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打虎奇案

  清朝嘉慶年間,有個樵夫在湘南耒陽臥牛山發現有人遭襲遇害,當即下山報告瞭地保,地保又騎快馬報到縣衙。
  
  接到報案,耒陽縣縣令楚天遠立刻帶領捕快和仵作匆匆趕到現場,隻見現場有一堆血肉模糊的殘肢斷臂,慘不忍睹,兩顆頭顱,臉上帶著驚恐的表情,好像臨死前見到瞭令他們魂飛魄散的事情。
  
  一炷香的時間過後,仵作過來報告說,現場兩具屍體隻發現兩個腦袋,一副身軀,還有一副身軀不見瞭,從傷口痕跡判斷,兩人是死於猛獸撕咬,而這猛獸很可能就是滅跡多年的老虎,另外一具身軀應該是被老虎吃瞭。
  
  楚天遠一聽“老虎”二字,不由渾身一顫。十幾年前臥牛山是有老虎出沒,當時曾進行過一次圍剿,打死瞭數隻老虎,從那以後,老虎就銷聲匿跡瞭,難道老虎又出現瞭?楚天遠把地保叫來,詳細詢問,地保肯定地點點頭,說:“沒錯,這隻老虎是今年春天出現的,打獵的、砍柴的、挖藥的都看到過它,吃人的事還是頭一回……”
  
  楚天遠聽瞭,陷入沉思,這時捕頭年猛遞過來一個藍佈包袱,說是在現場發現的。楚天遠打開佈包,裡面是一個卷軸,展開卷軸,竟是一幅名畫:唐伯虎的《仕女圖》。楚天遠盯著畫看瞭一陣,對捕頭年猛說:“帶回去。”
  
  回到縣衙後,楚天遠命人貼出一張告示,告知來往行人山上有虎,上山切記註意安全,本縣不久將上山圍剿。接著,楚天遠命年猛速去查明這兩個死者的身份,然後回到書房,再次打開《仕女圖》細看起來。
  
  第二天晌午,年猛領著一個富態的老人來到衙門,稟報說:“死者的身份已經查明瞭,他們是耒陽威武鏢局的兩個鏢師王福和李德,他們是押鏢去長沙的,所接的鏢就是這位老先生的。”
  
  老人上前自我介紹道:“老夫姓樂名思慎,前幾天托威武鏢局押鏢去長沙,沒想到今天聽年捕頭說,他們在臥牛山被老虎害瞭,真是不幸呀!”
  
  楚天遠一聽這個老人叫樂思慎,眉毛不由地跳瞭跳。樂思慎這個人楚天遠有所耳聞,他曾在朝廷做過京官,後因病辭官還鄉,一直過著隱居的日子。
  
  楚天遠深施一禮,說:“原來是樂老先生呀!失禮,失禮。”
  
  樂思慎趕緊還瞭一禮,說:“不敢,不敢。老夫這次來一是說明情況;二是受父老鄉親所托,老夫組織瞭一支滅虎隊,準備上山滅虎,以絕後患。”
  
  楚天遠說:“老先生的義舉真是可敬可佩。不知您托給威武鏢局的是趟什麼鏢?”
  
  樂思慎說:“老夫酷愛收藏古玩字畫,這次所托的鏢是一幅古畫,唐伯虎的《仕女圖》,送給在長沙做生意的犬子,不知這畫可曾找到?”
  
  楚天遠看瞭他一眼,說:“我立刻派人去找,一有消息馬上通知您。”
  
  第二天黎明時分,幾個派去臥牛山探查虎跡的捕快回來瞭。他們稟報說,老虎輕而易舉地就被發現瞭,因為這隻老虎的嘴巴和鼻孔裡射出一團團白光,模樣十分可怕,就是這白光暴露瞭它的行蹤。他們見瞭,根本不敢有所行動,當夜就連滾帶爬地下山回來瞭。
  
  楚天遠聽瞭稟報,驚詫不已。他找來地保,詢問老虎的嘴巴鼻孔裡為何會有白光,地保詫異道:“也有人曾晚上見過老虎,卻從沒聽說過它會放光呀!這是怎麼回事?”
  
  楚天遠聽瞭,不由更加納悶起來。他找到當地駐軍,請求駐軍派二十名訓練有素的兵士和十名弓箭手隨同前往臥牛山滅虎。駐軍爽快地答應瞭。
  
  黑夜降臨,眾人舉著火把向山上走去。走瞭一個多時辰,猛然看見不遠處出現一團白光,捕頭年猛指著那團白光對楚天遠說:“大人,那團白光就是老虎發出的。”
  
  楚天遠抬眼望去,那裡果真臥著一隻大虎,白光就是從老虎的嘴巴和鼻孔裡射出來的。他一時有些呆瞭:真是不可思議,這老虎莫非成精瞭?
  
  老虎嗅到瞭眾人的氣味,緩緩抬起頭望向這邊。楚天遠趕緊指揮兵士圍攏過去,這時,老虎慢慢站起瞭身,嘴巴鼻孔裡射出一團團白光,虎臉看上去明暗不定,十分詭異恐怖。
  
  楚天遠大喝道:“大傢不要緊張,弓箭手準備射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