一笑,遞給葉戈羅夫一張報紙說:“你看報上就是這樣寫的,你將在今天的會議上挨批,被大傢稱為空想傢。”
  
  葉戈羅夫拿過報紙一看,隻見那上面寫道:12月24日下午1點,全國無線電波傳播會議在聖彼德堡電機廠俱樂部正式開幕……
  
  葉戈羅夫一下子被弄糊塗瞭,心想:現在才24日中午11點,會議要在兩小時後才開幕,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見葉戈羅夫滿臉驚疑不解,卡佳便告訴他,她賣的是明天的報紙。葉戈羅夫又是一驚,急忙把報紙翻過來一看,竟是25日的《紅旗報》。這簡直令人難以置信!
  
  葉戈羅夫想:假如我不去參加會議呢?但卡佳好像猜透瞭他的心思,笑瞇瞇地告訴他,一切都不可能改變。
  
  葉戈羅夫將信將疑,他和卡佳約好,等開完會再來報亭,看事情的發展是不是真如報上所說。然後,他就急匆匆地趕往會場。
  
  傍晚時分,葉戈羅夫如約來到報亭。卡佳狡黠地微笑著問他會開得怎樣。葉戈羅夫沮喪地說:“唉!挨批瞭。”接著他便禁不住好奇地問,“你這報紙是從哪兒來的?”
  
  卡佳說是直接從報社印刷廠拿的。葉戈羅夫又問:“為什麼會有明天的報紙?”
  
  卡佳回答說,也有當天的,但印刷廠送來的各種報紙日期和消息不完全相同,一般情況下,她隻挑明天的報紙出售。
  
  葉戈羅夫問:“那你怎麼知道上面的消息都是真的?難道你具有預知未來的能力?”
  
  卡佳神秘地一笑說:“我也說不上來,但凡是我挑中的,那上面的消息大都會變成現實。”葉戈羅夫目瞪口呆,就像在聽天方夜譚。
  
  第二天一大早,葉戈羅夫急匆匆地趕往會場,路過報亭時,他情不自禁地想起瞭那謎一樣的姑娘,和她出售的那些奇怪的報紙。他走近報亭前,發現報亭的小窗還未打開,便大聲叫著卡佳的名字,卻沒有聽到回答,這時從裡面傳出一陣輕微的搓揉報紙的沙沙聲。
  
  葉戈羅夫推門進去,發現卡佳正在挑選那些剛剛送來還散發著油墨味的報紙,她的臉色十分難看,好像正為什麼事情而難過。
  
  葉戈羅夫急忙問她是不是出瞭什麼事。卡佳一見他,忙把手中一張搓成一團的報紙扔到桌底下,說:“你來得正好,今天中午11點鐘韋爾希寧大街幼兒園要發生火災!”
  
  葉戈羅夫大吃一驚:“你是怎麼知道的?”卡佳沒有回答,而是從報紙堆中抽出一張,朝他揚瞭揚手。
  
  葉戈羅夫本來不信,可昨天發生的事,由不得他懷疑。他剛想從卡佳手上拿過那份報紙,卡佳卻忙把手一縮,把報紙放在桌子上說:“不用看瞭,我們快到幼兒園去,救人要緊。”說著,就急匆匆地沖出瞭報亭。
  
  葉戈羅夫也顧不上開會瞭,跟在卡佳的後面,兩人跑步來到韋爾希寧大街幼兒園。
  
  這是一幢新建的兩層樓房,一切都很正常,絲毫沒有要著火的跡象。他們走進樓裡的時候,孩子們正坐在餐廳裡準備吃飯。
  
  卡佳向兩個正在忙碌的保育員招手示意。其中一個走過來問有什麼事。卡佳告訴她11點鐘左右這幢房子要發生火災,保育員一臉不相信,轉身就走。
  
  葉戈羅夫便往消防隊掛電話。對方認真地詢問起火時間。葉戈羅夫告訴他:“這個,暫時還沒有著火,但11點鐘會著的。”對方認為他在開玩笑,不滿地掛瞭電話。
  
  這時,幼兒園主任來瞭,當她得知葉戈羅夫和卡佳的來意後,雖說心裡有些疑慮,但還是命人迅速把孩子們轉移,並叫清潔工去把滅火器提來。卡佳請保育員趕緊給孩子們穿衣服,可她們仍舊不太相信,動作猶猶豫豫的。
  
  誰知就在清潔工提瞭兩隻滅火器跑進來的時候,一股濃煙湧進瞭樓道。凍住瞭的滅火器起不瞭多大作用,木板很快燒瞭起來。幸好大多數孩子已經被轉移到瞭安全地帶。20分鐘後,消防車來瞭。消防隊員剛一沖進樓道,隻聽“轟隆”一聲巨響,樓道的木隔板被大火燒得坍塌下來。
  
  這時,葉戈羅夫和卡佳正領著最後一批孩子轉移,他們見狀,同時沖上前去,想托住坍塌下來的木隔板。但卡佳卻把葉戈羅夫猛地一推,大聲命令他到室外的窗臺下去接孩子。
  
  所有的孩子都得救瞭,但卡佳卻沒來得及跑開,著瞭火的木隔板把她緊緊壓在瞭下面……
  
  葉戈羅夫坐在疾馳的救護車裡,緊緊握著卡佳冰涼的手,回想著兩天來發生的一連串的奇事,不禁眼眶發紅,心頭發顫,手心滲出一層冷汗。
  
  卡佳送上手術臺不久,便永遠地閉上瞭雙眼。但她的嘴角卻掛著一絲微笑,無影燈照射著她那年輕的臉龐,折射出一抹聖潔的光芒。
  
  葉戈羅夫最後看瞭卡佳一眼。走出醫院時,他腳步蹣跚,腦子裡一片混沌。不知不覺中,他又來到瞭卡佳的報亭前。當時由於情況緊急,他和卡佳竟忘瞭將門鎖上。
  
  葉戈羅夫輕輕推開那扇虛掩的小門,一走進去,便看見瞭卡佳出門時放在桌上的那張報紙。他拿起報紙,立刻在事故欄裡讀到瞭一則簡訊,上面寫道:昨天中午11點,韋爾希寧大街幼兒園由於電路故障而發生火災。在搶救孩子的過程中,見義勇為的市民卡佳·斯米爾諾娃犧牲瞭。
  
  葉戈羅夫看完後難過地低下頭來。可就在他低頭的一瞬間,突然瞥見桌子底下有一張被揉皺瞭的報紙,他猛然想起好像聽到過卡佳搓揉報紙的聲音。葉戈羅夫急忙把報紙打開一看,原來這也是一張明天的報紙,也有關於這場火災的報道,但上面說的犧牲者不是卡佳,而是他—德米特裡·葉戈羅夫。
  
  葉戈羅夫呆瞭幾秒鐘,但緊接著他就明白過來瞭:原來卡佳在他未到報亭之前,就已看過這兩張內容截然相反的報紙。在木隔板被大火燒得坍塌的一刻,卡佳那義無反顧地一推,就把生的希望留給瞭他,而她自己卻選擇瞭犧牲。
  
  頓時,葉戈羅夫的太陽穴“咚咚咚”地跳瞭起來,報紙從手中滑落到地上,接著大顆大顆的淚珠從他眼眶裡奔湧而出,滴到那張報紙上,發出“吧噠吧噠”的聲響……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