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敬你三杯酒

  這幾天,聞水鄉的鄉長李哲遇上瞭一件煩心事:
  
  鄉裡來瞭一位叫人頭疼的貴客——投資商黃海洋黃總。李哲陪著這位黃總在鄉裡考察瞭整整三天,黃總卻沒說一句要不要投資的話。
  
  李哲幾次想在飯桌上套套他的口風,但這個黃海洋,不論李哲怎麼勸酒,每餐飯都隻喝一杯,說起話來是滴水不漏。為這事,李哲急得嘴角都起泡瞭。
  
  經過打聽,辦公室主任陳大勇告訴李哲,黃海洋是有名的“黃一杯”,他在酒桌上一般隻喝一杯酒,幾乎從不多喝,可要是真有人能勸得動他,喝下三杯酒,那生意八成就有戲瞭。李哲兩眼一亮:“這還不好辦,不就三杯酒嗎?馬上把鄉裡最能勸酒的人找出來,誰能讓‘黃一杯’喝下三杯,重金獎勵!”陳大勇馬上去辦瞭。
  
  三天後的傍晚,陳大勇帶著四個人來到瞭李哲的辦公室,李哲一看,其中三個他認識,都是鄉裡能說會道、酒量驚人的公關高手,還有一個姑娘他卻不認識。那姑娘似乎看出瞭李哲的疑惑,微笑著說:“鄉長您好,我叫白玲,聽說您要找個能勸酒的人,我就毛遂自薦瞭。”李哲見她長著一張娃娃臉,說起話來嬌滴滴的,心想,這樣的人能喝酒嗎?
  
  白玲似乎看透瞭李哲的心思,莞爾一笑,說,包子有肉不在褶上,勸酒的真功夫也不在酒桌上,她已經花瞭三天的時間來搜集黃海洋的資料,這樣才能在酒桌上掌握主動權。李哲聽她說得頭頭是道,挺像那麼回事,心想,多一個人就多一個勸酒的,也就答應瞭下來。
  
  這天是黃海洋逗留在聞水鄉的最後一天,李哲帶著陳大勇和白玲等人宴請黃海洋。一番寒暄之後,李哲高舉酒杯:“黃總能來敝鄉考察,我們倍感榮幸,請允許我代表全鄉向黃總表示敬意。”黃海洋哈哈一笑:“李鄉長不用客氣,我醜話可說在前面,我身體不適,最多隻能喝一杯。”
  
  果然,一杯酒下肚後,無論李哲帶來的那三位公關高手使出什麼招數,黃海洋總是擺手搖頭,讓下屬把酒給喝瞭。
  
  李哲見此情景,不由急得抓耳撓腮,突然,他感到有人輕輕拉瞭一下自己,回頭一看,原來是白玲。她行嗎?李哲心裡沒底,但眼下也隻好死馬當作活馬醫瞭。
  
  一直沉默的白玲優雅地站起來,卻並沒有舉起酒杯,她微笑著環視酒桌一圈,然後說:“大傢可能不知道,黃總以前當過文藝兵,他在部隊的春節晚會上唱瞭一首《小白楊》後,很多部隊首長的女兒都暗地裡給他送情書呢。”話音剛落,黃海洋白凈的臉上頓時泛起一抹紅暈,還很不自然地咳嗽瞭兩聲。
  
  白玲接著說:“我現在想和黃總一起清唱一首《小白楊》,不知大傢同不同意。”陳大勇大聲叫道:“同意,我們都想領略一下黃總當年的風采。”這時,連黃總帶來的人都鼓起掌來。
  
  黃海洋在人們的歡呼聲中站起來,他清瞭清嗓子,說:“我已經好久沒唱歌瞭,唱得不好還請大傢原諒。”白玲起瞭個頭,黃總跟著一起唱起來,漸漸地,黃總越唱越投入,白玲就把自己的聲音壓低,到最後隻聽到黃總一個人的聲音瞭。一曲終瞭,掌聲如雷,白玲不失時機地拿起自己的酒杯,對黃總說:“黃總,我很少聽到有人能把《小白楊》的高音部分演繹得如此完美,請允許我向你這個歌唱高手致敬。”
  
  黃海洋深深地看瞭白玲一眼,問道:“小妹妹,你叫什麼名字?”白玲甜甜地說:“我叫白玲。”黃總點點頭,端起桌上的酒杯說:“好名字,謝謝你,白玲,你讓我想起瞭在部隊時的那段美好歲月,來,我們喝一杯。”黃總一飲而盡,李哲激動得帶頭鼓起掌來。
  
  這時,服務員端上瞭新菜,黃海洋一看,原來是一道甜點:冰糖銀耳。白玲舀起一勺銀耳,說:“黃總,多吃銀耳有助於保護嗓子。”黃海洋愣瞭一愣,說:“你怎麼知道我愛吃這個?銀耳保護嗓子,這還是在部隊文工團時班長教給我的,現在酒店裡已經不流行這道點心瞭。”白玲笑道:“我說呢,難怪黃總的嗓子一直保養得這麼好。”酒桌上的人都哈哈笑瞭起來。
  
  等黃海洋吃完銀耳,白玲端起酒杯走到他身邊,說:“黃總,敬你一杯,祝你身體健康,生意興隆。”黃海洋擺擺手,說:“你要真心為我的健康著想,這杯酒就不要喝瞭,喝酒傷肝呀!”白玲微微一笑:“黃總,我想問一下,你在部隊時最聽誰的話?”黃總立刻笑道:“那還用說,當然最聽班長的。”白玲故意壓低語調說:“假如你班長現在要你喝這杯酒呢?”黃總驚訝地看著白玲:“你這小丫頭,不會是學電視臺,把班長也請來瞭吧?”
  
  白玲沒有直接回答他,而是從包裡拿出一個光盤,對服務員說:“小姐,請你幫我把這張碟放一放。”
  
  不一會,電視屏幕上出現瞭一個老人,他坐在一把藤椅上,臉色黑黝黝的。見到這位老人,黃海洋的眼圈頓時紅瞭。屏幕上,老人咧開嘴笑道:“海洋,幾十年沒見瞭,真的很想你,我現在身體不適,就不來看你瞭。很早以前就聽說你發達瞭,我一直都為你驕傲,也常常在別人面前誇耀你,要知道,你可是我帶出來的兵呀!兵有出息瞭,班長臉上也有光。有人跟我講,你喝酒隻喝一杯,我覺得這不像過去的你。要麼一杯都不喝,要麼就開開心心敞開瞭喝,朋友在一起,喝醉又何妨?你不記得瞭嗎?我退伍離開部隊那天,你和班裡的幾個臭小子灌瞭我整整三瓶白酒……”
  
  看著看著,黃海洋猛地站起來,舉起酒杯,顫聲說:“各位,讓我們一起敬老班長一杯。李鄉長,今天我們不醉不歸。”
  
  李哲也站起來說:“人生難得幾回醉,我今天舍命陪君子。”
  
  這下黃海洋徹底放開瞭,和桌上每個人都碰起杯來,宴會進行到尾聲,黃海洋已有三分醉意,可他還沒忘記一件事:他要問問白玲,她是怎麼找到自己失去聯系多年的老班長的。可是,白玲不知什麼時候已經離開瞭酒席,在她的座位上,黃總找到一張紙條,上面寫著這樣一段文字:“黃總,你可以按這個地址找到我父親,他的日子不多瞭,現在真的很想見見你!他還說,等你來鄉裡投資建廠的那天,他要再和你喝三杯……”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