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老鴰窩之謎

  屠戶茍石榴房後的老榆樹上有個老鴰窩,老鴰天天叫個不停,茍傢屋子的人都說不吉利,勸茍石榴把老鴰趕走,茍石榴卻不聽,這幾天老鴰突然停止聒噪,果然村裡就出瞭事。
  
  茍石榴年過七旬的老爹被人殺死傢中,茍石榴報案稱西鄰茍蛋有重大嫌疑,理由是幾年前茍蛋翻蓋房屋,侵占瞭他爹的宅地,和他爹發生爭執,後兩人又多次口角,最終村委會作出裁決—茍蛋讓出多占的宅地,向茍石榴的爹賠禮道歉。對此,茍蛋一直懷恨在心。茍石榴爹被害的第二天一早,茍蛋外出打工不知去向。
  
  縣公安局接到報案後,立即追查,三天後從市裡一建築工地將茍蛋帶回,並發現茍蛋所穿背心上有新鮮血跡,經取樣化驗後發現,這個血跡和被害人血型相同。審訊之初,茍蛋拼死抵賴,別說是殺人,連被害人的死,他都說毫不知情。經過幾天審訊,茍蛋才承認是他殺的人,不過,他提出瞭一個古怪要求:死前一定要見見“神算”。
  
  “神算”是市局一名刑警,破案時通過現場勘驗觀察,常常能發現別人難以發現的蛛絲馬跡,然後條分縷析,找出犯罪嫌疑人犯罪的重要證據,屢建奇功,被人廣為稱道,久而久之就有瞭“神算”的美名。
  
  由於茍蛋一直沒能提供出兇器藏匿地點,無法結案,所以縣局隻好答應瞭他的要求,讓他見“神算”。這一天,“神算”來到瞭縣看守所。茍蛋聽說眼前站著的人就是“神算”,立即號啕大哭,連稱冤枉,請“神算”為他做主。
  
  “神算”從看守所出來,立刻驅車去瞭茍傢屋子。第二天,“神算”從茍傢屋子回來,建議縣局立即傳訊被害人的兒子屠戶茍石榴。
  
  縣局的人紛紛質疑:這不是要為茍蛋翻案嗎?茍蛋殺人動機明確,而且是本人已經承認瞭犯罪事實,這案翻得瞭嗎?縣局的人不服。可是,“神算”畢竟是從市局請來的,又是來協助辦案的,而且縣局無法結案,無奈之下,縣局的人隻好聽他的。
  
  茍石榴被帶進縣局審訊室,他一坐下就連喊冤枉,哭得鼻涕一把眼淚一把。縣局的人冷眼旁觀,看這案子“神算”怎麼審。
  
  “神算”問:“一年多前你爹是不是癱瞭?”
  
  茍石榴答道:“是。”
  
  “神算”又問:“你傢房後有棵老榆樹,老榆樹上有個老鴰窩,可有此事?”
  
  茍石榴說:“是有個老鴰窩。”
  
  “神算”問為什麼這幾天老鴰突然不見瞭。
  
  茍石榴眼睛一瞪,覺得十分奇怪:“我天天忙著殺豬,哪有工夫關心這事?”
  
  “神算”又問茍石榴:“明知你爹和茍蛋有過節,茍蛋外出打工你為啥還請客為他送行?”
  
  茍石榴答道,俗話說冤傢宜解不宜結,自己也是想趁此機會把過去的疙瘩解開,鄉裡鄉親的,想不到他酒壯賊膽,殺死瞭老爹。說著,茍石榴又“嗚嗚哇哇”哭瞭起來。
  
  “神算”問完這些,說:“你走吧,沒你的事瞭。”
  
  茍石榴將信將疑,看看“神算”,又看看縣局的幾個刑警,一步三回頭,走瞭,他走出縣局大門,見真的沒事,這才放開瞭腳步。
  
  茍石榴一走,縣局的人大眼瞪小眼,不知道“神算”這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晚上十點,“神算”帶著縣局的兩名刑警來到五裡外的茍傢屋子。他們把摩托車停在村外,悄悄潛入茍石榴傢附近埋伏起來。這時,茍傢屋裡燈已滅瞭。
  
  “神算”他們等瞭半個多小時,“吱呀”一聲門響,有個黑影向老榆樹走去,“噌噌噌”,一會就爬上瞭樹;又過瞭一會,樹上落下個東西,人也跟著下來瞭。
  
  “神算”一聲喊:“上!”三個人撲過去,先將人按倒在地,再找從樹上落下的東西:一把殺豬刀!
  
  手電筒光下,被按倒在地上的人正是茍石榴!
  
  路上,茍石榴還想狡辯,“神算”說:“自從你爹癱瘓後,別說給你爹治病,連吃喝你都懶得伺候,因此你爹經常罵你不孝,對此你早已恨之入骨,也早想卸下這個包袱。聽說茍蛋要外出打工,你以為時機來瞭,茍蛋打工外出的頭天傍晚,你先將你爹殺死在床上,然後借為茍蛋送行之名,將茍蛋請到你爹房中,擺下酒菜,吃喝中你將你爹身上的血抹在手指上,找機會將血抹在茍蛋身上,這樣就造成瞭茍蛋報復殺人、殺人後潛逃的假象,但你沒想到的是,當你將血留在茍蛋身上的同時,也留下瞭自己的指紋。你和茍蛋喝酒喝到很晚,散場後已是後半夜瞭。送走茍蛋,你把行兇用的刀帶回傢,爬上那棵老榆樹,將刀藏在老鴰窩裡,這也是老鴰為什麼突然離去的原因。”
  
  茍石榴聽瞭,無言以對。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