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神仙娃娃

  這個娃娃有一門絕活:給人刻墓碑,誰的名字被他刻在墓碑上,誰就大難臨頭……
  
  PART。1暗藏殺機
  
  清朝末年,關東的黑風鎮上有兩傢酒館。一傢開在鎮東,一傢開在鎮西。
  
  兩個掌櫃本是親兄弟,哥哥叫馬天龍,弟弟叫馬天虎。
  
  馬天龍為人厚道,而馬天虎陰險狡詐。原本,兩兄弟合夥開店。可是,馬天虎不甘心當個二掌櫃,於是,在三年前自立門戶。無奈,他的手藝比不上哥哥馬天龍,眼看著酒館生意慘淡,焦急萬分卻又無可奈何。
  
  這天,馬天虎又在屋裡唉聲嘆氣。他老婆翠花在一旁勸慰:“當傢的,想不想把黑風鎮酒館的生意都搶過來?”馬天虎抬瞭抬頭,說:“想啊,可是沒辦法。”翠花咬瞭咬牙:“我有辦法,就怕……你不舍得。”
  
  馬天虎嚇瞭一大跳:“你要殺瞭我哥?”翠花點點頭:“隻要馬天龍一死,黑風鎮就隻有咱一傢酒館,一定生意興隆!”馬天虎猶豫瞭:“可是,他畢竟是我哥!”翠花柳眉倒豎,杏眼圓睜:“俗話說,無毒不丈夫。你總是心太軟,隻怕哪天他會先害你!”
  
  馬天虎心動瞭:“可是,殺人是要償命的!”翠花哈哈大笑道:“你以為我傻?放心,我早就想好瞭萬全之策!”翠花小心地朝門口望瞭望,然後,輕輕關上瞭房門,小聲說道,“前些天,我在街頭遇見一個神算子。他說,黑風鎮往東三十裡有個亂墳崗。那裡有個紮朝天辮的娃娃。那娃娃有一門絕活,給人刻墓碑。”
  
  馬天虎樂瞭:“一個小娃娃會刻墓碑,那還真奇怪!”翠花噓瞭一聲,接著說道:“還有更奇怪的,隻要誰的名字被他刻在墓碑上,誰就得死!”馬天虎大吃一驚,差點將茶杯摔落在地:“真有此事?”翠花詭異地點點頭,說:“一點都不假!他因此得瞭個綽號,叫神仙娃娃!”馬天虎咬瞭咬牙,道:“好,我明天就去找他!”
  
  PART。2終下狠心
  
  第二天清早,馬天虎騎瞭匹白馬出發瞭。
  
  一路上,馬天虎快馬加鞭,終於在日落之前趕到瞭目的地。可是,這裡竟然是一條寬闊的大河。看這浪頭,還很洶湧。翠花說過,那亂墳崗隻會在夜裡出現。於是,馬天虎將馬拴在瞭河邊的一塊石頭上,然後,從包袱裡掏出兩個饅頭大口嚼著。不知怎的,馬天虎竟昏昏沉沉地睡著瞭。
  
  醒來的時候,馬天虎嚇瞭一跳。此時,天早已經一片漆黑。原先的大河,果然變成瞭一個陰森森的亂墳崗。那白馬仿佛吃瞭******,趴在墳頭一動也不動。
  
  馬天虎定瞭定神,壯著膽子慢慢朝裡走。一路上,仿佛有很多人在他的耳邊說話:有粗嗓子的,有尖嗓子的,還有慘烈的哭聲;一會兒,又仿佛有無數雙手在抓他:有蒼老的手,也有細嫩的手,還有人用牙齒咬住他的褲腿不放。馬天虎嚇得幾乎靈魂出竅。他閉著眼睛,一路拼命往前跑。
  
  突然,四周一片寂靜。馬天虎睜開雙眼,見面前站著一個三歲的小娃娃。那娃娃紮個朝天辮子,長得十分可愛,隻是臉色有些蒼白。馬天虎看那娃娃有點眼熟,卻一時想不起來他是誰。
  
  馬天虎當時就跪下瞭:“神仙娃娃!”那娃娃嘆瞭口氣:“你不該朝我跪的!那樣會讓我折壽!”馬天虎心中正納悶著,這孩子長著一張娃娃臉,語氣卻仿佛成年人般沉著,忽又聽娃娃說道:“我知道,你要我刻馬天龍的墓碑!”馬天虎大驚,這娃娃果然不簡單,竟然能夠洞察他的心事。
  
