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托比的微笑

  托比今年九歲,按理說,這個年紀的孩子應該高高興興上學才對,然而,托比卻沒辦法做到。
  
  小時候,因為一次意外事故,他的雙腿失去瞭站立能力。醫生說,隻要他堅持鍛煉,再配合治療,十歲前他還有希望站起來。
  
  托比的爸爸是個出租車司機,曾因為打架進過監獄,周圍的人都覺得他是個粗人,但他對托比卻從不發火,並且把托比照顧得無微不至。
  
  這天晚上,托比的爸爸很晚才回傢,一進傢門,他並沒有像往常那樣先親親兒子,而是臉色蒼白地坐在凳子上。
  
  托比一陣奇怪,轉動輪椅來到爸爸身邊,拽拽他衣襟,問:“爸爸,怎麼瞭?發生什麼事情瞭嗎?”
  
  爸爸沉默瞭半晌,突然抱住托比,流著淚說:“親愛的,我明天要去幹一件大事,這件事關系到你的健康,如果爸爸做錯瞭,你一定不要怪我,還要經常想我。”
  
  聽到這話,托比的心一驚。他看見爸爸進瞭房間,好像在擺弄什麼,過瞭好久,才出來洗澡。趁著這個機會,托比快速轉動輪椅,偷偷進瞭爸爸的房間。他驚訝地發現,爸爸的抽屜裡竟然放著一把上滿子彈的手槍,想起爸爸剛才說的話,難道……托比不敢往下想。這一夜,托比失眠瞭。
  
  第二天早上,爸爸出門瞭。出門前,他含著眼淚使勁地親瞭托比好久:“親愛的,記住我昨晚的話……還有,我永遠愛你!”說完就頭也不回地走瞭,隨著那一聲重重的關門聲,托比的心也沉瞭下來。
  
  爸爸走後不久,傢裡的門鈴忽然響瞭起來,托比打開門一看,是一個陌生人。那人笑著說:“你好!你是托比先生嗎?”
  
  “是的。請問您有什麼事?”
  
  “我是來看看你的。”這人一邊說著,一邊走進房子,四處打量著。他蹲下身來,看著托比說:“托比先生,你想站起來嗎?”
  
  “當然,我早就想瞭。”托比點點頭。
  
  那人笑瞭笑,繼續問道:“那你告訴我,你站起來後第一件事想幹什麼?”
  
  “這個……”托比抓瞭抓自己的腦袋,“還沒有想過。”
  
  “那我告訴你吧!你好瞭以後,一定要和你爸爸去基督教堂做一個月的義工。”
  
  “什麼?義工?”托比有些意外,眨著眼睛看著他。
  
  “對,我是基督教愛心協會的。你爸爸早在一個月前就去瞭我們那裡,想幫你籌集手術經費。你知道,這是一筆不小的數字,我們討論瞭一個多月。今天我是特意過來看你的,我們希望救助的是一個傢庭貧窮但陽光向上的小男孩。”說著,那人刮瞭一下托比的鼻頭。
  
  “爸爸?他一個月前就去瞭?我怎麼不知道。”托比再次吃驚地問道。
  
  “是啊,你爸爸可真是一個勇敢的人。你知道嗎?你出生十一個月的時候發生瞭意外,當時你爸爸想把你送到醫院,結果因為一個白人出租車司機拒載你們,致使你錯過瞭治療時機,才落下今天的毛病。”那人微笑著摸瞭摸托比的頭繼續說道,“後來,你爸爸十分憤怒。你出院後他先去把那個白人出租車司機狠狠地打瞭一頓,然後跑到警察局自首,被判瞭半年監禁。出獄後,他自己開起瞭出租車,發誓一定要幫助有困難的人。他可真是一個有意思的人。”
  
  說到這兒,那人吻瞭吻托比的額頭,讓托比轉告爸爸,托比很快就能得到做手術的錢瞭。
  
  托比不住地笑著。他知道,爸爸馬上就會知道這個好消息瞭。
  
  果然,十幾分鐘後,爸爸回來瞭,手裡拿著那把手槍。一進門,他就對托比生氣地說:“你這個孩子,又把你的玩具槍放到我的抽屜裡瞭。”
  
  “是的,爸爸。”托比笑瞭起來,“還有,上午基督教愛心協會的人來瞭。”
  
  “是嗎?他們說瞭什麼?”爸爸突然激動起來。
  
  “他們說,我們馬上就有錢治病瞭。”
  
  “哈哈,太好瞭!托比你真是我的天使!”爸爸大笑著抱著托比轉起圈來,那把玩具手槍在爸爸的口袋裡歡快地跳躍著……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