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警戒線

  PART。1不速之客
  
  不久前,南美一個小城突然爆發瞭一場騷亂,許多商店遭到洗劫,汽車被焚燒,街上到處是死於非命的屍體。一時間,整座城市人人自保,巨大的恐懼籠罩在人們心頭。在小城南面比較偏僻的一個地方,有一座很隱蔽的房子。房子的主人叫桑德斯,是個非洲裔的建築工程師,傢裡有一個美麗的妻子和兩個可愛的女兒。非裔人在當地十分受歧視,每次發生動亂,他們總是最先成為攻擊的目標。
  
  自從爆發騷亂後,為求自保,桑德斯一傢人就再也沒有離開傢一步。好在傢裡的物資還十分充裕,食物足可以讓一傢人吃上一個月。為防止暴徒沖進傢中,桑德斯在房子前十米遠的草坪上,用石灰撒瞭一條警戒線,然後抱著一支獵槍日夜在門前守衛著。倘若有陌生人試圖跨過這條線,為瞭保護妻子和女兒不受到傷害,他肯定會毫不猶豫開槍自衛。
  
  桑德斯一傢就這樣在驚恐中度日,一邊通過收音機瞭解外面的形勢,一邊焦急萬分地期待著政府重新控制局勢,恢復秩序。
  
  這天早上,在度過又一個危險的漫長黑夜後,一傢人正坐在客廳享用早餐。
  
  突然,桑德斯透過客廳的玻璃,看見有個男人正慢慢向他的房子走來。桑德斯的心猛地一跳,馬上放下湯匙,雙手抓著槍沖出門外,沖那男人大喊:“站住!別再往前走瞭!”
  
  那個男人聽到喊聲,條件反射一般立即收住瞭腳步,然後把雙手舉過頭頂:“別緊張,我已經受傷瞭!”
  
  桑德斯這時才發覺,男人滿頭流血,身上的襯衫也被血染紅瞭,一隻腳好像還受瞭傷,但他腰間鼓起一大塊,分明藏著什麼東西。桑德斯不敢掉以輕心,用槍指著他,命令道:“把你身上的武器扔掉!”
  
  男人順從地從腰間拔出一把鋒利的砍刀,扔到草地上:“先生,你看,我沒有惡意,我隻想尋求一點幫助。我在流血,而且,我已經兩天沒吃過東西瞭。”桑德斯冷冷地說道:“你應該去醫院!”
  
  “不不,醫院現在已經沒有醫生瞭,再說,我恐怕走不到醫院瞭,求你幫幫我吧!”男人說著,又緩緩地向前走來。
  
  “站住!”桑德斯抬槍瞄準他的胸口,“你看到那條白線瞭嗎?別走過它,要不然我發誓我會開槍的,而且,不會有警告!”
  
  男人再次站定,低頭往地上一搜索,發現瞭前面那條石灰線,離他的腳僅僅一米距離。他對桑德斯點點頭:“好的,先生,我理解你的意思,我不會走過去的,隻是請你幫助我!”
  
  桑德斯面無表情地說道:“對不起,我這裡什麼都沒有,恐怕幫不瞭你,請你快點離開吧!”
  
  男人似乎已經沒有什麼力氣,喘息著坐在草地上,眼巴巴地望著桑德斯懇求道:“先生,難道你忍心看著一個人在你傢門前流血而死嗎?”
  
  桑德斯看到他可憐的眼光,心裡不由得一軟。說實話,他並不是一個冷血的人,如果這是在平時,他會立刻用車送他上醫院的,可在這樣的非常時期,他隻能把傢人的安全放在第一位!於是,他硬起心腸對男人說道:“對不起,我幫不瞭你,請你立即離開!”
  
  男人失望地晃晃腦袋,爬起來向外走,可他走瞭兩步,卻支撐不住瞭,身子搖晃瞭幾下,仰面跌倒在地上。
  
  PART。2警戒線外
  
  桑德斯手中的槍緩緩放瞭下來,可心中仍在搖擺不定。這時,妻子從裡面跑瞭出來,喊道:“天啊,你看看你在幹什麼,快點救救他吧!”
  
  桑德斯猶豫瞭一下,對男人說道:“你不要動,就在那兒等著!”然後飛快地回到屋裡,迅速拿瞭急救箱出來,用力向那個男人扔過去,“你會用嗎?”
  
  急救箱剛好落在男人身前,他伸手抓過來,打開,裡面的急救物品很齊備,有止血藥、紗佈、消毒的酒精,甚至還有縫合傷口的針線。男人向他投來感激的目光:“我學過醫,先生,謝謝!”
  
  很快,他用熟練的手法迅速止住瞭頭上和腿部流血的傷口,纏上紗佈,還吞瞭幾粒止痛的藥丸,做完這一切後,他看起來好多瞭。桑德斯的兩個女兒趴在玻璃窗前,既驚慌又好奇地瞪著那個陌生的男人。
  
  男人抬頭看見瞭房子裡的女孩兒,臉上浮起一絲微笑,揚起手沖她們打瞭一下招呼。桑德斯心裡一緊,趕緊走進屋沖妻子喊:“親愛的,這沒有什麼好看的,快帶孩子們進裡面去!”妻子忙拉著兩個女兒進瞭裡面的臥室。
  
  桑德斯出來對男人道:“好瞭,現在把急救箱還給我!”男人剛想站起來,桑德斯忙喊:“不,扔過來!”
  
  男人苦笑著搖搖腦袋,奮力把急救箱扔瞭回來。桑德斯對他說道:“現在你該離開瞭吧?”
  
  男人說他肚子很餓,懇求桑德斯給他一點吃的。桑德斯猶豫瞭一下,還是進廚房拿瞭兩塊玉米餅和一瓶水,扔到男人腳下。男人狼吞虎咽地吃完東西,對桑德斯說道:“先生,你是個好心人,上帝會保佑你的。可我現在這樣恐怕還走不瞭,就是走到街上,也許馬上就會被人砍死的。你能不能讓我在這養養傷,我保證絕對不會走過你的白線!”
  
  桑德斯打量著他,心裡很明白,他並不是說假話,像他現在這樣走到街上,肯定會很危險。可是,允許他留在這兒,又好比留瞭一隻狼在傢中,那樣太冒險瞭。他為難地思索瞭半天,最後還是善良又一次占據瞭上風,對男人說道:“我警告你,休想跨過那條線一步!”
  
  男人點點頭,倒地睡瞭下來,一整天,他都靜靜地躺在草地上,偶爾才動一下。
  
  又一個夜幕降臨瞭,桑德斯一傢在準備晚飯。妻子不時扭頭看著外面那個男人,大動惻隱之心,讓丈夫給他扔瞭一些食物。吃過晚飯後,妻子又站在窗前默默地盯著那個男人,猶豫著問丈夫:“你看,他太可憐瞭,讓他進屋裡來睡吧!”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