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特別的節日

  阿邊在城裡打工,過兩天工地上要放一天假,他尋思著,一天工夫趕回傢辦不瞭什麼事,幹脆讓老婆進城來團聚,讓她也好好開一把洋葷,不白當瞭一回人。於是,他一個電話打回村裡,指示老婆火速進城。老婆興沖沖趕來瞭,阿邊拉上她就往商場跑。阿邊早想好瞭,要讓老婆玩得高興,那首先就得改變一下形象,把農村人的土氣改掉,叫人傢看不出來。他在商場給老婆買瞭件漂亮衣服,給自己買瞭套西裝和一雙皮鞋,這一下就花瞭七八百,可阿邊連眉頭都不皺一下。出瞭商場,他又把老婆拉進一個發廊,雙雙弄瞭新發型。完瞭往鏡子前一照,呀,差點都認不出自己來瞭。
  
  第二天一大早,阿邊兩口子就穿上新衣服逛起瞭城。他們一路意氣風發,高高興興地來到瞭江濱廣場。這兒是全城最好玩的一個地方,也是阿邊的傷心地。咋的?廣場有一條過江觀光隧道,乘著電梯一路觀賞水下風光直達河的對岸,而且是不要錢的。上次阿邊他們出來玩,也想過把癮,沒想到在入口處被一個胖胖的工作人員攔住瞭。人傢叫他們等等,再等等,等來等去,就是沒讓他們上去。後來他們往身上一打量,臉就紅瞭,原來事情就壞在衣服上。他們剛從工地下來,衣服上又是泥漿,又是石灰,鞋子上還帶著一塊不知是泥還是屎的傢夥,你說這形象,人傢能讓你進嗎?這回他不惜血本改造形象,有一大半就是沖這隧道來的。
  
  阿邊悄悄握瞭握拳頭,暗中給自己打氣,然後帶老婆直奔觀光隧道,剛走近,突然站在入口處的一個胖子喊瞭起來:“站住!你們兩個!”
  
  阿邊一聽,身子條件反射似的一哆嗦,收住瞭腳。可接著他馬上就清醒過來瞭:笨蛋,我們現在可是城裡人呢!不是喊我們!壯瞭壯膽,又邁開步子往前走,一邊嘴裡念叨著:“不是喊我們!不是喊我們!”
  
  眼看一隻腳就要踏上電梯瞭,胖子一個箭步沖過來,伸手一橫:“說你們呢!對不起,你們不能上去!”
  
  阿邊大吃一驚,下意識往身上一瞄,沒錯,筆挺筆挺的西裝,鋥亮鋥亮的皮鞋,這胖子的眼光咋就這麼毒,穿成這樣居然還能把自己認出來?他抬起頭可憐巴巴地問胖子:“大哥,我臉上寫有字?”
  
  胖子詫異極瞭:“沒啊?”
  
  阿邊問:“沒有字,你咋就知道我們是誰?”
  
  胖子說:“我不知道你們是誰,總之你們不能進去!”
  
  老婆膽小,一聽忙拉阿邊:“走吧,不讓進呢。”
  
  阿邊感覺沒面子極瞭,再說今時可不同往日,有西裝壯膽,他把老婆的手一摔:“為什麼不能進?別人都進得,憑什麼我們就不能進?你給我說出個理由來!”
  
  胖子也不像上次那麼兇瞭,賠著笑臉說:“不是不讓你們進,是今天不行,你們明天來吧!”阿邊一愣,說瞭句硬話:“我們就要今天進!”
  
  “今天絕對不行!”胖子做瞭個斬釘截鐵的手勢,“過瞭今天,你們什麼時候都可以進!”
  
  阿邊愣瞭愣,到底不是真城裡人,氣勢一下軟瞭下來,改換瞭一副笑臉,笑嘻嘻摸出一包煙遞上去:“大哥,您行行好,讓我們進去玩一次吧,我老婆大老遠來一次不容易呀!”
  
  “別來這套!”胖子堅決地把他的煙一推,“你們咋就這麼不開竅,過瞭今天,你們什麼時候來玩不行?難道非得要今天?”
  
  阿邊垂頭喪氣極瞭,這胖子就愛糊弄人,今天穿成這樣都不讓進,往後那更不用說瞭。就這樣算瞭吧,又實在不甘心。正在這時,後面來瞭一幫民工,穿著一身工作服和解放鞋。他們健步如飛,興高采烈地直撲入口。
  
  胖子一見,趕緊迎瞭上去:“歡迎各位農民工朋友光臨觀光隧道,請你們一定要註意安全,祝你們玩得愉快!”一邊說,一邊做著請的手勢,而且臉上笑得十分燦爛,仿佛看見的不是一群民工,而是一群親人。
  
  這群民工頓時精神一振,一個個神采飛揚,聲音響亮地說著謝謝,邁開大步就登上瞭電梯。
  
  阿邊不敢相信地瞪著這一幕,眼珠子都要掉下來瞭。他一把扯住胖子:“他們怎麼可以進?”
  
  胖子說:“你沒看出來嗎?他們是民工。”
  
  阿邊怔住瞭:“我怎麼沒看出來,我問你,為什麼民工可以進?”
  
  胖子還沒說,又來瞭一幫民工遊客,浩浩蕩蕩一大群。胖子笑臉相迎,目送他們上完電梯,轉過頭來就批評道:“你們呀,怪不得有人說我們這個城市冷漠,這個城市的人素質低,就是因為有你們這樣自私的人存在!”
  
  阿邊驚喜交加,還別說,這胖子真把他們當城裡人瞭呢!他吞吞吐吐地問:“大哥,您、您說……”
  
  胖子板著臉一本正經地教訓道:“作為這個城市的一員,你們咋就不能關心一下我們的民工兄弟呢?民工兄弟為我們這個城市流瞭多少汗,為我們的傢園建設出瞭多少力,你們咋就沒有一點感恩之心呢?”
  
  阿邊聽得傻瞭,這世道,什麼時候變瞭?胖子又看他們兩眼,揮揮手說:“回傢吧,今天是我們這個城市的第一個民工節,我們觀光隧道為此特設瞭民工專場,你們就不要跟人傢搶瞭!發揚點風格,明天再來吧!”
  
  阿邊趕緊解釋說:“大哥呀,你咋不早說呢,我就是個民工啊。”胖子打量打量他,說:“民工?你拿什麼證明你是民工?身為一個民工,有連自己的節日都不知道的嗎?”
  
  阿邊沒轍瞭,其實早幾天宣佈放假的時候,包工頭就說過什麼節日的,阿邊也沒往心裡去,誰想到竟然是個民工節!
  
  這時,老婆輕輕拉瞭拉他:“要不,咱們明天再來吧。”阿邊一聽,急瞭:“明天?明天民工節就過瞭!”他拉著老婆掉頭就跑,“走,回去換衣服!”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