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盛情款待

  麻三和牟四是好朋友,分別住在相距很遠的兩個城市裡,他們經常通電話,在電話裡他們都說:“有時間來呀,我一定好好款待你。”這一天,牟四真的來到瞭麻三住的城市,麻三握著牟四的手,說:“走,我們吃魚排去。”牟四吃過牛排羊排豬排什麼的,還真沒吃過魚排,心想,能做成魚排的魚肯定小不瞭,看來今天要飽飽口福瞭,牟四一臉高興。
  
  麻三領著牟四來到瞭海邊,這裡密密匝匝地停靠著許多漁船,他們從這個船到那個船,一連跨過瞭十幾條船,最後來到瞭一條掛著飯店幌子的船上,在靠近窗戶的一張桌子前坐瞭下來。
  
  見有客人來,服務員端來瞭一個小火鍋,往裡面倒瞭兩碗清湯,待火鍋開瞭之後,又往裡下瞭兩條三寸來長的小青魚和幾片巴掌大的菜葉。
  
  麻三用筷子點著火鍋,熱情地說:“吃,吃,別客氣。”
  
  牟四往火鍋裡瞅瞭一眼,見裡面連一個油珠都沒有,比舊社會還“清貧”,心裡琢磨道:也許這是輔菜,一會魚排就會上來的。
  
  可是一直到火鍋見瞭底,魚排還是沒上來,這時麻三已經撂下瞭筷子,一邊擦嘴一邊說:“怎麼樣,味道還不錯吧?”
  
  牟四問:“怎麼沒見魚排?”
  
  麻三說:“這就是魚排呀,在我們這裡,在這一排排的漁船上喝魚湯,就叫吃魚排。”
  
  牟四差一點沒給氣暈過去。
  
  時間不長,麻三出差到瞭牟四住的那個城市,牟四滿面笑容地說:“歡迎歡迎,熱烈歡迎,我為你接風洗塵,走,吃猴頭去!”
  
  麻三沒吃過猴腦,也不知道什麼是猴頭,他想,猴頭也許是一道地方特色菜,說不準是用猴子腦袋上的哪塊肉做成的,這牟四還真夠意思。麻三跟著牟四穿過一條條街,越過一條條巷,來到瞭一傢小飯店,剛坐下來,服務員就過來問:“先生,吃點什麼?”
  
  牟四很大氣地說:“就吃你們最拿手的飯菜!”
  
  “好哩—”服務員轉身走瞭,一會兒,端上來兩碗稀粥和幾碟咸菜,牟四熱情地說:“吃,趁熱吃,到我這裡你就別裝假!”
  
  麻三心裡暗想:什麼地方有什麼地方的規矩,在這裡也許吃猴頭之前都要喝粥,於是他就一小口一小口地呷,一邊呷一邊不時地往門口瞅,盼猴頭快點上來,可一碗稀粥都喝光瞭,別說是什麼猴頭,就是雞頭鴨頭也沒有,麻三有點著急瞭,不滿地說:“這是什麼飯店,手腳也太慢瞭,怎麼還不把猴頭拿來?”
  
  牟四推瞭推飯碗,說:“我們吃完瞭呀!”
  
  麻三不解地說:“吃完瞭?怎麼沒見上猴頭呀?”
  
  牟四得意地說:“外行瞭不是?在我們這裡,在這傢飯店吃飯,不論吃什麼,都叫吃猴頭,因為這傢飯店是—‘老侯頭粥鋪’!”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