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撿來的寶貝

  這天下午,富通公司的老總唐小明不停地在辦公室裡來回踱著步子,他的臉上佈滿瞭焦慮,因為投資上的一個重大失誤,他的公司陷入瞭困境,如果不能立刻弄來一筆周轉資金,他費盡心力創建的公司,恐怕馬上就要關門大吉瞭。唐小明思來想去,終於想到瞭一個能解他燃眉之急的人:這個人就是他住在鄉下的父親唐得生。唐得生老漢今年六十八瞭,是一個老實巴交的農民,雖說他大子兒沒幾個,可他有寶,而且這寶貝價值連城。
  
  三十年前,就在唐小明出生的那天,他爹唐得生扛著桿破槍去後山打獵,雖然連隻小小的野兔也沒打著,卻在那人跡罕至的老林子裡,實實在在地撿到瞭一個寶貝。有人說,那寶貝是腦袋那麼大的一塊翡翠,也有人說是一尊一尺來高的金佛。到底是什麼,誰也說不清。上中學那會兒,唐小明悄悄地問他爹,傢裡是不是真有這麼個寶貝,他清楚地記得爹憨厚地笑瞭笑,壓低聲音,一臉得意地說:“沒錯,真是個好寶貝呢!”
  
  眼下隻要能拿到這個寶貝,就能解瞭唐小明的燃眉之急,可這個寶貝,不是輕易就能到手的,這寶貝是他爹的命根子。唐小明小時候,傢裡窮得揭不開鍋,他幾次因為交不起學費給攆回瞭傢,可就是那樣,他爹仍對寶貝隻字不提,更別說拿出來變賣瞭。但眼下,唐小明隻有這一條轍瞭,他開著小車,一面往鄉下老傢急奔,一面滿腦子盤算著怎麼跟爹開口。
  
  就在這個時候,路口一輛大貨車像中瞭邪一樣,歪歪扭扭地朝著唐小明的車子猛沖過來,唐小明正在想心事,哪裡躲得開,“轟”的一聲響,小車就給撞翻到路邊的麥田裡去瞭。好在唐小明系著安全帶,除瞭在額頭上磕瞭一個青包,居然安然無恙。
  
  這場不大不小的車禍,給唐小明帶來瞭靈感:對啊,自己可以裝病!爹最疼的就是他這個兒子,隻要讓醫生把車禍造成的傷害危言聳聽一番,不由他爹不乖乖地拿出那個寶貝來……縣醫院外科的劉主任是唐小明的中學同學,唐小明打瞭個電話,兩個人如此這般“商量”瞭一番,一切便準備得妥妥當當。
  
  唐得生老漢是下午趕到縣醫院的,他看到唐小明渾身纏滿瞭帶血的紗佈,果然嚇得差點連命都沒瞭。劉主任告訴他,唐小明現在情況非常危險,需要馬上手術,讓他趕緊回去準備五萬元手術費。唐得生聽瞭,趕緊往兒子的公司打電話,可電話接通後,一個自稱李秘書的人告訴他,公司被人騙瞭,現在賬上連一分錢也沒有……唐得生一輩子也沒有經過這樣的陣勢啊,他踉蹌著撲進瞭病房,抱著唐小明,老淚縱橫,直哭得聲嘶力竭。
  
  唐小明看著爹傷心的樣子,也著實心酸,可為瞭能順利地拿到寶貝,他眼下隻能這樣做瞭。就在這時,唐小明的手機響瞭,是李秘書打來的,一向口齒伶俐的李秘書,突然成瞭說不清話的結巴:“唐總,這下真的出、出大事瞭,高、高副總,他、他帶著公司剩下的錢跑瞭……”
  
  唐小明隻覺得眼前一黑,胸口一股氣直往上沖,忽然喉頭一甜,一大口鮮血噴瞭出來:完瞭,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要是自己還在公司坐陣,要是自己不鬼迷心竅地躺在這該死的醫院,怎麼可能弄假成真,發生這樣的事……唐小明耳邊隱隱聽到爹在大聲叫自己的名字,接著身子往後一倒,就不省人事瞭。
  
  唐小明再次醒來的時候,隻見劉主任滿臉焦慮地守候在一邊,卻不見他爹的影子。
  
  “老同學,你可嚇死我瞭,要是你醒不來,我可怎麼給你爹交代啊!你現在的情況,十有八九是車禍造成瞭內傷,不過能醒來,就算是闖過這鬼門關瞭。”
  
  唐小明無力地擺擺手,問劉主任現在是什麼時候瞭,劉主任告訴他,他已經昏迷整整七天瞭。七天?唐小明心頭打瞭個顫,這麼說自己還真是在閻王殿裡打瞭個轉轉。這時,劉主任朝窗外招瞭招手,門外進來瞭一個人,唐小明坐起身剛要叫爹,卻赫然發現,那人不是他爹唐得生,而是和爹年齡相貌相仿的大伯唐得年。
  
  唐小明問:“大伯,我爹呢,他怎麼沒來?”
  
