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送走父親

  在一傢醫院的重癥監護室裡,一位病人已經處於彌留之際瞭,但傢屬卻遲遲沒來。
  
  院方多次催促後,總算來瞭位秘書模樣的人,這人氣喘籲籲趕到醫生辦公室,說:“對不起,我們陳總真的很忙……”
  
  主治醫生揚揚手,沒讓來人再說話,他帶著來人到重癥監護室,指瞭指身上插滿管子的病人,說:“老爺子很難捱過今天晚上瞭,傢屬再不來,最後一面也見不著瞭,就是再忙,也得送老爺子最後一程吧?”
  
  秘書連連點頭,然後走到病房走廊,拿出手機撥通一個號碼,說:“陳總,老爺子捱不過今天晚上瞭,你快過來吧。就算公司真的垮瞭,你也甭管瞭!這麼大一傢國企,你接手才幾個月?老爺子隻有你一個親人,他提著一口氣,等的就是你來呀……”
  
  秘書打好電話,又站瞭好一會,這才搖搖頭,離開瞭醫院。
  
  約摸半個小時後,秘書又急匆匆趕到醫院,跟在他後面的是個高高瘦瘦的年輕人,這年輕人氣度不凡,一身成功人士的打扮,他坐到病床邊,對著老人輕聲呼喚:“爸,爸!”
  
  喊瞭好幾遍後,病人終於有瞭些反應,費力地想睜開眼睛,但他實在太虛弱瞭,最後隻是眼皮動瞭幾下,沒有睜開,又顫巍巍地抬起一隻手來,年輕人見瞭,急忙伸出兩隻手,緊緊地捧住父親的手,眼淚一顆顆滴在老人枯瘦的手上。
  
  秘書的眼睛跟著也濕瞭,他悄悄退出房間,輕輕關上瞭病房的門。
  
  年輕人坐在父親的病床邊,把老人枯瘦的手貼在自己臉上,不時跟父親說些話,如果看到父親的嘴在動,就把耳朵貼上去,一邊還“唔唔”地應著,他手上拿著塊潔白的手帕,不時擦拭著老人眼角的淚水,不知什麼時候起,他在老人的耳邊哼起搖籃曲,隨著搖籃曲舒緩輕柔的旋律,年輕人的眼淚一顆顆落下來,落在老人幹枯的臉上……
  
  年輕人就這樣陪瞭老人一整晚上,老人是在黎明時走的,走得很安詳,臉上是心滿意足的神情。這位年輕人一直等到父親的手完全變冷瞭才慢慢松開。他站起身,走出病房門,看到守在門口的秘書,輕輕地嘆瞭一口氣,說:“可憐的老人,他走瞭!”
  
  秘書從包裡抽出三百塊錢,遞給年輕人,年輕人看瞭看,沒接,反而問道:“怎麼才三百塊?”
  
  “昨天說好的呀!”
  
  “昨天你沒說要陪他一整夜,陪著老人的時候,我想起自己父親走的時候,我沒陪在身邊,我是真的把他當成我父親,流瞭好多淚,老人一定以為陪他的就是他兒子,這才心滿意足地走的。”
  
  秘書嘆瞭一口氣,又從包裡抽出兩張百元鈔票,遞給這位年輕人。年輕人接過錢,轉身要走,突然,一個人直沖過來,與年輕人撞瞭個滿懷。這個人顧不得給年輕人道歉,隻是壓低聲音,沖著秘書吼道:“我爸呢?我爸在哪?”
  
  秘書搖搖頭,推開重癥室的門,指瞭指安詳地躺在床上的老人。
  
  這人沖過去,伏在老人身上號啕大哭:“爸啊,您怎麼走得這麼急,就不等等兒子啊……”
  
  秘書在旁邊對著老人深深地鞠瞭三個躬,說:“老爺子,不是陳總不想來,實在是這場談判關系到我們企業的命運。那幾個談判的老外訂的是第二天的飛機,因為價格一直談不攏,陳總硬是拉著他們又談瞭一個晚上。他爭的不是幾個錢,是國傢的利益和幾千號人的飯碗啊!您的在天之靈知道瞭,也會為這樣的兒子驕傲!”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