  馬天虎拱手道:“正是!不知,神仙娃娃要什麼報酬?”娃娃又嘆瞭口氣:“什麼都不要,到時你自然會明白!”馬天虎長舒瞭口氣。原本,還擔心娃娃讓他一命抵一命。這時,娃娃從身後翻出一塊玄色的大石碑。這塊石碑足有上百斤重,可是,那娃娃搬起來幾乎毫不費力。馬天虎驚得瞠目結舌。
  
  “要什麼尺寸的?”娃娃淡淡地問。馬天虎想都沒想就說道:“隨便,隻要是塊墓碑就好!”娃娃慘然一笑:“馬天龍不是你大哥嗎?你也不給他挑塊尺寸好點的墓碑?”馬天虎羞愧難當,好在娃娃不再追問。
  
  娃娃又說:“三天後來取貨吧。”馬天虎急瞭:“非要等上三天嗎?”娃娃反問道:“你就這麼希望你大哥死?”馬天虎不吱聲瞭。娃娃朝天翻瞭個白眼:“你以為這墓碑好刻嗎?那是要折人陽壽的。我一天隻能刻一個字,每刻完一個字,馬天龍的病就會重一點,三天後,他才氣絕身亡!”馬天虎喜出望外,又伏在地上跪拜起來。等他抬起頭來,那娃娃早已不見瞭蹤影。
  
  馬天虎將眼睛揉瞭又揉,心中暗想,今天莫不是撞到鬼瞭?他越想越怕,騎著白馬狂奔而去。
  
  PART。3惹禍上身
  
  馬天虎疲憊不堪地回到黑風鎮,已經是三更天瞭。
  
  清早,馬天虎還沒起床,就聽見翠花喜滋滋地走進門來,說:“當傢的,聽說馬天龍騎馬摔斷腿瞭,正流血不止呢!”馬天虎大喜,那神仙娃娃果然靈驗,照這樣下去,不出三天,馬天龍絕對一命嗚呼。
  
  馬天虎哼著小調,起床洗漱。突然,翠花在臥房大聲疾呼:“當傢的,你快來呀!”馬天虎不知發生瞭什麼事情,急急地朝裡跑。掀開門簾一看,翠花正在床上給孩子喂奶,可是,孩子的臉上竟鮮血淋淋。“翠花,這是怎麼瞭?”馬天虎問。
  
  翠花驚恐地說道:“我也不知道,奶水突然就變成瞭鮮血,你看!”馬天虎上前一看,可不是,那血水正汩汩地向外流,並且,夾雜著一股難聞的血腥味。翠花抱著孩子,不知如何是好。馬天虎一下就明白瞭:“一定是那神仙娃娃搞的鬼!”
  
  當下,馬天虎就關瞭店門,騎著馬朝亂墳崗奔去。
  
  天黑的時候,馬天虎終於又見到瞭神仙娃娃。當時,娃娃正趴在墓碑上刻著“天”字。馬天虎怯怯地問:“神仙娃娃,可不得瞭啦,清早我女人的奶水全變成瞭鮮血!”娃娃連頭都不抬:“那都是你哥哥馬天龍身上的血!你想讓他死,就要付出代價!”馬天虎有點後怕:“可是,孩子要吃奶的……”娃娃抬起頭,眼神中帶著邪氣,問道:“那你還想不想讓馬天龍死?”馬天虎討好地說:“想,當然想!”娃娃冷冷地說:“好,那就別再廢話!”
  
  馬天虎不敢再爭辯。他想,回頭給孩子雇個奶媽,奶水不就有瞭?很快,黑風鎮就隻有他一傢酒館瞭。馬天虎想罷,又恭敬地拜別神仙娃娃。
  
  第二天清早,翠花的奶水又正常瞭。可是,她突然上吐下瀉。這還不算,連她炕上吃奶的孩子也上吐下瀉。馬天虎趕緊派店小二去鎮東打探。果然,馬天龍在傢也是上吐下瀉。據說,他形如骷髏,都快沒個人樣瞭。
  
  馬天虎安慰翠花:“你和孩子再忍一忍,等過瞭明天就好瞭!”翠花強忍著肚子疼,問:“當傢的,那神仙娃娃究竟怎麼說的呀?”馬天虎如實相告。翠花一聽,急得直跺腳:“當傢的,馬天龍萬萬不能死啊!”
  
  馬天虎不明白:“為什麼?”翠花罵道:“那娃娃不安好心,他將馬天龍的命跟我們母子拴在瞭一起!倘若他明天死瞭,我和孩子也得死!看來,咱們要遭天譴瞭呀!”馬天虎這才慌瞭神:“哎呀,幸虧你提醒!我得趕緊去阻止神仙娃娃!”
  