  唐得年沒有回答,隻是低著頭從包裡取出一個小罐子,然後從裡面倒出來一碗熬好的中藥,說是專門用來治療內傷嘔血的特效藥。唐小明喝完藥,又問起瞭他爹,他大伯突然紅著雙眼低下瞭頭,臉色也變得難看起來。
  
  一絲不祥的預感湧上瞭唐小明的心頭,他的聲音都發顫瞭:“大伯,我爹呢,他,他在哪裡?”
  
  唐得年的聲音哽咽瞭,說:“你爹……你別擔心他,安心養病……”唐小明心裡的疑團更大瞭:“大伯,你告訴我,我爹他是不是出事瞭?是不是—”
  
  最後這句,唐小明幾乎是在大吼,唐得年眼看瞞不住,隻得抹著眼淚告訴唐小明:七天前他暈過去後,他爹就把傢裡能賣的都賣瞭,可還是不夠用。後來他爹不知從哪裡得到瞭一個專治內傷嘔血的偏方,藥好配,隻是藥引子難求,要“虎毛”兩錢。
  
  他爹揣著藥方立刻就趕到瞭市裡的動物園,偏偏虎園的那個飼養員不通情理,聽說要籠裡老虎掉下來的毛,怎麼也不答應。他爹當場就跪在瞭冰冷的水泥地上,苦苦求瞭半天,又主動攬下瞭打掃老虎糞便的臟活,那人才松瞭口。
  
  前天,飼養員把老虎趕到另一個密閉的屋子裡喂食,他爹趕緊抽空去籠裡一根一根地收集虎毛,不料,那扇通往喂食屋子插得牢牢的小門,不知是何原因竟意外地開瞭,三隻老虎竄回到籠裡,看到他爹,撲上去一陣撕咬,等到采取措施的時候,一切都已經晚瞭……
  
  唐小明聽到這個殘酷的事實,五內俱焚,剛剛有些復原瞭的身子,再也經受不住這個打擊,一大口鮮血不可抑止地噴瞭出來:“爹,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啊!你為什麼要自己去撿虎毛啊,為什麼不賣瞭寶貝、花錢雇人去啊……”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就是一個月,也許是那個偏方確有奇效,也許是唐得生的死感動瞭上蒼,唐小明的身子漸漸地康復瞭。這天,他去給他爹上墳,磕瞭頭,燒罷紙錢,大伯唐得年交給他一個紅佈包袱,說是他爹留給他的。
  
  唐小明知道,這個包袱裡一定就是他爹視若命根、到死也不肯出賣的寶貝,如今,它終於到瞭自己的手裡。可是,拿著那個包袱,唐小明沒有一點點喜悅的感覺,隻有刻骨銘心的痛,痛得他渾身打顫。為瞭它,自己逼死瞭爹;為瞭它,差點把自己的命也給搭上!他把那個包袱狠狠地摔在地上……
  
  包袱輕輕地散開瞭,裡面沒有沉重的金佛,也沒有耀眼的翡翠,有的隻是幾件嬰兒穿的小衣褲……唐小明呆住瞭,他雙目失神地望著那些衣物,嘴裡喃喃地說:“這是怎麼回事?寶貝呢,爹留給我的寶貝呢?”
  
  唐得年愛憐地看著侄兒,緩緩地說道:“傻孩子,你還不明白嗎?你就是那個寶貝啊!那年,你媽分娩後,孩子剛生下就斷瞭氣,你爹抱著孩子去後山掩埋,卻意外地撿到瞭你,一回來他就說,他撿到寶貝瞭……”
  
  這一席話簡直如同晴天霹靂,唐小明覺得胸口像是被萬斤大錘猛烈地重擊瞭一下,不,不是一下,而是一下接著一下、連續不斷地被重擊著。
  
  他發狂地叫喊著:“不,你在騙我,這不是真的,你們還我的寶貝……”
  
  話音未落,一大口鮮血從他的喉頭噴出,唐小明的眼睛睜得圓圓的,卻在剎那間失去瞭所有的氣息……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