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這下可扯平瞭

  抗戰時期,******部隊有個團長,叫郭大全,是個大老粗。
  
  有一次,郭大全帶著警衛逛廟會,正看得開心時,隻聽背後一聲炸雷響,嚇得他差點從馬背上跌下來,回頭一看,原來是當地一個綽號叫“豆腐黃”的小夥計,他剛才吆喝瞭一聲:“豆—啊—腐!”
  
  郭大全跳下馬,一把抓住這個豆腐黃大罵瞭起來。警衛員連忙暗示豆腐黃賠不是,誰知這豆腐黃也是個犟脾氣,扯著大嗓門喊道:“就算嚇著你怎麼著?又不犯法?嚇著你活該!”
  
  郭大全氣死瞭,命令警衛把豆腐黃押回團部。幾天後,部隊要打仗,郭大全在操場誓師,豆腐黃被押瞭來綁在旗桿上。這下豆腐黃嚇得不輕,以前聽人講過,出師之前要找人祭旗的。
  
  果然,郭大全提著一把手槍走瞭過來,豆腐黃渾身哆嗦,連求饒的話都說不出來瞭。眼看著郭大全就要扣動扳機,豆腐黃痛苦地閉上瞭眼睛。
  
  “啪”的一聲槍響瞭,豆腐黃感覺全身一熱,兩腿濕漉漉的,但腦袋還在,睜眼一看,全身好好的,就是嚇得尿褲子瞭,原來這一槍是朝天放的。
  
  郭大全哈哈大笑,對著全團人說:“這個賣豆腐的,嗓門真大,差點兒把我嚇傻瞭。我剛才也嚇他一下,我們算是扯平瞭!記著,誰都不許欠我的,吃我的飯,戰場上給我好好幹!”士兵們全都歡呼起來。
  
  警衛員上前解開繩子,豆腐黃一下癱倒在地,有人過來攙起他,讓他拄著棍子,顫顫悠悠地回傢。
  
  晚上,豆腐黃躺在床上,想想不是道理:“我就喊一嗓子,你打一槍嚇我?這算扯平?我虧大瞭!”
  
  誰知第二天才糟呢,幾個酒樓老板說這幾天都不見豆腐黃,他們便另找瞭豆腐坊,豆腐黃越發生氣瞭。
  
  過瞭一個月,部隊得勝歸來,正在開慶功宴。豆腐黃氣鼓鼓地闖瞭進來,開口便罵:“我嚇你一小跳,你嚇我一大跳,你現在有吃有喝,我的飯碗被你搞砸瞭,這叫扯平瞭?”
  
  郭大全氣得一拍桌子:“丟瞭飯碗還想找我來要,你以前一個月拿多少?”豆腐黃道:“能拿四塊大洋!”
  
  “敢跟我叫板,來人呀!”立馬上來幾個彪形的警衛,郭大全喝道,“想要我每月賠他四塊大洋,沒門!給他送到炊事連,每個月偏要給他六塊大洋,看你扯不扯得平!”
  
  這豆腐黃不用扳手指都算出來瞭,這下子是有得賺瞭,管他扯不扯得平,他喜滋滋地撿瞭這個便宜。
  
  一天晚上,日軍來偷襲,郭大全剛從屋裡出來,便是一陣槍擊,帽子都給打飛瞭。他正要找地方躲,有人一下把他按在瞭地上,緊接著又一陣機槍掃射,郭大全心裡叫道:“完瞭完瞭!”
  
  卻聽得“啪啪”響,腦袋還在,前面有個小石磨擋著子彈火星飛濺。原來豆腐黃推著石磨盤擋到瞭郭大全的前面,郭大全連忙老老實實地伏下身子躲在後面。不多時,敵人就被擊退瞭,豆腐黃坐在石磨上,得意道:“你不過是給我個飯碗,我這次把你吃飯的傢夥保住瞭,看你怎麼算這個賬!”
  
  郭大全無話可說,憤恨地呸瞭一口。後來戰事頻繁,豆腐黃有一次被八路俘虜瞭,他也懶得做飯瞭,願意穿上八路的軍裝當兵打仗。
  
  解放後,豆腐黃成瞭省城的一名幹部,郭大全和老伴則在農村種莊稼。這年,郭大全的女兒小敏考到省城讀大學,他生怕女兒沒人照應,就寫信讓她去見豆腐黃。
  
  這個豆腐黃有個兒子,見到小敏就有瞭好感,兩人偷偷談起瞭戀愛,小敏畢業那年,兩人決定要結婚。
  
  小敏於是往傢裡打電話,和媽講瞭這事,當媽的晚上又給郭大全講瞭。郭大全一聽,“砰”的一聲放下瞭飯碗。老伴心想:糟瞭!老頭不願意讓女兒嫁給豆腐黃的兒子!
  
  隻見郭大全怒氣沖沖地撥通瞭豆腐黃的電話:“你不過就救過我一命嘛,有啥瞭不起?好!我這親閨女就送給你們瞭,這下咱們可扯平瞭吧?”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