  PART。4兄弟情深
  
  馬天虎騎瞭白馬,又急急地往亂墳崗趕。
  
  那娃娃趴在墓碑上,正要刻第三個“龍”字。“等一等!”馬天虎一把搶下瞭娃娃手裡的刻刀,“我……不想要這塊墓碑瞭!”娃娃笑瞭:“隻差一個字瞭,我很快就能刻完!”馬天虎跪在地上討饒:“神仙娃娃,我知道錯瞭,求你開恩,別再刻下去瞭!”娃娃惱羞成怒:“在我手裡,從來就沒有一塊廢棄的墓碑!”馬天虎帶著哭腔:“可是,你這一刻下去,我女人翠花和孩子都得死呀!”娃娃顯得不以為意:“這是你必須付出的代價。我已經刻下瞭‘馬’和‘天’兩個字,你說,下面怎麼刻?”馬天虎搖瞭搖頭:“誰也不刻,行不?”娃娃仰天一聲長嘯,剎那間地動山搖:“馬天虎,你是欺負我人小嗎?”馬天虎嚇得癱軟在地。
  
  沒辦法,兄弟倆非死一個不可瞭。倘若,刻下“馬天龍”的名字,翠花和孩子就難逃一死!看來,隻有自己死瞭。馬天虎想罷,擦瞭擦眼淚,說道:“我很後悔,可是已經來不及瞭。你就刻‘馬天虎’吧,就算是我為自己刻的墓碑!”娃娃笑著點瞭點頭:“好,明天清早,我親自把墓碑送上門!”
  
  馬天虎拜別瞭娃娃,牽著白馬往黑風鎮走。一路上,他又哭又笑。他笑自己,機關算盡卻是一場空;他哭自己,為瞭錢財居然置骨肉親情於不顧。這三十裡路,馬天虎覺得十分漫長。回到黑風鎮的時候,天已經大亮。馬天虎在鎮上買瞭兩匹白佈和香火紙錢,又訂瞭一副上好的棺材,準備回傢等死。
  
  翠花抱著孩子等在門口。之前,店小二已經打探來消息,馬天龍的病痊愈瞭。翠花兩眼通紅,她的心裡已經猜到瞭七八分。
  
  馬天虎卻格外的平靜。翠花為他燒瞭鍋開水,馬天虎最後洗瞭個澡。一切準備妥當後,馬天虎穿上一身新衣服,靜靜地躺在床上等死。
  
  這時,門外有人敲門。翠花開門一看,竟然是馬天龍,他的懷裡抱瞭一塊墓碑,一進門就問:“翠花,我兄弟呢?”翠花哭得死去活來:“大伯,你兄弟要死瞭!”馬天龍沖進屋裡:“兄弟,你看這是誰的墓碑?”馬天虎嘆瞭口氣:“我的!”馬天龍“啐”瞭一聲:“別胡說,你看!”馬天虎睜眼一看,墓碑上竟然刻著三個大字—“馬天豹”。
  
  原來,馬傢有三兄弟。三十年前,他們逃荒到黑風鎮。當時,馬天龍十二歲,馬天虎六歲,馬天豹才三歲。途經大河的時候,馬天豹失足掉下河。兄弟倆苦苦搜尋瞭三天三夜,也沒撈著屍體。後來,他們在黑風鎮拜師學廚藝,這才有瞭之前的一出……
  
  馬天龍含著眼淚說:“今早,我一開店門就發現瞭這塊墓碑!”馬天虎當下明白瞭:“怪不得我覺得眼熟,原來,那神仙娃娃就是咱夭折的胞弟馬天豹!”
  
  馬天虎跪在地上,將之前在亂墳崗的遭遇述說瞭一遍:“哥,我對不起你啊,為瞭害你,我居然想出瞭這麼陰毒的招數!”馬天龍嘆瞭口氣:“兄弟,不能怪你!這三十年來,我從沒拜祭過天豹。我明知道你手藝不精,卻不顧你的死活,我真的沒有資格當大哥!”馬天虎哭道:“哥,咱別再辜負瞭天豹的一片苦心!”馬天龍點瞭點頭,兄弟倆抱頭痛哭。
  
  哭罷,兩人帶上瞭白佈和香火紙錢,一起趕赴亂墳崗。那裡仍是一條大河,波濤洶湧,仿佛時刻要將人吞沒。馬傢兄弟在河邊堆起瞭一座空墳,又將那塊墓碑立在一旁。剎那間,河面上一片平靜。後來,再也沒人見到過那個神仙娃娃。黑風鎮又隻有一傢酒館瞭。隻是,掌櫃有兩個。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