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決不放過你

  PART。1沉重打擊
  
  李春城是一名出色的刑警,性格卻有些古怪,他曾有多次升職機會,但都放棄瞭。
  
  領導同事對他很不理解,就連妻子也因為失望,離他而去,留下他與女兒小文相依為命。
  
  十幾年過去瞭,小文已長成瞭一個亭亭玉立的大姑娘,隻要看到女兒,李春城就感到無限滿足和安慰。
  
  這天晚上下班後,李春城做好飯,就等女兒下班回傢,可這一等就到瞭凌晨十二點,女兒平時決不會這麼晚回傢,就算有事也會提前打電話。李春城再也坐不住瞭,起身就要出去找女兒。這時,門忽然開瞭,女兒衣衫不整地沖進來,一頭紮進自己的房間,反鎖房門哭瞭起來。
  
  李春城懵瞭,一向處事鎮定的他也不禁慌瞭神,隔著房門問女兒遇到瞭什麼事,可女兒隻是哭,兩人就這樣一個門裡一個門外,熬瞭整整一個晚上。天亮時,女兒終於開門出來瞭,紅腫著眼睛說:“爸,我,我被強暴瞭!”
  
  李春城像是被雷擊中,身子晃瞭晃,險些跌倒。原來,小文所在酒店的經理王善記早已對小文動瞭邪念,百般利誘無效後,他霸王硬上弓,就在昨天晚上,以談工作為由將小文誘騙到辦公室,硬是強暴瞭她。
  
  李春城額上青筋暴跳,他大吼一聲:“我去宰瞭那個混蛋!”他一把扯下衣架上的警服穿在身上,可穿好衣服,卻站在那裡不動瞭。是啊,自己是一名警察,就是再憤怒也不能去做違法的事,隻有法律有權懲罰那個畜生!
  
  李春城一步步慢慢走到女兒身邊,沙啞著嗓音說:“小文,事情已經發生瞭,你要冷靜面對,你一晚上沒睡,情緒也不穩定,上午好好休息一下,下午爸爸領你去報案。把證物保存好,記得不要洗澡。”
  
  李春城來到單位時已經八點半瞭,這是他多年來第一次遲到,隊裡隻有兩人留守,李春城問過後才知道,昨晚在市郊一所小區裡發生瞭一起命案,刑警隊一幹人馬早已趕赴現場。
  
  死者是一名年輕女性,她是昨夜墜樓身亡的,法醫檢查過屍體後初步認定,該女子的死亡時間約為昨晚十一點。死者室內一片狼藉,窗戶大大敞開著,附近的很多住戶都反映,他們當晚聽到瞭淒慘的呼救聲。警方由此判斷,該女子死於他殺,是被人從窗戶推下樓的。
  
  警方很快從女人的日記本裡查到瞭線索,這本日記詳細記錄瞭她和一個男人的情感糾葛。這個男人誘奸瞭女人之後,承諾日後將離婚娶她,便把她包養在這套房子裡。但男人現在玩膩瞭,又要一腳把她踢開,連當初送給她的這套房子也要收回去。女人悲憤至極,和男人大吵之後,揚言要讓所有人知道他們的關系,哪怕玉石俱焚,也決不會放過男人。
  
  在最後一頁日記裡,女人寫下瞭這樣的話:“我看到瞭他眼中的殺機,隻怕這個狠毒的男人要對我下毒手瞭,但我寧願被他殺死,也不能讓他好好活著,我太恨他瞭!如果我真的遭遇瞭不測,希望警察能看到這段日記,還我一個公道,能讓他為我償命,我死也瞑目瞭。”
  
  李春城他們依法傳訊瞭這名涉案嫌疑人,這個頗有幾分派頭的男人大呼冤枉,他承認和死者之間的關系,也承認死者日記中寫的那些事,但他矢口否認自己行兇殺人,他梗著脖子大嚷道:“我王善記怎麼說也是個有頭有臉的人物,怎麼可能為瞭一個女人把身傢性命也搭進去呢?”
  
  “王善記?”聽到這個名字,李春城身子一震,他很想撲上去把這個傢夥痛打一頓。但他沒有動作,他不能為自己的私事影響審訊工作的進行。
  
  王善記看上去底氣十足,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他堅持稱自己沒有殺人,走到哪兒都不怕,但當審訊人員要他說出昨晚十一點前後的行蹤,並提供相關證人時,王善記的臉色漸漸變得蒼白起來,豆大的汗珠從額頭上滾落下來,他目光遊移不定,囁嚅著說不出話來。
  
  幾名警察交換瞭一下眼色,他們已經感覺成竹在胸瞭,但李春城的眉頭卻越皺越緊,他意識到一個問題,一個至關重要的問題。
  
  PART。2痛苦抉擇
  
  李春城回到傢時,女兒正呆呆坐在沙發上,樣子憔悴不已,李春城嘆瞭口氣說:“小文,王善記強暴你的具體時間你還能記清楚嗎?”
  
  小文看瞭父親一眼,不明白他為什麼要問這個問題,但她還是答道:“在晚上十點到十一點半之間。”李春城神情慎重地追問瞭一句:“你可以確定嗎?”小文點瞭點頭,越發不解地看著父親。
  
  李春城深吸瞭一口氣,現在他可以確定一件事瞭:王善記不可能是殺人兇手,因為他根本沒有作案時間,在那個女人墜樓而死的時間段裡,他正在酒店辦公室對小文施暴,而這兩個地方至少相隔三個小時的車程,要想行兇殺人除非他有分身法。
  
  李春城把事情經過告訴小文後,小文愣瞭片刻,突然發出一陣慘厲的笑聲:“這麼說,能證明他沒有殺人的隻有我這個剛剛被他強暴的人瞭?原來這世上真有報應這種事,看來我不必去報案瞭,那樣反而會救他一命。”
  
  李春城一字一句地說:“恐怕不是報案與否那麼簡單,我想到瞭迫不得已時,王善記肯定會說出昨天晚上的事,在****和殺人的罪責之間,他隻有選擇前者才能保命,那時警方自然會來找你取證。”
  
  小文厲聲叫道:“那又怎麼樣?難道要我替他作證免罪?我恨不得親手殺瞭他!如果警察來找我,我會一口否認那件事,讓他承擔殺人的罪名,我要看著他死!看著他死!”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